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情深深几许

情深深几许

醉卿风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3-04-09上架
  • 17596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我不是在等他

情深深几许 醉卿风 1944 2013-01-19 11:02:32

  八点十五分,“宇设”公司设计部的日光灯仍然亮着。沈静本是早早的下了班,难得今天终于把红韵大楼的设计案子结束了,老板为了犒劳他们这群为之奋战了近两个月的员工们,特地宣布休假3天,外带请吃一顿大餐,这可把他们乐疯了。大伙儿吃闹着,到了八点才算是结束了。可她偏偏把正看在兴头儿上的那本《国色天香》落在了办公桌上,无奈下只好再跑来公司一趟。她正准备求求保安大哥行行好,帮她开开门,那大哥就操着一口淮南腔的普通话说:“你进去吧,里面还有人。”

沈静不免纳闷了,“这都八点一刻了,还会有人在公司?手头上的任务不是都完成了吗?”“不会是在偷图纸吧!”沈静的脑袋里立马跳出这个想法。可等到她见着了那人,这个想法又立马被她拍了回去。

“阿深,怎么还在呢?”沈静瞅着趴在电脑桌上,仰着脑袋盯着屏幕的赵深,她的嘴唇稍稍有些发白,额上渗出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平日白里透红的两颊现却是通红发烫的。

“阿深,你胃病又犯了?!”沈静有些许恼怒地快步走到赵深面前,抬起她的脸看了看,又皱着眉头在面前的抽屉里翻了起来。

“吃完了呢。”赵深有些气虚,她重新趴回了桌上,却也不抬头看着,只觉得心里安稳了些,她知道沈静在找什么。

“啊?你怎么也不注意一点啊,药吃完了都不买。”说着,她又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快速的翻了一通,“幸好,上次从家里带来了吗丁啉,多亏了上次我也犯了胃病啊,嘿嘿。”

赵深抬起了头,无奈又感激的看着面前这个可爱的姐姐,“傻啊你,有谁会因为自己生病感谢的呀。”

沈静倒也不示弱,拿出纸杯,接了热水,放在赵深的桌上,把药递给她,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说:“对呀,和你待久了,本来聪明的一个人也被你带傻了。呐,快把药吃了。”

赵深轻松的笑了,吞下胶囊,只觉得心里暖暖的,她那时不时找茬的胃也乖了许多,“舒服多了。”赵深脱口而出。

“你傻呀,这又不是什么神丹妙药,哪能刚吃下去就有效的。”沈静心疼眼前这个妹妹,“你就算是想做出点成绩来,也不能舍出命了呀。”沈静嗔怪道。“我哪有,只是想把公司以前的设计图纸过一遍,没想到已经八点半了……”姐妹俩齐齐的看向了墙上的挂钟,秒针一秒一秒的跳着,空荡的大屋子里响着指针跳动的嘀嗒声。

“今晚先别看了,累了两个月,给自己放个假吧,好吗?”

“嗯,我想也得这样了,不然下次胃痛我可保不准再有这么好的运气把你给招来了。”说着,两人各自理了东西,一起走出了公司。

“刚怎么又回来了?不是和大家一起去聚餐了吗?”赵深挽着沈静的手,另一只手甩着零钱包,疑惑的看着沈静。

“刚忘拿东西了呀,再估计就是预感到你会在那了,嘿嘿。”沈静摆出她特有的傻笑脸儿,天真可爱的模样,让人只一看到便就想顺着她的话走了,怪不离她是公司里的开心果,老顾客也总爱找她聊聊自己关于设计样式的想法,依照沈静自己的说法就是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总得学一门讨别人喜欢的手艺,而她不用学,父母就赐给她了。

“可我……”赵深想到她自己,大学毕业四年,来到宇设三年,只混了个不起眼的小职员,平时接一些小case,有大案子时就凑个人数,和大家一起忙活起来。如果没有沈静,估计她现在还没和办公室里的同事全打过招呼呢,她就是这样性子的人,不热衷于适应环境,就这样一人处着就挺好……这样想的时候,赵深已经把脸埋进了自己的高领毛衣中,神色落寞,好不快乐。

“嘿,想什么呢?自己就这么好闻啊。”沈静打断了她的沉思,甩甩她被挽着的手臂,“快回神,快回神,别游荡了。”

“我只是觉得有些冷了啦。”十月的杭州,冷瑟的街道,“咻咻”被吹起的落叶在空中打上几个璇儿,又慢慢往下落了去。

“阿深,你总这样一个人待着,不是长久之策啊。”沈静耸了一下肩,示意靠着的人听她说话。

“那你说怎么办呐。”赵深听得懂她的话,她们之间已经形成了这种默契,只不过她不知该怎么回答。

“找个人呗,也让他这样让你靠着。”沈静直率率的说,真枉费了她的父母送她这么淑女的一个名。

“又不是没想过,就是没找着人……”赵深没底气的说着,好像刚才的秋风又吹了起来,直往她心里去。

“你哪是呀,你就是心里装着人,没空留给别人了。”沈静没好气的数落着赵深,作为她的朋友,也许是极少数的朋友之一,她倒是知道她的一些心思的。“那个叫什么笑的,他还没消息?”

“哪有什么笑的,没这个人。”三言两语,一口否定。

“可是……”阿深啊,越是逃避,就陷得越深啊。“你怎么就这么符合你的名字呢?”沈静这样想着,那样说着,她转头瞟了一眼身边的人,一副平静的脸,透着一股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气质,可是心里却是实实在在的小孩儿脾气。也许她明白这个道理,就因为明白,所以越是往那深渊走去,不肯回头。算了,“我们快些走去超市买点东西吃,聚餐的时候就顾着挡酒,都没吃什么东西,现在饿死了。”

“嗯。”

“快走咯!”

一人拉起另一人的手,小跳着向超市前进,脚下的风也轻轻的流转开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