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情深深几许

我不想听天由命

情深深几许 醉卿风 3686 2013-01-30 13:20:56

  “也不知道请你吃什么好,问了一下同事说这家店还不错。”

自从那晚之后,赵深就没有见过许青魏了。

“我觉得挺好的。”

许青魏看着赵深傻笑,

“今天请我吃饭是告诉我,你已经准备好了吗?”

“我……我想先问你点事儿。”

“说吧,什么事?”

“你们和尹工程师是怎么认识的?”

许青魏有些吃惊,他直觉她很关心尹子的事,可是,却不愿那样想。

“我们是大学同学,在美国的时候。”

许青魏抿了一口红酒,

“那两年里,尹子很用心的学习,可是他家似乎条件不是很好,当初他决定留学也没有和家人商量过,所以学费都是自己打工赚的。自然,他的零花钱也不多。有一回,遇上了流感,他也被传染上了,一个人在屋里待了好一段时间,等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已经高烧不退了,送到医院,医生说可能已经转化为肺炎,情况比较严重,要马上医治,但是医药费却是问题。”

“然后呢?”

赵深急切地想要知道。

“还好,我和我爸说了这事,然后帮他医治了病。并且我爸很赏识他的才华,所以一直资助着尹子读书,等尹子毕业时他已经考到了高级工程师的证书,有了不错的工作。而且那时,我妹妹已经迷恋上他了,当他准备回报我爸的时候,我妹就向我爸请求她要和尹子订婚。不过我爸还算变通,他让尹子考虑一下,他不会强求这事,但是尹子太较真,他觉得必须给我们家一个交代,所以就答应了。”

赵深一直听着,脸色惨白,怎么会这样……这个笨蛋,明明有别的选择,为什么他就偏偏选了这条路……难道当时,他已经不准备回来找她了?

“阿深,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是不是在等谁?”

许青魏看着脸色凝重的赵深。

赵深没有说话,她现在脑子乱的很。

“算了,我们吃饭吧。”

许青魏不知是在安慰赵深还是自己。

“青魏,你可以告诉我……他家在哪里吗?”

“谁的?”

许青魏的神情黯淡下来。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阿深,你心里的……是他?一见钟情也太扯了吧!”

许青魏想着自己,呵,自己不也是对她一见钟情吗。

“对不起,没有和你说过这件事。我和他……以前就认识。”

许青魏看着赵深渐渐抬起了头,眼神坚定的看着他,

“我们曾经在一起。而且,我还爱着他。”

“开什么玩笑……他从来没和我说过,就算是你们见面的那次。他都没有和我说过!”

“青魏……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走,会抛下我去了美国,但是,我感觉的出来,他心里一直有我,只是他一直在逃避我。”

许青魏像是着了晴天霹雳般,顿时手足无措。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你明知道……”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伤害你,我不想你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赵深抱歉地看着失落的许青魏,

“对不起……”

“赵深”

许青魏决绝的看着赵深的眼睛,

“你已经将我伤害了!”

说完,许青魏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餐厅。直到听见跑车呼啸的声音,赵深才重重地坐下来,待了很久很久……

一路上,许青魏只觉得看到的景色都是灰的。他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猛地一脚踩死了油门,只听见跑车“呼”的一声,在马路上奔驰着。

开了很久,他才停在了滨江大道上,紧握着方向盘的手迟迟才肯松开。

“当初我怎么就没看出来!”

他愤怒地锤着方向盘,紧闭着双眼,不愿睁开,不愿回想刚才赵深的话。

“我们曾经在一起……我还爱着他……”

许青魏痛苦地头抵在方向盘上,初冬的江边,寒风呼呼的吹着,直直的让人冷到了心里。

“阿深,你在干什么?”

沈静探着脑袋看向低头作业的赵深。

“关于红韵的设计图,我有了一些想法,所以,现在在画稿啊。”

“你着什么急啊,他又不会逼迫你交稿。不是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吗?”

赵深顿了顿手中的笔,

“阿静,我和他说了。”

“你说了什么?”

“我告诉他我和潇笑的事了。”

“阿深,你还真说了啊!”

沈静激动地跳了起来,

“那你们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都没联系了……”

“阿深,我该怎么说你呢……你们真是孽缘啊!许氏兄妹分别爱上了曾经的情侣……”

沈静叹了口气,刚想说下去,就被赵深一掌制止了。

“停!什么和什么,我现在要专心赶稿,早点交给他,我也就安心了。”

“你这是在逃避他,阿深。”

“你是情场得意了,今天就搬过去住了,以后我是不是得叫你舒太太了啊。”

“阿深!你今天得来帮我。”

“为什么呀?我可不想再当免费苦力了。”

“那我贿赂你呗。”

“用什么?”

沈静神神秘秘地从背后掏出一个包装好的礼盒,

“送你的。”

“这里面是什么呀?”

赵深欣喜地接过礼物,

“原来你早准备好了。”

“那是,拿别人手短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赵深无奈的笑了笑,

“好吧,那我只有手短一回咯。现在可以拆吗?”

“恩恩,当然可以啦。”

两个人期待的拆了礼盒——是一块刻有郁金香图案的紫色吊坠。

“阿深,好漂亮啊!”

沈静惊奇的大叫。

“这不是你选的吗?怎么你没看过?”

赵深觉得好笑。

沈静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是舒涵选的,他不让我去买……不过,好像是尹子和他一起选的。”

怪不得。赵深刚拆开礼盒的时候,就觉得很吃惊,怎么沈静知道自己喜欢紫色的郁金香,她从来没和她说过。

“替我谢谢舒涵。”

“要谢你得自己当面去谢,这我可不帮你。”

赵深纳闷,

“你们有什么企图?”

“今晚在我们那吃饭吧!舒涵下厨哦。”

赵深越发觉得诡异,送自己礼物,还请客吃饭,这两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六点,赵深提着沈静的两袋行李和沈静一块坐着舒涵的车去了他们家。

“舒涵,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赵深和沈静坐在后座,对着驾驶座上的人说。

“不客气,这其实是尹子挑的,我们一进店里,他就看中了这个,说你一定会喜欢。”

舒涵看了看后视镜里的人,她脸上已经染上了些绯红的颜色。

“哦……那你替我谢谢他。”

舒涵不说什么,只是看着镜子里的沈静,她已经露出了得逞的笑容,舒涵摇摇头笑了笑,觉得自己居然被沈静带着,玩起了小孩子的游戏。

“到了。”

不一会儿,车已经停在了某幢公寓的下面。

赵深向上看去,高大的建筑矗立在自己面前,她小声对旁边的人说:“你确定没有恐高症吗?”

“……”

“……”

两人顿时无语,直到舒涵将车挺好,走了过来,

“怎么站在这儿?上去吧。”

三人走向了这幢公寓。

“叮咚”,电梯停在了16层。

舒涵走在前面,两人跟在后面。

“阿静,你以前没来过?”

“来过……”

“那你为什么一副找不着路的表情?”

“你不觉得这里的地形太复杂了吗……”

“那倒是……”

赵深看着16层的构造,虽然这一层只有两户人家,但是公寓之间架着一座天桥,通向公寓的另一边,两边真是一模一样……

“你让你家那个给你印张地图吧……”

“你可以再冷一些吗……其实,我也想过……”

赵深鄙视的看了沈静一眼。

舒涵在前面停了下来,

“到了,进来吧。”

他一边开门一边向她们说话。

赵深两人随他走了进去,可是当她走到玄关时,就被坐在沙发上的人给吓住了。

沈静关上门,看着吓傻了的赵深,得意的笑了笑,推着赵深往里走,

“快去沙发上坐着,我去帮你们泡茶。”

估计那人也没料到主人会唱着一出,看了一眼男主人,却只见他耸耸肩,一副无辜的神态,算了,他交友不慎,只能认命了。

“你们坐着啊,我去泡茶。”

沈静将赵深推到了沙发上坐下,就拉着舒涵进了厨房。

客厅里,只剩尴尬的两人坐在沙发上。

“我……不知道你会来。”

尹潇笑先开了口。

“我也不知道。”

赵深低头说着。

尹潇笑看向赵深,她已经将紫色吊坠戴在了脖子上。

“项链很配你。”

“谢谢。我很喜欢。”

尹潇笑听出赵深是为自己给她选了这个而感谢。

“我记得你喜欢紫色和郁金香,刚好在店里又看到它了。”

赵深抬头看向他,

“为什么你还记得?”

尹潇笑看着她看着自己的眼睛,眼里充满了期待,

“我……记性不差。”

“你在撒谎。”

赵深一直看着他,

“你记得关于我的一切,你心里明明放不下我。”

“媛儿……”

“为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要逃避我?要逃避自己?”

“媛儿!”

尹潇笑抓着赵深的肩膀,眼神恳求的看着她,

“忘记以前吧,忘记我的一切。”

“你说什么……”

赵深反握着他的手。

“潇笑,你不能推开我。”

她哽咽着,用自己冰冷的手紧紧抓着这双手。

“媛儿,我要结婚了。两个月以后。”

赵深僵直了身子。

“忘了我……去找自己的幸福。”

“还有两个月。”

尹潇笑看着赵深站起来,走到门前,回头对自己说:

“你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我写给你的那封信吗?我说我不能耽误你的学习,不能影响你。潇笑,四年来,我一直觉得自己很自卑,做什么事都是被动的,像是上天已经安排好了我以后的路。但是,唯独你,我不想听天由命。”

说完,赵深走出了大门。等到沈静开门去看时,人已经没有了踪影。

“尹子,你真的已经放弃她了?”

舒涵坐在了尹潇笑的对面,

“赵深都决定争取,你就这样被迫消极的过日子吗?”

尹潇笑看着自己的兄弟,在他陷入窘迫的时候,他总是在他的身边提点着。

“我没有勇气……当我知道她的前途因为我而改变的时候,我就失去了和她在一起的勇气。”

“你怎么就这么断定是自己破坏了她的前程?你问过她了吗?你已经确定她是被迫选择现在走的这条路的?”

尹潇笑默然,他不敢问。

“尹子,别把所有的事都往自己身上揽。这不是你的责任,有些事是注定的。”

舒涵语重心长的说着。

沈静走了过来,

“我有些担心阿深。”

舒涵将沈静拉到自己身边,

“怎么了?”

“我怕阿深会迷路。这里她没来过,不熟悉。连我都会迷糊好一会儿,这个丫头没有方向感,我怕……”

沈静说出自己的忧虑。

尹潇笑从沙发上“倏”地站了起来,

“她以前在学校里都能迷路。我去找她。”

说着,冲出了门去。

“没关系吗?”

沈静担心的问舒涵。

“这样也许更好,这两个人,难得能真性情一回了。”

舒涵对着沈静温柔的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