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情深深几许

最熟悉的人

情深深几许 醉卿风 4776 2013-02-03 12:36:02

  已经晚上八点了,尹潇笑还是没有按照约定,来看赵深。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赵深不安的在想。

她急切地想要去找他,可是,到哪儿找?她不知道出了这个门还能去什么地方。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手机里,冰冷的女声一遍一遍的不停重复着同样的话。

她想到了四年前,她也曾这样一遍一遍的打着他的号码,可是对方总是冰冷的告诉她拨打的号码是空号。难道现在,她将要面对这相似的噩梦吗?

“叮咚,叮咚”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是他吗?”

赵深看向那扇门,

“门外的人是他吗?”

她紧张极了,僵硬地往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阿深”

许青魏站在门前,赵深看看门外,没有他的身影。她盯着门前的人暗淡的眼神,猜到了结果。

“他不来了……”

赵深失落到了极点,咬紧牙,决不能让泪水涌出来。

“阿深,你别难过听我说。我去的时候,已经有大批记者围在我家门外了。尹子现在还不能出来。”

“那你见到他了?”

听到这话,她的眼中瞬间点燃了希望。

“是见到了……但是没能说什么,我爸也在那儿。”

许青魏有些惭愧的看着满眼希望的赵深,

“我爸不知道你们的事。”

“我懂的,我懂的……”

赵深走回沙发坐下,许青魏也跟了进来,他看着面前沉默下去的人,却也只能这样看着她,不知到底该怎么做。

“赵深,看着这样伤心难过的你,我却不能做些什么。”

许青魏深深地自责着。

“阿深,等这段时间过去了,我带你去找他。”

他的眼里充满了坚定。

“青魏,谢谢你。”

谢谢你在我痛苦地时候总是在我的身边,支持我,保护我。

许青魏无奈地笑了笑,认真地看着赵深,

“别对我说谢谢了。我心甘情愿为你做这些。”

赵深除了感激还是感激,她竟然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报答他的。

两人在沉默地相互陪伴中,度过了这个夜晚。

第二天早上,许青魏不觉的向旁边倾倒后迷迷糊糊醒了过来。

他下意识地拍拍旁边的空位。

“空位?”

“阿深!”

他立马惊醒了过来,转头看向身边,已经没了人影。

“你醒了,先去洗把脸,过来吃早饭吧。”

赵深的声音从厨房方向传来。

许青魏看着系着围裙,端着盘子走向餐桌的人,心里竟然有些感动。这个场景,他觉得似曾相识,貌似……自己曾想象过她穿着围裙的样子。

“阿深,你怎么做了早餐?”

许青魏起身走向厨房,餐桌上,正放着两份白粥,两份小菜。

“你居然还能做出这么清丽的菜来!”

他有些惊奇,她的手是这么巧。

“这些都是和阿静学的,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你先去洗洗,我去拿筷子。”

赵深的神色恢复了许多,虽然还没有平日里的红润,但是比起前几天的惨白可要好多了。

许青魏看着赵深已经能够做饭了,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嗯,好,我待会一定好好尝尝你做的东西。”

说着,他快步走开了,赵深难得的笑了笑,等她整理好厨房,拿着两双筷子出来时,那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坐在了餐桌旁。

“嗯,稀饭很爽口嘛。”

他心情是这般的好,这样的场景,就像是一对小夫妻的日常生活。他真希望,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

“阿深,我很开心。”

他面露温馨的笑脸。

赵深看了看面带喜色的他,她了解他在说什么,他为她的恢复而高兴。

“你放心,我已经没事了,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赵深笑了笑,

“我这四年不是也这样过来了吗。”

许青魏不语,这四年……他遇见她却不在这四年里,他遇见她,就这样的迟。

“青魏,虽然我知道这样说很伤你,但是……你可以带我去找他吗?”

许青魏停住吃饭的手,他忍住心里的抽痛,

“你放心,我已经和他约好了,在我公司见面。”

赵深眼放喜光,

“好。”

突然,许青魏的手机响起,

“喂,

什么?

好,我马上过来。”

他愧疚地看向赵深,

“阿深,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一起去了,红韵新建大楼的工地上出了点事。我得马上过去。”

“这件事更重要,你快过去看看!”

“嗯。”

说着,许青魏取走外套,快步出了门。

过了不一会儿,赵深也起身拿了外套,出了门。

红韵公司楼下,阿深焦急地踱着步子,走来走去。

现在该不该上楼?

万一他还没来怎么办?

如果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但是那人不是我……怎么办?

赵深心里想着无数种可能,她不敢上楼。

“小姑娘,我看你在这儿呆了很久了。”

一个略带沧桑的声音突然在赵深面前响起,她慢慢抬起头,一双擦的锃亮的皮鞋,一条熨地服帖的西裤,一件棕色的毛衣背心,里面搭着崭新的衬衫。再往上看,就是一张慈祥的面庞,花白的头发在褐色帽子外露出一截,略有些皱纹的脸,温和地笑着看着她。

“您……您好。”

“你好。”

“您是在这儿上班吗?”

赵深猜测着,面前的这位穿着都这般讲究,似乎身份不低。

“哦,算是吧,以前在这儿上班。”

“这样,那您今天是过来看看吗?”

“是啊,今天过来看看孩子。”

赵深不禁好奇,

“您的孩子也在这儿上班?那是在哪个公司啊?”

“在红韵。”

老伯缓缓地对她说。

“正好我也要去红韵,要不我陪您上去吧。”

“哦,你是红韵的员工吗?应该是新来的吧。”

“老伯,我是来找朋友的。您对公司的员工都很熟悉吗?”

老伯笑了笑,

“呵呵呵呵,算是吧,我以前在这儿工作的时间比较久了。”

说着,赵深搀着他的手往大楼走去

他们走到电梯口,电梯旁的显示器还显示着红色的“12”,

老伯转过头来对着赵深说,

“电梯现在还在12楼,要不我们自己走几楼吧。”

赵深瞪大眼睛,

“老伯,你是说我们自己爬楼梯吗?”

老伯对着她点点头,

“你觉得怎么样?”

赵深犹豫地说,

“我是可以,可是我担心您……”

她不再说下去。

“哈哈哈哈……”

老伯听见赵深的话,不住地笑了起来。

“你别担心我,我可是经常锻炼的哦。”

说着,他领着赵深往楼梯方向走去。

赵深跟在后面,觉得这位老伯十分的可爱。

两人呼哧呼哧地爬上了四楼,老伯终于服了软,

“诶呀,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才这么一会儿,就走不动咯。”

赵深笑了对老伯说,

“老伯,您已经很厉害了,爬了这么久才休息一会儿。”

老伯温和地笑着看着赵深,

“小姑娘,都没有问你叫什么呢。”

“老伯,我叫赵深。”

“哦,赵深,嗯。”

赵深觉得老伯似乎是满意地在点头,

“现在很多小姑娘都不愿理我们这些老头,难得你肯陪我爬楼,不乘电梯。”

赵深扶起老伯,走向了电梯,

“老伯,您别把我看的那么高尚了,我只是现在也是闲着的,况且您这么风趣直爽,陪您聊天也不会无趣的。”

老伯眼睛一亮,这小姑娘说话直爽,和他倒是很投缘,不觉得心里对她喜欢了起来。

“老伯,现在您爬不动了吧。我们还是乘电梯上去吧。”

她按下电梯的按钮,走进电梯,今天电梯里的阿姨不在。

“叮”

电梯停在了11层,赵深走出电梯门,看着眼前的景象,似乎像是回到了初次来这的那天。狼狈逃上楼的自己出现在这里,遇见了青魏,遇见了潇笑,现在,居然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赵深不禁感叹起来,

“好久了……”

老伯看着赵深对着“红韵”出了神,他没有问什么,只轻轻拍了拍赵深挽在他手臂上的手,笑着对她说,

“小赵,我们进去吧。”

“嗯,好。”

他们走到公司门口,赵深看见办公室的夏秘书正走了出来,她也看见了他们,脸上的神情异常的惊喜,

“董事长,您怎么来了!”

赵深怔住,董事长?她转头看了看电梯方向,青魏也没有出现。难道……

赵深慢慢看向旁边的老人,

“您是……”

老伯也看出了赵深的想法,

“我姓许。”

“青魏的爸爸?”

不对,年纪恐怕大了些,

“难道是爷爷?”

“怎么,你认识我孙子?”

赵深彻底的不语了,居然是青魏的爷爷。

夏秘书急忙跑过来,

“董事长,您快进来。”

她看向赵深,恍然大悟的对着她说,

“这位是赵小姐吧,你也来了。”

赵深向着夏秘书点头致意,

“你好,我是来……”

赵深顿了顿,看了一眼旁边的老人,

“我是来和许董讨论一下设计图稿的。”

“哦,赵小姐不好意思,许董去了工地上,还没有回来。”

赵深当然知道,她只是对着夏秘书笑笑说,

“没关系,我可以等他。”

赵深自己觉得这话没什么,可旁边的人听着却觉得他们俩的关系不一般,许老先生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功力,独自遐想着他们俩的关系,在旁边偷偷笑着。

这下可把赵深和夏秘书吓到了,夏秘书见过了各色的人,想着刚才赵深说的话,又想起以前许董接到赵深的电话以后,总是忍不住的发笑,她就明白许老在想着什么了。她也不住的捂嘴笑着。

赵深有些莫名其妙,这两人在笑什么……

“你们先进来坐吧。”

夏秘书搀过许老的手,三人一起走进公司。

走进了办公室,夏秘书便去准备招待的东西了。赵深想着刚才公司的员工们看着许老走进来时全都起身和他打招呼,几百名员工,那阵势实在颇为宏大,她才确定了面前的老人真的是许老——青魏的爷爷。

“怎么了?知道我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就不敢和我说话了?”

许老笑着问着赵深,

“我只是以前的董事长,现在就是在家歇着的普普通通的老人了。”

赵深尊敬地坐在许老的身边,笑着对他说,

“您想错了。我可不是这样的人。只是刚才被您吓了一跳,现在才回过神呢。”

“呵呵,小赵啊,你现在在帮红韵做什么呢?”

“我负责大楼的内部设计。”

“哦,想必你肯定是个有想法的人了。”

赵深对许老这个说法觉得又新奇又不好意思,

“您这么说我可不好意思接受了。”

许老看着赵深红起了脸,不好意思的笑着,他觉得这小姑娘自己越看越喜欢了,

“我可没有故意在夸你,对我孙子的眼光,我还是很有自信的。既然选择你来做这个项目,那你肯定有自己独到的想法说服了他。”

赵深本来对于自己接手这个项目没有什么信心,可不知怎么,她看着许老如此肯定地对着她说出这番话,她的心里涌上一股冲劲,眼中也放出了自信的光芒。

“许老,赵小姐,先喝杯茶。看你们聊得这么投机,两人已经认识很久了吧?”

夏秘书这时端着茶杯走了进来。

许老双手扶着拐杖,笑着说,

“什么认识很久了,我们才刚认识呢。”

赵深看着夏秘书不解的神情,也笑了起来,

“夏秘书,我刚在下面才碰见了许老,问了才知道都是要来公司的,所以就一起上来了。”

她丝毫没有提刚才上来时的事。

许老不觉对着这个姑娘满心欢喜。

“阿深。”

许青魏还没进门,就在门外叫起了赵深。

许老和夏秘书看在眼里,听在耳里,乐在心里。

“阿深,尹子说他还没到呢。”

许青魏看着办公室里坐着的三个人,他呆住了,

“爷爷!”

他快步走到许老面前,蹲在许老的面前,

“您怎么来了,又不和我说一声。”

许老许久不见自己的孙子,现在当然格外的想念,

“你啊,又不回去看我们,爷爷只好来这里看你咯。”

“爷爷,我现在太忙了,过段时间有空就回去了。”

“亨,我现在终于知道你在忙什么了。”

许老装着生气的模样,责怪着孙子,

“也不知道把人家带回家来给我们瞧瞧。”

他握着赵深的手说,

“我要是今天不来,那这么好的孙媳妇可就要丢咯。”

“爷爷!您别乱说!我们……只是好朋友啦。”

许青魏看着赵深,局促地说着。

“许老,您误会了,我和青魏……我和许董只是朋友。”

许老看着面前促狭的两个人,这孙子喜欢小赵他可是看的出来,可是,小赵的表情里,怎么却没有遮掩的异常呢?难不成,她说的是真话?

许老显得有些可惜,

“我也来看过你了,你们年轻人谈自己的事,我就不在这掺和了。”

许老撑着拐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爷爷你这就走了?”

许青魏过来扶着他,赵深也走到许老旁边,

“许老,您好不容易来一趟,再坐会吧。”

许老看着赵深,有些惋惜又坦然的说,

“小赵,爷爷觉得和你很投缘呢,只是可惜了……哪天,你一定得去家里看爷爷,知道吗?”

赵深有些受宠若惊,

“爷爷……我一定会去的。”

“嗯。”

许老拄着拐杖,和大家一起走到电梯口。

“叮”

电梯门开了起来,尹潇笑抬头看着面前的一帮人,神色诧异。

“爷爷?”

许老看向电梯里的人,脸上满是欢喜,

“潇笑,今天我是还真幸运,来一趟公司,想见的人都全了,还给了我一个惊喜。”

他说惊喜的时候,眼睛看向赵深。

尹潇笑察觉到,他看向赵深,发现她正直直的看着自己。

“您……已经认识她了。”

“没错,小赵和我很投缘那。”

许老笑着看向赵深,发现她正看着自己的准孙女婿,眼中满是欣喜。他毕竟是lao江湖了,红韵当年就是他一手创办并发扬的,阅人无数的他怎么可能会看不出赵深的心情呢?可是,居然是潇笑?这……

“你们俩也认识吗?”

许老试探地问着尹潇笑,他以为他会告诉自己他们俩刚认识,或者别的什么理由,来撇清自己的疑虑,他知道,潇笑是聪明人,必然已经猜到了自己为什么这么问。

可是,尹潇笑的眼中竟全是温柔,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着,

“是很熟悉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