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后宫阙:梨花凉

楔子(二)

后宫阙:梨花凉 梨云裳 1225 2011-12-03 20:29:00

  “多谢贵妃娘娘关心,微臣身体还算硬朗。”阮尚书始终不敢抬头,恭敬的回答着。

“可惜本宫最近身体倒是不大舒服呢。”我仍是脸上带笑,伸手去取茶,素兰早眼明手快的递上。

“娘娘凤体违和,更要多加小心才是。”阮尚书不知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顺着我说。

我右手上的镶金嵌琉璃的护甲微微翘成兰花,轻轻拂着茶叶:“钦天监倒是建议本宫多抄抄经文,说是可以积福。本宫也想寻个伶俐的女孩子,替本宫去静远寺修行。不知父亲府中可有合适的人选?”

阮尚书似乎是料到了什么,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冷汗一滴滴的掉到地上,他也不敢擦,只是颤巍巍的等着我发话。

凤眼微抬,我扫视着阖府上下人等,偶尔有人对上我凌厉的目光,便惶惶然低下头去。

我终于找到了我要寻找的人,便微微一笑,向人群中点了点:“那个丫鬟,出来。”

一个身着烟绿掐丝小袄的秀丽女子走出人群,“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额头紧紧贴着冰冷的地面,身上的颤抖比阮尚书更甚。

“叫什么名字?”我柔声问道。

“回、回娘娘的话,我、我叫月、月珠。”

话音未落,一旁的素月早已厉声喝断:“大胆!在娘娘面前居然不自称奴婢!”

月珠的身形一晃,似乎要瘫倒在地,抖了半天,才勉强稳住身子,哆哆嗦嗦的说:“我……奴婢该死!”

我宽和的笑:“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

一张精致绝伦的脸蛋颤悠悠的抬了起来,我仔细看了看,夸道:“长得不错,果然如掌上明月,指间珍珠。”

轻轻冷哼了一声,我回头笑道:“父亲,你看,这丫头的容貌和本宫倒有几分厮像呢!”

阮尚书的嘴唇瞬间变得一片灰白,他颤抖着声音说:“娘娘是天上仙女,微臣府中的丫鬟怎敢高攀?”

我一脸宁和:“本宫看这孩子还不错,便是你去静远寺替本宫修行吧!”

月珠闻言,再也支撑不住,身子几乎全都俯贴在地上,话也说不出来,只顾呜呜痛哭。

素兰骂道:“哭什么?不知好歹的东西!娘娘叫你去,那是你天大的福分!还不快赶紧磕头谢恩呢!”

一旁的阮尚书和夫人顿时双双跪倒,阖府上下立刻也跟着齐刷刷跪在地上。

“娘娘开恩,娘娘开恩哪!”阮夫人已经是泣不成声。

我故作不解:“父亲这是何意?”

“娘娘,求贵妃娘娘发发慈悲,另指个人去吧!”阮尚书老泪纵横着说。

我面露不悦:“父亲怎么连个丫头都舍不得给本宫吗?难道本宫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我似笑非笑,重重的咬住了“亲生”二字。

阮尚书答不出话,只是和阮夫人一起,重重的不停的磕头,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传来沉闷的叩响。

我微笑:“想是父亲怕静远寺清苦,便舍不得让个丫头去受罪。只是当年父亲送本宫入宫的时候,可不曾为本宫思虑的如此周全!”

阮尚书见我心意已决,便停止了磕头的动作,只是哀哀的俯在地面,大颗的泪珠混合着冷汗落在地上,在寂静空旷的大厅中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我缓缓起身:“本宫也乏了,素月,咱们回去吧。”

素月扶着我,走出正厅,路过阮尚书的身边时,我停下了脚步。

微微俯下身体,我在阮尚书的耳边轻声说道:

“阮良栋,若是当日送了你女儿进宫,今日本宫的荣华,可就是你女儿的了!”

起身,我终于忍不住的笑,如风中银铃,悦耳又动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