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后宫阙:梨花凉

第十章 咫尺花开君不见(二)

后宫阙:梨花凉 梨云裳 1301 2011-12-22 09:16:53

  几日来阖府上下对我均是客客气气,笑脸相迎。毕竟我已入选为宫嫔,虽然还未封位,尊卑却已分,这些礼数他们还是要守的。

临行前一天,夫人终于走进我的房间。

几天来尚书及夫人对我一直避而不见,想来是计划失误,让他们措手不及,不知该如何应对了罢。

夫人对我勉强一笑:“梨容,明天便要进宫了,东西可都整理好了么?”

我冷淡的点点头,自顾自的看着手中的书卷。

夫人脸上便有些挂不住,却不得不陪笑道:“苏秀那两个丫头这几天伺候的你还称心么?”

我依然只是点点头,冷眼看她到底有何打算。

夫人继续说道:“按规矩宫嫔入宫,可以随身带两个素日的使婢,这苏秀丫头我看着还灵巧,又伺候了你几日,想是可心的,另一个,你便带了朝霞去吧。”

我这才开口:“朝霞是月珠小姐的贴身侍女,怎么要让我带进宫去?月珠可舍得么?”

我话中的嘲讽之意,夫人只当没听出来,自顾自说道:“朝霞也是府中的大丫鬟了,府里的事情她都清楚,又是素日里了解月珠秉性的,若是日后宫中有人问起府里大小事宜,有她在身边,你也不至于临时慌乱。”

顿了片刻,夫人又说:“宫中向来是非良多,你可千万要多加小心,保全自己。”

看似温暖的关切之言,在我耳中听来却句句刺心,我终究忍不住说道:“这个是自然,若是我有了什么好歹,那尚书府也是要受牵连的。夫人放心罢,我不为了尚书府,也要多为自己打算呢!”

夫人终于面露不悦,冷着脸说:“你明白这层厉害关系就好,要在后宫生存下去谈何容易?你若能与世无争,平安终老,也是你的福分了!”

我不愿再与她多费唇舌,扭过脸去自顾读书去了。

夫人想了想,终究还是不敢太过得罪我,又放缓语气道:“你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和我说便是,只要是尚书府能拿得出来的,都可与你带进宫去。”

我刚欲张口回绝,却转念一想,改口道:“既如此,夫人就帮我收拾些诗词书本,我要带进宫去。”

前皇后谥号孝文,想来定是才女,皇上能对她宠爱有加,可见后宫尚文恃艺之风浓厚,我要早做准备才是。

次日清晨,便有内监来宣旨,尚书和夫人少不得在厅中焚香设案,恭敬的接着。

“永庆七年六月十六日,内务府由敬事房抄出。礼部尚书阮良栋之女阮梨容,年十五岁,娴雅端庄,贞顺守道,著赐封从七品选侍,即日进内。钦此。”

尚书府上下人等山呼万岁,我起身接旨谢恩。内监身后便走上一个三十些许的年长宫女,服饰严整,面容端穆,我知这便是教引姑姑了,忙上前唤道:“梨容见过姑姑。”

她见我如此亲热待她,神情便和缓了许多,跪下请安道:“奴婢正梅,参见小主。”

我忙伸手搀她起来,口中道:“姑姑不必行此大礼,梨容性情愚钝,日后正要姑姑多加教导才是。”

行过了册封礼,我便跟随正梅及宣旨内监,带了朝霞与苏秀,上了门外早已安置下的车马。

好在我本无身外长物,此次入宫便无需带那么多的体己首饰衣物,苏秀想是没想到才几日的功夫,她便由一民间女子,转眼变成了宫女,此刻正抱着一箱子书,怯怯的坐在车内角落里,身子微有瑟瑟之意。

我见状便安慰她几句,回头看一同上车的朝霞,仍是一副傲然的嘴脸,我心知夫人让我带她入宫,多半是为了让她看着我,不许我乱说话乱做事,免得露出尚书府的马脚。便也懒得理她。三人坐在马车中,任由车外那些看热闹的平民拥挤纷沓,车内却是沉默不语,气氛尴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