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后宫阙:梨花凉

第二十一章 此去云山万万重(四)

后宫阙:梨花凉 梨云裳 1575 2011-12-26 13:49:33

  吟箫吟湘二人本是太后宫中的人,如今受了正梅姑姑叮嘱,此刻正在春菡苑的宫女房中歇息,见我匆匆进来,急忙起身请安,我边扶她们起身边说着不必多礼,见宫女房中人多,朝霞亦在房中午睡。我便假说有事要出去,命她们二人随着我。春菡苑的上下人等皆知道我为荣嫔项链之事正奔波,却也不疑有他。

我带二人出了房门,行至院中梧桐树下的阴凉处,我刚欲坐下,吟箫已抢先将帕子铺好,才同吟湘扶我坐了。我赞道:“当真难得你有心。”

吟箫垂手道:“伺候小主原是奴婢们的本分。”

我微微一笑:“难怪正梅姑姑跟我说起你们两个人都是极难得的,只是在太后宫中,逢迎讨好的人太多了,反而显不出你们的好处来。”

两人一听正梅姑姑居然在人前如此赞扬她们,不禁脸上皆有喜色,却也不敢太过张扬,只是谦恭着说:“那是正梅姑姑抬举奴婢了。”

我又闲话了几句家常,无非是问问她们二人年纪几何,是哪里人士,又聊些宫中之事,见她们二人神色缓和了些,便渐渐的问到后宫妃嫔身上来。

我笑道:“我刚进宫,连规矩也不懂的什么,还真怕做错了事情,惹人耻笑。两位姑娘是太后身边的人,日后还要两位多多帮衬着我呢。”

吟箫受宠若惊:“小主这话真真折煞奴婢了,小主若差遣了下来,奴婢定当凛遵。”

吟箫也说道:“宫中哪里有几个小主像阮小主这样的体恤下人呢,但有吩咐,奴婢无所不从。”

我微笑:“吩咐倒是没有的,只是我对宫中的一应事宜皆不熟,又不懂规矩的,像昨儿一不小心便得罪了荣姐姐,以后这样的事情只怕还多着呢,还请两位姑娘与我讲讲这宫中的情形,我也心里有个准备,免得一不留神,又说错了话,得罪了旁人,我自己还不知道呢!”

吟箫吟湘一听这话,不免脸上露出些许戒备之色。这宫中最忌讳的就是私自议论主子,若是传了出去,做宫女的不免要受些苦头了。

我看出她们二人的惧疑之意,只做不见,闲闲的抚弄着手边那支密生如穗子般的金黄色鸟尾花,悠悠的说:“若是两位姑娘为难,不说也罢,我左右不过是随便问问。”

吟湘察觉到我已有微微见外之意,她本性便不如吟箫稳重,便分辨似的说道:“小主别多心,只是我们做奴婢的,确实不大敢非议后宫之事。”

我扑哧一笑:“偏你就这么小心!这左右无人,我又不是什么要紧人物,还怕我到处传去不成?再说,”我凝住笑意,“正梅姑姑偏偏将你们两个指派给我,难不成单单是为了让你们陪我逛御花园的么?”

吟湘一想此话不错,提起的心似乎便放下了不少。吟箫低声说:“阮小主想问什么,只管问就是了,奴婢但凡知道,必当知无不言。”

我微微颔首:“现如今后宫贤妃独大,那是不必说了的。其他有几位主子娘娘,哪位又偏得皇上宠爱些?”

吟箫回道:“贤妃娘娘是皇上做太子时的侧妃,皇上登基,她自然也跟着封妃,是皇上身边的贤内助。另外常宁长公主的母妃婉昭仪,前阵子一直在承祥避暑山庄养胎,如今诞下了小皇子,皇上高兴的很,听说近两日就要回来了。”

我奇道:“怎么婉昭仪不在宫中,反而要去宫外养胎呢?”

吟湘说道:“婉昭仪娘娘身子娇弱,在宫中总是说觉得阴气重,胎像不稳,皇上膝下一直没有皇子,因此对她一直照顾的无微不至,有一次婉昭仪差点小产,便一定要去避暑山庄了,嗯,差不多是三月间的事。如今上天保佑,终于顺利得了一个皇子,此刻皇上说不定有多么高兴呢!婉昭仪娘娘这一回宫,定是又要荣升了。”

我沉吟了片刻,又问道:“还有其他娘娘吗?”

吟箫回道:“正三品以上的娘娘还有一位珍贵嫔,是袁将军之女,袁将军战功累累,珍贵嫔也大有父风,性格十分豪爽洒脱,皇上很是喜欢。另有一位安贵嫔。”

吟湘补充道:“正三品以上便只有这几位娘娘了,还有护军苏参领之女苏荣华,使司李通政史之女兰婉仪,都是皇上素日宠爱的,这两位小主性格温婉柔顺,是极要好的姐妹。杏云殿的涵良媛,阮小主是知道的。现下还有一位明贵人,是和阮小主一同入选的宫嫔,入宫两天,皇上已经连着召寝两夜了。”

我淡淡一笑,直截了当的问道:“那荣嫔是几时得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