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后宫阙:梨花凉

第二十三章 寻遍荷塘觅莲香(一)

后宫阙:梨花凉 梨云裳 2054 2011-12-27 11:04:41

  夜晚睡在床帐中,耳边却时不时想起白日里吟箫吟湘的话语,看来皇上是多情的,素日宠幸的宫嫔若不是朝中大员之女,便是各具姿色才情之人。这也难怪,后宫嫔妃良多,若想得蒙圣宠,后宫之人必定是争奇斗艳罢。

想到这里,心中更是烦乱,索性坐起身,也不唤苏秀等人,任由一头青丝散披在身上,只顾呆呆坐着。

黑暗中手指摸索着床沿雕刻的繁复花纹,思索着荣嫔之事,吟箫说过那荣嫔是上驷院掌事之女,上驷院是掌管御马鸟兽等动物之司,荣嫔胆大,不怕那暹罗鹿,却也理所当然。况且即使她怕那发狂的鹿,但有这样的机会,只怕也会不顾命的冲上去罢。毕竟,三年的后宫生涯必定让她尝尽了不受宠的难过日子,出身的低微又让她不得不甘于人下。既是刚刚得宠,难免要跋扈一些,那些素日里给过她脸色看的人,只怕还有些宫女太监,荣嫔必定要趁这个时候好好弹压一番。

想到此处,我心思一动,说不定,荣嫔正是借这项链丢失的机会扬威呢。

转念想到正梅姑姑和吟箫吟湘如此真诚待我,不禁觉得心中颇以慰怀。按理说,我应该赠她们些首饰等物以示谢意,只是现下囊中羞涩,这番盛情,我只能心中感念了。

蓦地一个念头袭上心头,我登时身上一颤,如同掉进冰窟一般。

我只是个进宫两天的小小宫嫔,既无甚后台靠山,又不曾受皇上临幸,正梅姑姑怎地如此大方,尽力帮我,且又特特的指派太后殿中的宫女来随着我?难不成……

我左思右想,唯有一个理由能讲得通——

此事是太后授意的!

想到此处,我心中又惊又忧,惊的是太后晓得了此事,我一入宫便如此出风头,日后不知是福是祸;忧的是倘若我三天一过,找不到那玛瑙项链,这条命,只怕是当真保不住了。

如此辗转反侧了一夜,当真是芳心大乱,柔肠百结,千头万绪便像一块重若千斤的石头,沉甸甸的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一夜无眠。

次日晨起梳洗,苏秀见我神色忧惶,便宽慰我道:“小姐,别太愁闷了,那项链又不曾长腿长翅膀,难道会自己跑了不成?”

素月亦在一旁说道:“小主千万要保重身子,区区一条项链而已,就算找不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忙说:“此话不能这样讲。项链既然是皇上赐给荣姐姐的,荣姐姐必定爱若性命,我知道宫中有许多比这更珍贵的珠宝首饰,只是这件,意义却是不同的。”

话音未落,门外已传来一个嘲讽的声音:“说的倒好听,不过是怕自己找不到项链,明晚抵命罢了。”

一听便是朝霞,素月虽是春菡苑掌事宫女,只因朝霞苏秀是我从尚书府带进来的贴身丫头,因此她并不大管教二人,此刻听了朝霞夹枪带刺的话,也只是看着我的脸色,等我示下。

我充耳不闻,对着苏秀说道:“今儿你帮我挽个朝云髻就好,也不要戴那香花了,我有事。”

素月掀开帘子去倒水,却听她在院内向人招呼道:“两位姑娘来得好早。”

我便知道是吟箫吟湘来了,说话功夫两人已经到了门外,素月正往屋里让:“姑娘进屋罢。”

吟箫说道:“不必了,我们就在廊下侯着好了。”

我忙挽着头发起身,素兰打开帘子,我笑道:“快进来罢,难为你们想着,来得这样早,倒是我起得晚了,烦劳二位姑娘等一会子。”

既然昨儿夜里想明白吟箫吟湘是太后授意过来的,我自然要更加礼让了。

她们二人拗不过,只好进屋,侧身侍立候着。

苏秀用犀角梳子慢慢的给我梳着头,我便打开胭脂水粉搽在脸上,又开了首饰盒,左右不过那几件首饰,倒也省得挑挑拣拣,随便拈了根素梅银簪递与身后的苏秀,让她帮我插上。

吟湘好奇,亦知我性情和气,便问道:“阮小主的房内不熏香么?”

我还不及说话,苏秀已说道:“往日是熏的,只是昨儿小姐一夜没睡,怕她头痛,便不曾点了。”

我轻嗔道:“偏你就这样多嘴,又不是多大的事,也值得巴巴的和人家说。”

吟箫抬头看了看我,说道:“阮小主也要多保重身体才是。”

我笑道:“你不知道,这丫头就是这样的心直口快,若都像你们一样知道我的性情的便好,若是旁人听去了,说不准就要说我轻狂呢。”

苏秀还待说什么,我回身使了个眼色,她便不言语了。

一时梳妆既毕,两个小宫女抬上早膳来,我摆摆手:“先放在那边罢。”

又向吟箫吟湘道:“两位姑娘也不曾用过早饭吧,不如一起用些。”

吟箫忙摆手道:“那如何使得?小主请用膳,奴婢出去伺候。”

我笑道:“我这里是没那么多规矩的,只怕姑娘嫌弃我们这里饮食粗糙。”

吟箫吟湘还自犹豫,我已一把将她们半推半拉的坐下:“二位姑娘就当是陪我吧,我既一夜没睡,此刻还真有吃不下,若是人多了,我还吃得香些呢。”

苏秀笑道:“还说我多嘴呢,现在小姐不是也巴巴的和人说去了么?”

我大笑:“那我就偏要轻狂了呢,索性你们也过来一起吃罢。素月,素兰,过来坐下。”

想是宫中从未有过宫嫔与宫女一同吃饭的先例,吟箫吟湘竟是看得呆了,听到苏秀那样没大没小的与我说笑,更是面面相觑。

我给吟箫搛了一块红油鹅掌,笑道:“你们可千万别见笑,那丫头素日与我是闹惯了的,进了宫也依然是改不了。”

吟箫忙起身接了,说道:“那是阮小主待下人亲厚,是奴婢的福气。”

我知她们二人心中已有计较,便不再说什么,只是闲聊些家常,用过了早膳。

一时吃毕,两个宫女将饭桌撤了下去,我起身道:“今日又要相烦两位姑娘了。”

吟箫吟湘急忙起身:“请阮小主吩咐。”

我淡淡一笑:“咱们就去御膳房瞧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