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后宫阙:梨花凉

第十六章 娇姿未惯风和雨(二)

后宫阙:梨花凉 梨云裳 1330 2011-12-24 08:27:55

  惜文一脸茫然:“什么项链,我没瞧见——”

话音未落,荣嫔竟扬起手,狠狠的一个耳刮子打了上去!

惜文白皙的脸登时被荣嫔指上那尖锐的护甲刮出两道血痕,她的声音更带着哭音:“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荣嫔身后的嬷嬷走了上来,向荣嫔谄媚的说道:“主子仔细手疼,让奴婢代劳吧!”

荣嫔点点头,那嬷嬷便挽起袖子,恶狠狠的又打了下去!

惜文的小脸已经高高肿起,哭哭啼啼着却死不松口:“不是我拿的,不是我!”

荣嫔气得暴跳如雷:“给我狠狠的打!这个贱丫头真是反了天了。”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快步从游廊走了出来,直接护在惜文身上,那嬷嬷高抬着手,迎上我犀利的目光,一愣,便不敢再打下去。

荣嫔更加生气:“你又是谁?”

我起身对着荣嫔福了一福,朗声道:“见过荣姐姐,嫔妾是新入宫的阮梨容。”

荣嫔冷哼一声:“就凭你,也配叫我姐姐?”

我不接茬,只是说道:“荣姐姐口口声声说是惜文偷了项链,不知有什么证据?”

荣嫔说道:“有人亲眼看见这个杜惜文昨天半夜独自一人出了杏云殿,我的项链也是昨天夜里丢的,如果不是她偷的,那她半夜鬼鬼祟祟的出去做什么去了?”

我将手轻轻搭在惜文肩上,柔声问道:“惜文,你昨天半夜出去了么?”

其实她出去是我亲眼见的,只是她不曾看见我,我也只好装作不知情。

惜文泫然欲泣,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我又问道:“你昨夜出去做什么了?跟荣姐姐说清楚,便没事了。”

惜文求救似的看着我,嘴唇翕动了半天,却终是不肯说。

荣嫔见状更加得意洋洋:“若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怎么不敢说?还不快把项链叫出来!难道等着我把你交给内务府么?!”

我急得摇晃着惜文瘦弱的肩:“你快说呀!到底去哪了?”

惜文只顾垂首落泪,却一个字也不肯说。

荣嫔便吩咐带来的太监宫女:“去把她绑起来,带回梅清院严加拷问!”

我大急,若是由他们带走惜文,惜文的小命能不能保全都不一定,便死死拉住惜文,情急之下竟冲口而出:“荣姐姐,放过惜文,让嫔妾来帮你找项链罢!”

此言一出,连我自己都吃了一惊,荣嫔看着我冷笑:“你又有什么本事,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我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此事嫔妾也没有头绪,只是嫔妾知道,这件事情必定不是惜文做的。”

荣嫔艳丽的脸此刻却带着些许狰狞:“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大着胆子迎上她凌厉的目光,缓缓说道:“荣姐姐既然妃位是嫔,怎么手下的嬷嬷竟称您主子?若是这件事情被其他姐姐们知道了,会不会说您不守宫中规矩,觊觎妃位?此是其一。项链既然是皇上所赐,荣姐姐若是丢了,皇上知道了会怎么想?若是皇上认为姐姐对御赐之物不曾好好保管,那姐姐该如何对皇上解释?此是其二。况且此事荣姐姐也没有什么证据,便深夜这样兴师动众的跑来,难道不怕其他姐姐们背后耻笑么?还望荣姐姐三思!”

我咄咄逼人,一番话说下来,荣嫔几乎面无血色,她咬紧牙关说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要我今日放过你也不难,你可敢立下军令状么?”

我愕然:“军令状?”

荣嫔面有得色:“不错,我就给你三天时间,若是找不出项链,我要你拿命来抵!”

我看着荣嫔那张明丽绝伦的脸,在夜半竟觉得彻骨的凉,见我犹豫,荣嫔更加嚣张:“我还当是姐妹情深,原来也不过如此!”

我回头,看着惜文那张惨白的脸,咬了咬牙:“一言为定!”

————————————————————————————————————

平安夜,会有人看到梨子的文么~~~祝所有看到梨子文的亲,平安夜幸福快乐!默默祝福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