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后宫阙:梨花凉

第三十一章 何恼柳絮太癫狂(三)

后宫阙:梨花凉 梨云裳 1300 2011-12-30 09:14:33

  一语既出,四座皆惊。

涵良媛大惊失色,荣嫔怒极反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我在无中生有吗?”

我说道:“项链到底在什么地方,只有荣姐姐自己心里最清楚。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荣嫔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头上的嵌银玉簪坠子剧烈的摇晃起来。

“大胆!你找不到项链,就来反咬我一口么?你说项链没丢,有什么证据?”

我冷静的说道:“当日我问春华,玛瑙项链是怎么丢的。还记得春华是怎么说的吗?项链丢的那个晚上,只有姐姐和春华两个人在房中,门窗完好无损,房中也只单单丢了一条玛瑙项链。起先我也以为会是有人想借丢了御赐之物,陷害姐姐。但是如果姐姐当真丢了御赐项链,怎么敢这样有恃无恐的闹得合宫皆知?春华是姐姐贴身宫女,不会不知道项链的重要性,又怎么敢监守自盗?所以,姐姐的项链根本就不曾丢!”

荣嫔听了这番话,似乎身上无力,倒退了一步,缓缓坐在椅子上,嘴上却还兀自底气不足的说道:“胡说!项链自然是不见了,否则我怎么能这样着急的找?”

我放缓了语气说道:“姐姐回去好好找找,说不定是掉在什么地方了。梅清院地方大,一眼看不着找不到,也是可能的。”

门外传来素兰的声音:“启禀主子,茶湃好了。”

我说道:“进来罢。”

春华捧着茶盘先走了进来,径直到荣嫔身边,恭敬的将茶盏递了上去:“小主请用茶。”

荣嫔的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眼睛无神的望着地面的青砖,春华的声音似乎提醒了她什么,她猛然挥手,春华一时失手,茶盏咣啷一声摔在地上,跌得粉碎。

春华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急忙跪倒颤声道:“奴婢知罪!奴婢知罪!”

荣嫔怒声道:“喝什么茶!项链都找不到,废物一个!还不回去给我仔细的找!丢人现眼的东西!”

说罢,竟然不要春华扶,径直走出门去。

眼见得荣嫔离去,涵良媛这才敢出声:“我的老天爷,可吓死我了。”

珺瑶在一旁也轻抚着胸口:“我还当会怎样的大闹,原来这样轻轻的就放过我们了。阮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项链没丢,她干吗要这样的抖威风?”

我望着荣嫔离去的方向,沉思着说道:“她失意三年,刚刚得宠,难免要立些规矩。再说今日的御宴上,婉昭仪大出风头,她又妒又恨,一肚子火气正没处撒呢。”

珺瑶不解:“那为什么偏偏要来我们杏云殿闹?”

我苦笑:“不止是杏云殿,还有御膳房呢!还不是因为御膳房得罪了她,她就寻个由头拿人家出气。至于我们杏云殿,涵姐姐性格良善,我们几个又是刚刚入宫,她看准了这点才来的。若是别的地方,她哪里就敢这么着了?”

灵芸在一旁忿忿不平的说道:“阮姐姐,她的项链既然没丢,咱们为什么不告到太后那儿去?她未免也太嚣张了!”

我柔声说道:“毕竟我们几个是新进宫的,若是事情闹大了,得罪了荣嫔事小,若是被太后娘娘、贤妃娘娘甚至皇上知道了,保不齐就会嫌我们惹是生非。更何况此事并没有证据,我也只是推测罢了。若是荣嫔到时候反咬一口,吃亏的就是我们姐妹几个了。”

更深一层我没说,若是被人追究起惜文半夜独自外出的事情,她为亡母烧纸的事就瞒不住了。

想到此处,我回头看了看惜文,只见她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欲坠,我吃了一惊,忙伸手扶住她:“惜文,你怎么样?”

细细的汗珠从她白皙的额头上滚落下来,她身子一软,跌在我的怀中。

灵芸在我身后急慌慌的冲外面喊道:“来人,快传太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