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后宫阙:梨花凉

第三十五章 何恼柳絮太癫狂(六)

后宫阙:梨花凉 梨云裳 1369 2011-12-31 18:40:47

  荣嫔一听此话,登时紫涨了脸皮,口中讷讷的,却不敢再说什么。

这时,嬷嬷已领了一个服饰尊贵的小女孩走了进来,只见她穿着一身桃红色的斜襟盘扣翠烟衫,梳着七转盘络髻,发上团团的围着一圈拇指头大的珍珠,胸前挂着一个金灿灿的长命锁。越发衬的面如满月,玉雪可爱。

珍贵嫔第一个迎上去,俯身将她抱在怀里,笑着回头向婉昭仪说道:“常宁真是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像姐姐你啦!”

婉昭仪纵是刻薄,此时亦不自觉的露出微笑来:“这丫头就是淘气的紧,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珍贵嫔对着常宁的小脸逗道:“常宁,瞧瞧谁来看你啦!”

常宁的一双泉溪般清澈的大眼睛轮流看着我们,依次叫道:“珍母妃、苏母妃、兰母妃——”

一旁的兰婉仪喜得笑说道:“真是乖巧伶俐,难为她这么小的孩子,又几个月没见,还是记得这般清楚。”

婉昭仪抿嘴道:“你们别赞她了,否则一会儿她又高兴的不知怎么是好了呢!”

众位妃嫔见了常宁,喜爱之色均洋溢在脸上,常宁又不怕生,一会儿就不再拘谨,满殿跑着玩闹起来,大家又笑,又怕她不小心跌倒了,七嘴八舌的招呼着,锦烟宫中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出了锦烟宫,珍贵嫔回首对我们笑道:“按规矩大家该去我那儿坐坐了,不过我这人是没那么多讲究的,你们在太后和婉昭仪那站了一早上,说不定累得怎么样了呢。先回去吧,日后若是得了空,再来我这儿。”

我们几人拘束了小半天,听了此话自然乐意,只有惜文还在犹豫着小声说道:“这样只怕不合规矩罢?”

珍贵嫔朗笑道:“规矩还不是人定的?若是被规矩束缚的难受,还不如不守这规矩呢!你们听我的,回去歇着罢!”

如此,我们便谢过珍贵嫔,别了关常在等人,往杏云殿走去。

刚转过假山后头,便有一个太监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跑来,向我们四人垂首道:“贤妃娘娘召见,请阮小主去云若宫。”

珺瑶和惜文看着我,脸上惊惑不定,灵芸问那太监道:“贤妃娘娘叫阮姐姐有什么事?”

那太监仍然低着头:“这奴才就不知道了,奴才只是奉命来请阮小主的。”

我拍拍惜文的手,示意她放心。便上前一步说道:“那就请公公在前头带路罢。”

云若宫大而空阔,远比婉昭仪的锦烟宫看着气派的多,只是略比慈仁宫低调了些,虽然我只是站在偏殿中,却仍见殿中柱子房梁皆雕刻以繁密云纹,隐隐透着一宫之主的气势。

虽是盛夏,房内却阴凉的很。空气中静静的焚着淡淡的苏和香,意境悠远,

我一动不动的敛首立着,静静的等候着贤妃。

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候,只听门外传来缓慢的脚步声和细碎的簪环相碰之声,我便知道是贤妃来了。更低的垂着头,只见面前那深紫色的挑丝双窠裙角从面前缓缓划过,听着脚步声音走到桌前停下,我才战战兢兢的跪下,额头紧紧贴着冰凉的大青石地面,连声音也带着一丝惊惧:“嫔妾从七品选侍阮梨容,恭请贤妃娘娘如意金安。”

话音刚落,只听贤妃说道:“起来罢。”

我微微发抖着站起身,仍是不敢抬头,低头低的久了,连脖子也酸痛起来。

只听贤妃说道:“阮选侍不必如此拘谨,抬起头来吧。”

我慌忙说道:“嫔妾不敢。”

只听贤妃轻轻一笑:“这里没有外人,你也不必害怕,我叫你过来,只是随便聊聊家常罢了。你如此惶恐,难道本宫真的那么吓人吗?”

我忙回道:“娘娘艳光尊贵,嫔妾不敢仰视。”

贤妃笑道:“不妨事,你且抬起头来。”

我这才颤巍巍的抬起头来,眼帘却不敢抬起,仍是低低的看着地面。

过了半晌,贤妃说道:“嗯,当日你在选秀的时候,本宫便觉得你聪慧过人,现在看来,本宫果然没有看错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