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后宫阙:梨花凉

第三十七章 何恼柳絮太癫狂(八)

后宫阙:梨花凉 梨云裳 1330 2012-01-01 07:43:26

  此时正是繁夏,只见湖边花丛压枝欲低,艳靓含香。凤仙、苍兰、鸢尾、火鹤等各色花朵争相怒放,散发着阵阵沁人心脾的幽香。岸边浓荫满地,晴光碧水倒映着花影柳丝,清风拂过层层凌波,涟漪微动,波光潋滟。

我几乎忘了适才的惊惧,迷路的惘然,只是沉醉在这仙境般的美景中,流连忘返。

刚走到湖边小亭西侧的假山后头,便听见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我真恨不能将那贱婢碎尸万段!”

我吃了一惊,忙停了脚步,却不敢离开,生怕惊动了亭子中的人。

我听得那声音似乎正是荣嫔,只听她继续恨恨的说着:“你也太不中用,连个话也不会说么?”

一个隐约抽泣着的声音低低的说道:“都是奴婢的错。那天她一大早的就来了,奴婢哪里想到她会来问这事,一时没留神,话就没说得十全了。”

荣嫔怒道:“糊涂的东西!我的好事都坏在了你的手上!”

那低低的声音说道:“奴婢再也不敢惹小主生气了,求小主饶了奴婢!”

荣嫔恨道:“如今再责罚你又有什么用处?当日我本说是找个由头,替你打御膳房那两个丫头一顿出气,谁知道半路来了个宫女,说她知道内情,能替咱们能找到项链。我还奇怪,那宫女与咱们素不相识,能卖弄什么玄虚?对了,那宫女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越听越惊,难道荣嫔说的是项链之事,一旁胆怯哭泣着的莫非是春华么?听到荣嫔说到此处,我隐约觉得此事关系重大,忙凝住心神,继续听下去。

只听春华说道:“是杏云殿的朝霞,据说是阮小主府里陪送进宫的。”

忽然一个脆亮的耳光声响起,荣嫔气得训斥道:“什么阮小主!就是个贱人!刚进宫就敢这样的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若是咽下了这口气,再不活着!”

我身形微微一晃,右手下意识的抓住身边的树干,这才支撑住身子。虽然早已心知,但从春华口中亲自说出来朝霞的名字,我心里仍是吃惊。

手中的茉莉烟罗丝帕顺势滑落,我顾不得捡,这浓密的树荫下,竟是彻骨的寒凉。

亭中的春华抽抽噎噎的说:“小主仔细手疼,奴婢自己掌嘴!”

只听的“噼噼啪啪”一阵声音,夹杂着春华的哭告:“奴婢再也不敢了!奴婢知罪!奴婢该死!”

转眼便如此掌了十数下,荣嫔才开口说道:“罢了罢了!若是打肿了脸,少不得又有人问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有这功夫,不如想想办法,怎么才能除了这个眼中钉!”

春华见饶了自己,便上前讨好道:“小主别气坏了身子,这贱人自然有的是办法整治。不过是个小小的选侍,小主抬抬手,就够她受得了!”

荣嫔冷笑道:“没见刚才云若宫的太监急急的跑了过来,问咱们那个贱人往哪边走了么?看来这会子正在云若宫被贤妃赏赐着呢!”

春华也骂道:“才进宫几天,就这样一心一意的攀高枝儿去了!下贱的东西!亏得还是尚书府的小姐呢!连给我们小主倒夜壶也不配!”

荣嫔轻哼了一声,说道:“连她府里带来的陪送丫头都看不惯她那样子,日后她在宫中的日子怎么会好过?算了,先不说这些,坐了这会子,我也乏了,咱们回去罢。你可得想个办法,摆布死那个浪蹄子!”

春华谄笑道:“那是自然。小主这边走。”

脚步声渐渐去得远了,我才发觉自己的指甲已经深深抠进扶着的柳树皮那细密的缝隙中,竟不觉得疼,只是心里的委屈,却如这遮天蔽日的阴凉,寒冷的让人无处藏身。

怔怔的伫立了半晌,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幽幽的叹了口气,俯身想拾起帕子。

不料一低头,却发现帕子已经不见,身后传来一个似曾熟悉的声音:“你可是在寻这块手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