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后宫阙:梨花凉

第五十八章 断肠芳草断肠莺(六)

后宫阙:梨花凉 梨云裳 999 2012-01-09 08:13:27

  我轻哼一声:“体恤下人?横竖是死一个人,不过是拿朝霞换过素兰而已。”

素月说道:“有些人若不死,日后留着也是个祸胎。朝霞能替下了素兰,也是死得其所了。”

我只觉得浑身无力,疲倦的摆了摆手:“你出去办理吧,千万便宜行事,别弄得太过吵闹就好。”

素月见我乏了,便说道:“离天亮还有一个更次,小主歇一会子吧。”

我点点头,素月便扶我上床,吹熄了烛火,悄悄退了下去。

正是天亮前最暗的时候,我独个儿倚在铁锈红靠枕上,虽是一夜未睡,又经历了整晚大悲大惊的折腾,却怎样也睡不着。

夜寂无声,我合着眼,一双耳朵却如灵猫般警觉,时刻牵挂偏厦里的动静。似是听到隐隐约约的挣扎呜咽之声,又似乎听到朝霞被死死掩住的哀嚎。自我出生以来,这是头一次杀伤生命,所杀之人更是一个素常里的身边人,不免心惊肉跳。

似是过了许久,才听见素月推门进来,我睁开眼,见她秉着烛,轻声说道:“启禀小主,事情已办妥了。”

一听这话,我竟悲从中来,身上发着抖,忍不住想掉泪。我不断在心中提醒着自己父母之亡,家破之恨,提醒自己万万不可对敌人再抱有同情之心。左手指甲狠狠掐在右手的虎口上,生生忍了片刻,我才终于平定了心神,艰难的清了清嗓子,说道:“知道了。”

翻了个身,我将自己藏在黑夜的暗影中,拥紧了被子,似乎这样,我才能更温暖些,更安全些。

滴水檐将屋顶所积的雨水缓缓滴将下来,夹杂着更漏的声音。这个夜晚,竟如此绵长难尽。

一寸寸挨到天明,我起了床,由着苏秀素月沉默着将我穿戴打扮好了,便说道:“去告诉荣嫔,就说事情已经查明,我先去云若宫复命,请她随后就来。”

下过雨的清晨,空气格外沁人心脾。长长的甬石路两边,连靡靡的花丛也和着露水,散发出阵阵清甜的香气。昨夜发生的一切,恍惚竟如一场噩梦。

朝阳初上,灿烂的阳光倾斜在云若宫那精美的朱廊画壁上,更显得殿堂华美非凡。我万福,恭敬说道:“嫔妾冒昧,清早就过来打扰贤妃娘娘。”

贤妃关切的问道:“阮选侍,怎么才一夜不见,你的脸色竟如此难看?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么?”

我方欲回话,只听后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嫔妾给贤妃娘娘请安。”

不必回头也知道是荣嫔到了,我侧身见礼:“见过荣姐姐。”

荣嫔冷道:“你起得倒早。难道一夜之间,你就将事情查明白了么?”

我转过身正对着贤妃,直直的跪下哭道:“嫔妾知罪,求贤妃娘娘降罪!”

荣嫔的声音带着些许得意:“早该如此!我本就说是你故意毒害关美人!如今逃不过了罢?当着贤妃娘娘的面,还不快些从实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