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后宫阙:梨花凉

第一百零六章 碧虚无云风不起(六)

后宫阙:梨花凉 梨云裳 1029 2012-01-25 19:54:34

  素兰第一次进来并未看到镜子上的异像,如今一见,不免吃惊,低声说道:“又来了!”

素月看了也面色一变,说道:“不过是凑巧罢了,小主不必害怕。”

说着,便拿起抹布要揩去那灰影,我说道:“且慢。”

我拿眼瞧着苏秀,见她面色惊恐,似乎吓得话也不会说了。不免惋惜地摇了摇头道:“苏秀,你跪下罢!”

苏秀腿一软,几乎是瘫倒在地上,一双大眼睛满满的都是惧色,嘴唇颤抖着几乎说不出话来。

素月素兰均是一脸迷惘,我望着苏秀,忍不住含泪问道:“你为何要害我?!”

此言一出,素月素兰均是大吃一惊,她们二人向来与苏秀交好,此刻见形势大变,也一并齐齐跪下,素月说道:“小主何出此言!”

看着苏秀伏在地上,柔细的肩微微颤动,显然是在哭泣,我的泪却也不免掉落下来。

入宫以来,我审讯下人已经第三次了,第一次对朝霞,我是面慈心狠;第二次对清芳,我是虚张声势;这一次对苏秀,我却是真情流露,伤心至极。

她们三人仍然跪在我面前,我清了清嗓子,说道:“你那管铁笛,如今放在哪了?”

苏秀抖了片刻,才颤巍巍地说道:“在……在奴婢的枕头底下。”

我点点头,向素月素兰说道:“前段时间的鬼哭之声,便是她将铁笛放在风口才发出来的。秋日里有风的日子多,风起的时候,卷动笛子,便会发出如同有人吹奏般的声响。在咱们听来,便似乎朦朦胧胧,呜呜咽咽,宛如鬼哭。”

素月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小主这么一说,现在想着确实是更像铁笛的声音。”

我又向苏秀说道:“那段时间春函苑里的东西纷纷丢失,我便知道作怪之人定是春函苑中的宫女或是太监,只是一直拿不到证据。现在想来,除了你,谁会如入无人之境般的窃取宫女首饰?谁会有朝霞生前的烟青色晨衣?谁会在清芳枕畔假扮黑影做下鬼剃头的事?”

素兰小心的说道:“小主,那清芳的嫌疑还没脱……难道定是苏秀做的吗?”

我苦笑着说道:“若当真是清芳做的,她怎么会用自己的头发?而且如果是清芳自己剪断了头发,又是在耳后,那岔口定是斜的,但是那日咱们都亲眼所见,清芳的发茬口是齐齐而断,显然是被别人从身后剪掉的。”

素月说道:“照此说来,那么春函苑中的宫女都该有嫌疑才是,为什么小主认定是苏秀所为?”

我长叹一声,说道:“我本来只是疑心苏秀,清芳被关的那天夜里,苏秀去送点心,我便有些猜疑了。自那晚以后,再听不到鬼声,我以为做事之人亦是怕了。若能不了了之,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只是今夜这鬼影之事,却实实是苏秀做的无疑了。”

我说了这么多,苏秀只是低头哭泣,并不辩解,我心中何尝不是更痛?没想到这步步算计,竟是出自我身边最亲近的人之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