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后宫阙:梨花凉

第一百二十四章 清寒彻骨自堪怜(四)

后宫阙:梨花凉 梨云裳 999 2012-02-01 13:15:11

  德安太妃笑意更浓,说道:“果然是个聪明孩子,你过来。”

我上前几步,德安太妃指着墙上那几幅画说道:“你来得正好,我刚命人换上了几幅画,你瞧瞧看,觉得怎么样?”

我便依次看去,只见一幅是水墨江山,我说道:“这幅画秀气有余,大气不足,看样子似乎是出于女子之手。”

德安太妃说道:“好眼力,这幅画正是前儿我刚画的。”

我闻言一惊,忙说道:“嫔妾不懂得什么,只是随口乱说,娘娘千万不要见怪。”

德安太妃道:“瞧你吓得,我这是夸你说得好呢!下一幅怎样?”

我只好又抬头看去,第二幅是牡丹国色,我说道:“向来画牡丹,皆以颜色鲜妍为妙,这幅牡丹却纯以墨色渲染,浓淡相宜,另有一番风情。”

德安太妃频频点头,我便向第三幅看去,只见这幅画却是一个仗剑而行的男子,英武不凡,俊雅脱俗。我忙低了头,不敢多看。

虽只是一瞥,那身影我却再熟悉不过,只好低声说道:“这一幅画……嫔妾却说不出来了。”

德安太妃笑道:“说说不妨。这是我儿梁王的画像。”

我闻言更不敢抬眼细观,只是沉默不语。德安太妃道:“他说有这幅画陪着我,便宛如他亲在我身边一样。”

我说道:“梁王一片孝心,娘娘当真有福。”

德安太妃叹道:“他却不知,剑乃利器,以之行善,其善无穷;以之行恶,其恶亦无穷。”

我听了这话,胸口如同中了狠狠一锤,登时喘不过起来,耳边隆隆,只反复想着这两句话:“……以之行善,其善无穷;以之行恶,其恶亦无穷。”

慢慢地,眼中似有泪光点点,我仰起脸望着德安太妃,模糊中只觉得她面容宁和,不禁垂泪万福道:“多谢娘娘教诲,嫔妾谨记在心。”

回到春函苑,已是掌灯时分,我坐在窗下想着心事,忽然从雪瑢轩传来轻悠的弹奏古筝之声,只听见珺瑶清扬的歌声——

灯影浆声里,天犹寒,水犹寒。

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

楼山之外人未还,人未还。

雁字回首,早过忘川。

抚琴之人泪满衫。

……

曲调婉转哀伤,我竟听得痴了。许久,歌声才渐渐淡去,我的一颗心,却沉重万分。

一入深宫,竟让我有了这样多的坎坷惊心。家破、父仇、宫中的勾心斗角,样样让我无法透过气来。

难道枉我盛春年华,如花美貌,竟要埋没在这深宫中吗?

咬住嘴唇,我陡然有了主意。

次日晨起,从云若宫请安出来,我拉住灵芸,悄声说道:“昨日在云竹亭说过的话,妹妹可还记得?”

灵芸睁大了眼睛,说道:“自然记得。怎么,姐姐有何吩咐?”

我说道:“若是妹妹当真肯帮我,二十六日晚上,你想方设法,定要让皇上去淼月湖畔走一遭儿。”

————————————————————————————————————————————

额外加更,今天五更,亲们……支持下梨子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