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女扮男装:我的花美男(全本)

第四十八章 模糊的真相

  “记得那天,你母亲在医院正在生少爷你,你父亲本来也在产房外等着,当时我也在,可是,过了一会儿后,我看见于经理急匆匆地跑过来,然后在你父亲耳边说了些什么,我只听到了‘小兰’这个名字。你父亲听到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我怎么叫他,他都不回头。你母亲生好你后,结果没有看到你父亲,就终日郁郁寡欢。家里人打他电话他也不接,三天后你妈妈高烧不退结果就病死了,你母亲她、她连你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说到这里,顾嫂已经泪流不止,拿着茶杯的手不停地颤抖着。闫少熙那忧郁的眼神中充满了对母亲的同情和对父亲的憎恨。看到顾嫂如此悲伤,他唯独默默擦掉眼泪,递给顾嫂一张纸巾。顾嫂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继续回忆着,“第四天,你父亲带着悲痛的情绪回来了,当他看到家中在办丧事他也呆住了,那几天,你父亲没有哭,也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你说他带着悲痛的情绪回来的?”少熙紧皱着双眉含着泪问道。

“是!”

“那也就是说,他的悲痛不是因为我妈过世?而是可能因为那个小兰才悲痛的。我真想看看,他的心到底用什么做的,我妈过世,他居然没有掉一滴眼泪。”

闫少熙的悲愤,不经意间居然震碎了手中的茶杯。顾嫂顾不得心中的痛,急忙过来安慰少熙。

“少爷,你别这样,这事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别再去想了。更何况这么多年来,都是你和你父亲相依为命,其实你父亲心里还是很疼你的。”

“顾嫂,你出去吧,我没事!”

嘴上说着没事,但是谁都能感受到他眼中的怒火。顾嫂怕火上浇油,迅速整理好茶几上的茶杯碎片,默默地离开了闫少熙的房间。

闫少熙双手撑着额头,他现在的心就像被人一直揪着,他恨不得拿刀去杀了书房里的那个人。他没有下去吃晚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全是自己想象当时的画面。

饭桌上,闫正东看上去像往常一样用着晚餐,但是顾嫂看得出来,他会有意无意地往闫少熙的房门看去,一直期待着儿子和他同桌吃饭。只可惜他们父子俩永远有着过不去的那个坎。

“顾嫂!”

“是!董事长。”

“你有叫少爷吗?”闫正东掩饰着自己的期待,平静地问道。

“我已经去叫了。但是今天少爷身体不舒服,所以不能下来吃饭了。”顾嫂为闫少熙圆着谎。

听到顾嫂说闫少熙不舒服,闫正东显得有些紧张:“生病了吗?怎么不让张医生过来看看。”

“少爷说不用,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没什么大碍。”

闫正东叹了口气,其实他心里明白,刚才那些话根本就不可能是他那儿子说出来的话,但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如果有病,让他不要硬撑着。”

“是!”

晚上,闫正东来到少熙的房前敲了敲门,见没有应答,就轻轻走了进去,看见闫少熙背对着自己睡着。

“少熙!”轻轻地唤了一声,见没有任何回应后叹了口气,“哎!”

此时,闫少熙根本没有睡着,他听到了刚才的敲门声,听到了他在叫自己,也听到了他的叹息,但是他还是装作已经睡着了。闫正东轻轻地用手掌摸着闫少熙的额头,发现没有发烧,松了一口气。

“少熙,你到底是怎么了?这么多年来,你为什么都要这样疏远爸爸呢?报应吗?我辜负了你妈,上天就要你来惩罚我吗?”闫正东自顾自地说着,“这个家是这样冷清,如果连你都要离开我,你要让我怎么活下去啊!”

闫正东悄悄地离开了少熙的房间,轻轻带上了门。

闫少熙翻过身,坐了起来。看着门口,双眉早已紧蹙:哼!你还可以再虚伪点吗?父亲的话闫少熙一句都听不进去。他不会就此罢休,自己的母亲是带着悲伤,带着期待,带着遗憾离开的,他想活得这样心安理得,绝不可能。仇恨让他忘记了,自己所说的“他”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啊!

现在,闫少熙心里很乱很乱,已经睡意全无。现在的他好想找个人倾诉,这种感觉以前从来都没有过。可是脑海里却只浮现出那熟悉的身影。

后一章即将精彩上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