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丫头 你个骗子

被识破的真相

丫头 你个骗子 slinta 2139 2012-02-27 16:09:16

  “艾乐,你还好吗?我刚刚看到昶影野走下来,他又为难你吗?”美人姐的声音又窜出来,手上还端着一杯酒,“那你先把这杯酒再喝完吧!”

艾乐不情愿地推开:“喝???喝不下了!为什么还要喝酒啊?”

“没办法,Peter他们说等你清醒点,让你去唱歌,你能应付吗?”

“啊?”艾乐刚张开嘴发出感叹,美人姐就顺势将酒倒进艾乐嘴里。这杯下肚,艾乐的眼神马上迷离,“我???我要吐了。”

“那就吐吧,往这里吐。”美人姐把垃圾篓放倒艾乐嘴边。艾乐劈里啪啦一顿乱吐,不时捶着胸口,看着美人姐一阵心疼。

“呕~~~”艾乐的眼泪鼻涕一起下来,仿佛整个胃都要出来了。

“对不起啊!艾乐”美人姐擦擦眼睛,“真的为难你了,早知道,不该把你拉进来的。要不是这次机会对米穆来说太重要,我们也不会找你来代替米穆的。现在害得你这么辛苦。”

“没???我没事,不???”艾乐拿出纸巾擦完嘴,想安慰美人姐,可是,在抬头的瞬间,看到一双冰冷的目光正盯着他们,更确切的说,是自己。

“你—果然—是—冒牌货!”昶影野一字一顿地说。

“昶???昶影野!”美人姐战战兢兢地看着他。

“所以,你就是大红色外套,是吗?”

“我???”艾乐的嘴唇泛白。

“两个骗子!”昶影野冷笑一下转身就准备离开。

美人姐干脆抱住昶影野的腿,“求求你,昶影野,不要告诉别人,你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走开!”昶影野用力一甩,“你这样抱得了多久”

艾乐下意识站起来拉住他的手:“不要,求求你不要告诉别人。”

“你觉得呢?”昶影野不屑地看着艾乐,“你不是否认得很干脆吗?你们自己下去解释吧!”

美人姐听到楼梯有声响,警觉的冲到门口,关好门。正好,上来的是欧驰宇和别柬泽。

“美人姐,你看到影野了吗?”欧驰宇看到美人姐慌张的样子很是不解,“他在天台吗?”

“不???不在!”美人姐笑笑,“只有米穆在上面,她有点不舒服,你们就不要打扰她了,好吗?”

欧驰宇抖抖肩:“米穆在上面的话,应该影野不会呆在那吧!那我们先下去吧!”

别柬泽若有所思的看看美人姐,天台上肯定有什么事情~!

天台上,昶影野还是没挣脱出艾乐的手。不是他不够大力,只是他越挣扎,艾乐手的伤口就越大,已经有些血开始渗出。

“说出去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不是吗?”

“我是没好处,但是我没什么坏处!”昶影野平淡的说,一用力,自己挣脱的同时,戒指也因为艾乐而被拔出,并飞下楼。

看着昶影野甩开自己的手。艾乐泪如泉涌,自己毁了没事,但是,不能让他毁了米穆,毁了妈妈最后的遗愿啊!

“你有没有很希望得到他的认可的人!”艾乐不顾一切的大叫着,“我只是想得到他们的认可,这也不行吗?”

艾乐的话让昶影野停下了脚步。

“我不想欺骗谁,也不想伤害谁。我只想做给爷爷奶奶看,我只希望爷爷奶奶能认同米穆,能原谅妈妈,完成妈妈最后的心愿,难道这也有错吗?”艾乐哽咽着。昶影野转过身,昏黄的月光下,艾乐的模样更加凄凉,而她的右腕有血涌出。

“我十岁那年,爸爸妈妈发生了车祸,爸爸妈妈就这样走了,可妈妈到临终前嘴里一直都念着希望爷爷奶奶能原谅她,因为爷爷奶奶说是妈妈害死了爸爸。所以由于爷爷奶奶恨妈妈,他们把我和米穆也抛弃了,我们跟外婆生活的十二年中,他们一次也没来找过我们。我连求得他们原谅妈妈的机会都没有。这次,我终于可以用米穆的身份见到爷爷奶奶,我也只想求他们原谅妈妈,完成妈妈的心愿。这样也不行吗?”

昶影野的背影慢慢软化,可是始终没有回应。

艾乐和昶影野甩出的项链飞落到在院子里喝酒的欧驰宇的酒杯里。欧驰宇四处张望。

“从天台飞下来的。”别柬泽说道。

“这是昶影野的戒指。”欧驰宇惊讶道。

两个人对视一眼。立即飞奔至天台。

美人姐还堵在那,看到他们两个人,美人姐抓着锁的手更用力了。不管她再说什么,欧驰宇和别柬泽已经不再听,执意要打开门。而里面的艾乐,看到门的抖动,更是紧张。

“求求你,求求你!”艾乐说话的节奏跟着门的抖动而加快,重新抓住昶影野的手臂,“让我见到爷爷奶奶我就走,好吗?求求你了。”

终于,她还是看到门被推开,欧驰宇和别柬泽冲出来。

“影野,怎么回事啊?”欧驰宇和别柬泽只看到艾乐抓着昶影野的手,因为夜色,他们还是没有注意到艾乐脸上的恐慌和泪水。只是美人姐和艾乐都哀求地看着昶影野,昶影野的回答,将决定她们的处境。

昶影野忽然回头,停顿三秒,说:“松开!”这种不容反抗的命令,让艾乐不自觉的放开。昶影野快步离开,没有回答欧驰宇的问题。

“影野又欺负你了吗?”欧驰宇歪着头问,但是没有等艾乐的反应就追着影野离开,不时喊着,“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艾乐虚脱似的蹲下,她不知道,算不算过关了!昶影野到底是什么态度呢?

“你的手流血了,要小心点!”

手突然被别柬泽托起。别柬泽很熟练的扯下一块自己身上的布帮她包扎好,并脱下自己的外套给艾乐披上。抚慰似的摸摸她的头,笑笑离开。十步远时,别柬泽又回头,微笑着说:“因为爱哭,所以才会被欺负哦!”

恩?艾乐猛然间抬头看着别柬泽,这句话好熟悉,这句话勾起的还有一个身影,是谁?难道以前见过他?

从天台看到昶影野驾车离开之后,美人姐以艾乐醉了为借口提前离席。回到家,商量之后还是决定暂时不要告诉米穆,免得她担心。洗漱完整理睡觉时,艾乐注意到床边别柬泽的西装,说实话,别柬泽的笑容真的好熟悉。但是,什么时候见过他呢?艾乐第一次难以入眠,不过也只是难以,一个小时后,还是进入梦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