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丫头 你个骗子

流泪的王子

丫头 你个骗子 slinta 2282 2012-03-11 09:05:53

  美人姐亲自送艾乐到墓场,因为要联系通告,美人姐先走一步,稍后艾乐自己打的回家。在确认了抱着花,也肯定了钱包和手机之后,美人姐才挥手告别。

走过一个个墓碑,艾乐的脚步越来越沉重。当看到爸爸的名字时,眼泪还是没忍住簌簌而下。爸爸的照片没有泛黄,墓碑前已经有鲜花和水果。看来有人先她一步来拜祭爸爸,就算脑袋不好用,还是能想到爷爷。

“对不起,爸爸,这么久才来看你。米穆还在美国,等她一回来,我就带她来看你,好吗???????”

艾乐一边插香烛一边诉说着,这么多年来想跟爸爸说的话太多,眼泪都不够流。

约摸一个小时候,艾乐接到别柬泽的电话,才从悲伤地情绪中回神。别柬泽说在大门口等她,因为问过美人姐,所以顺路载她回家,以免被记者跟拍到。

走到一半路程,艾乐忽然看到旁边有人在争执,晃动的人影里,她惊奇的发现居然有昶影野的身影。艾乐下意识躲在一个墓碑后面。

“影野,你一定要这样想吗?”

“我这样想?那你告诉我,我出生的目的是什么,我活着是为了什么?”

“当你妈妈和哥哥离开的时候,你还要我冷静吗?”

“是,早知道妈妈和哥哥会因为我离开,你们就不会把我当救命草生下来,不是吗?”

“算了,我们不要在你妈妈和哥哥面前争执,好吗?今天是你哥哥的生忌。”

昶影野没有理会他爸爸,放下手里的花。

“影野,下个月初一也是你的生日吧!”他爸爸好像恍然大悟。

“是吗?原来你还记得啊!”昶影野的话那么悲凉,而后又对着墓碑,“哥,看来真要好好谢谢你,因为你,我才来到这个世界,因为你,才有人记得我的生日。”

昶影野大步而去,艾乐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昶影野并没有朝出口的方向走,而是到了一个废弃的角落,背靠着树狠狠地拳击旁边的树,尽管他那么努力,眼眶还是慢慢泛光。面对着这一幕,艾乐觉得心被谁狠狠地揪着,他就像个受伤的孩子,无助而疼痛,她多想走过去抱住他,给他安慰。但是有些事情装作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电话响起时艾乐立即按掉,回头看一眼,幸亏没有惊扰到昶影野。她无暇顾及别人,此刻她想陪着他,就算只是在旁边看着他也好。于是,拔掉手机电池,静静地在旁边守护着。

过了很久,艾乐跟着昶影野的脚步从墓场走到闹区,再经过公园。昶影野耷拉着头,手插在裤袋里,缓缓的速度让他的步伐看上去越加沉重。

经过一个冰激凌店,艾乐快速从里面拿出两只巧克力冰激凌。追赶昶影野,却发现他在转角消失。往前几步,昶影野忽然从背后冒出。

“原来是你在跟着我!”

“呵呵”艾乐的招牌式傻笑,然后把巧克力递给昶影野,“请你吃的!”

“干嘛对我这么好?”昶影野警惕地目光,忽地想起什么,“你从哪里开始跟着我的?”

“我???我从那个百货商场啊”艾乐指着后面,突然看到爷爷的那家商场,“我想去找爷爷,但是爷爷不在。”

“你还没死心啊!”昶影野接过冰激凌。

“我一定会弄明白这件事情的。”艾乐舔着冰激凌,远远地望到天空中飞速旋转的东西。昶影野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说那是游乐场。

艾乐眼睛轱辘一转,想出一个主意,便说道:“影野,你不是一直说我笨吗,那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如果你赢了我就随便你是换,如果你输了你就得陪我去游乐场。如果你不敢赌以后就不准说我笨了。”

昶影野充满不屑地回应:“好,但前提是你必须能给得出答案的题目。”

“好啊!”艾乐思考几秒,问道,“有一个数字,前面加1能被5整除,后面加4能被7整除,中间加个小数点乘以12还是等于这个数字,请问这是个什么数字?”

随着艾乐的问题,昶影野的脸色愈黑,心算好一会仍猜不出个所以然,不得已只能认输:“好吧,你说,这是个什么数字?”

“哈哈,我也不知道!”

“什么?”

“你只说要我给答案啊,我的答案就是‘不知道’,你输了,我们去玩吧!”艾乐乐呵呵的推着昶影野就进去了游乐园。

“你现在是在耍赖吗?”昶影野相当不满,可惜已经被艾乐推进了门。

虽然不是周末,但是游乐场的人还是很多,时不时传来尖叫声。过山车上一张张极度扭曲的脸,成了游乐园独有的风景。看着那么多高空玩物,艾乐有些冒冷汗,脚不自然后退。

“我们玩不离地的,好不好?”艾乐解释道,“呵呵,那个???我会晕的???”

“什——么?”

于是,昶影野相当贴心的拉着艾乐离开了过山车场地。但艾乐没来及高兴,就看到眼前的“鬼屋”二字。尽管艾乐拼死反抗,还是被昶影野逼了进去。阴森森的气氛让人不寒而栗,艾乐紧紧拉着昶影野,却还说让他不要害怕。昶影野不禁想笑!旁边偶尔伸出的手和突然从天而降的鬼怪都引起了艾乐的尖叫,而每次叫完还要强调不是自己的声音。经过一番恐惧,终于看见了出口,艾乐和昶影野不觉放松警惕,奔向出口。咻地从天飞来一只七孔流血的头。

“啊——”艾乐吓得痛哭流涕。

“你不至于吧!这样程度的就吓成这样?”

艾乐深呼几口气,很不服气地看着他:“谁说我怕了,你胆子很大,是吧,敢跟我上海盗船吗?”

“海盗船?”昶影野的脸忽地刷白,本以为艾乐只是吓唬自己,所以很大无畏地丢了句就“谁怕谁”,没想到还真被艾乐拉上了海盗船。当船开始摇晃,昶影野的指甲都快镶进皮肤。尖叫声此起彼伏,速度越来越快,昶影野感觉自己心快要跳出来,完全不敢睁开眼睛。终于停止摇晃时,昶影野迫不及待地冲下。有种想呕吐的感觉!

他们重新回到游乐场,两个人只能挑选不离地,不带恐怖色彩的游戏,意见很难统一。多数都是艾乐屈服在昶影野的淫威之下。碰碰车,碰碰船,神奇哈哈镜,划船,两个人还是不亦乐乎。在玩碰碰车时,两人惊讶的发现周围的车上都是小孩子。他们两成了孩子门攻击的主要对象,总是被挤到角落,惹得昶影野一阵恼火,大吼一声吓走孩子们后又大笑着去攻击那些孩子,接着轮到孩子们吓得尖叫。

玩激流冲浪时艾乐紧紧抓住昶影野的手,溅起的水花在阳光的照射下幻化成一道彩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