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丫头 你个骗子

我是多余的美人鱼

丫头 你个骗子 slinta 2384 2012-04-06 13:05:47

  艾乐遇到正来寻找她准备恭喜她成功完成录音的美人姐。看到一脸泪水的艾乐,很是诧异。跟上次一样,肯定是感情上又碰到问题。

美人姐把艾乐带到旁边的游泳馆。

“美人姐,怎么办,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嫉妒,没有资格去生气,但是当我知道他的歌是写给另外一个人时,我还是好难过,怎么办?虽然我一开始就知道那不可能是为我写的,可是现在知道了我还是控制不住,我感觉自己难过得要死了,怎么办?”

“哎,可怜的孩子!”美人姐抱住艾乐的头,“感情的事谁都控制不了啊,这也不能怪你。要不然,你去告诉他,好吗?”

“不可以,我不想造成他的困扰,我不想再给他添麻烦了。”

“可是看到你这样难过,我真的???”

“不要紧的”艾乐忽然反过来安慰美人姐,“我不是就要离开了吗,再守护几天就好了。我没关系的!”

“艾乐,你在哪?”

馆外传来别柬泽的声音,越来越近,艾乐不加思索地跳进游泳池,示意美人姐把别柬泽带走,她现在不想被任何人打扰,更不想被任何人看到她的眼泪。

美人姐看到躲藏到水里的艾乐,不禁伤感。但是目前她也无法帮艾乐解除困境,只能把别柬泽骗走。

美人姐锋利的目光在别柬泽身上剜来剜去,只恨不能用眼神教训他。

她由始至终都认为艾乐口中的王子就是别柬泽。早上她就从监制那里得知别柬泽把主打歌的曲子改动了,她明白是为了迁就艾乐,艾乐知道的话肯定大受感动。但是她现在知道别柬泽改曲子的真正目的还是为了帮助米穆,当然倍受打击。艾乐的辛苦都是别柬泽一手造成的,可她又不敢得罪别柬泽。把他带出游泳馆后气急败坏的匆匆离开不再理睬他。

迎面碰到昶影野,像碰到救星一样。

“你看到艾乐吗?她怎么了?”昶影野问道。

“哎,艾乐还能怎么样,她说她知道歌不是为她写的,她说她没有资格嫉妒没有资格生气,但是真的了解歌是为另外一个人写的时候,心里还是难过得要死。天啊,她说她难过得要死啊,你知道她有多心疼吗?我让她去找别柬泽说出心里话,但是她还是说只想守护他,因为她知道他的心里只有米穆,所以不想给他们造成困扰。只想守护到最后一刻,然后变成泡沫消失掉。”美人姐眼眶湿润着,“你说艾乐为什么偏偏喜欢上别柬泽呢?”

昶影野气愤地离开,心里火烧一样。他不明白知道艾乐的痛苦为什么他也会这么难过。

当昶影野赶到游泳馆时,艾乐还沉浸在水里。他也跳进水中,把艾乐拖起来。

“你就这么想死了,你不是说要守护吗,你不是很伟大吗,躲在水里,就看不见你的眼泪,就不会感觉到难过了吗?”

“你???你都知道了?”艾乐以为昶影野已经看透自己的心事。

“是,都知道了,知道你伟大的了不起的爱情。既然爱得那么辛苦,为什么还要爱?让你痛苦得想死的爱情,为什么还要守护?”昶影野叫嚣着,带着心疼。

“可是我已经爱了啊,我只想守护,这都不行吗?”艾乐的眼泪又决堤。

“你只是守护了吗,那你现在的眼泪算什么,为什么又要让别人看到你的辛苦,你想别人内疚吗,想让别人看到你的伟大吗?”

“我的守护就造成了那么大的麻烦吗?”

“是,很麻烦,如果你只想守护他,就一直呆在他的背后,就算辛苦,就算他无视你的存在,就算知道他所有的事情不是为你而做,就算难过得想死也要忍住,不要让任何人看到你的辛苦,如果做不到还不如消失掉。”

“消失掉?”

“是,消失掉,这样你就不用看着他难过,别人也不会看到你的辛苦而困扰,你藏不眼泪的话就消失掉吧,反正你就该消失掉的,不是吗?”

昶影野爬出游泳池,看到艾乐一直站在那没有再钻进水里,怒气熏天的离开。而艾乐,眼泪簌簌而下,心疼得无法呼吸。脑海里只有一个意识,也许是该自己消失的时候了!

艾乐收拾好行李,关于那张乐谱,艾乐填写完最后一句放在抽屉里,没有带走,因为那不是自己的东西。甚至来不及跟美人姐说一声,艾乐连夜赶到机场。登机的一刻,艾乐回望一下这个岛屿,她永远都会记住这里,记住这里的一切,记住那个人。

王子会幸福吧,当美人鱼消失的时候。

早上,美人姐匆匆赶到录音室,把其他人赶出去,质问别柬泽:“你昨天约艾乐去咖啡厅到底说了什么?”

“什么意思?”欧驰宇和别柬泽问道,昶影野也竖起耳朵。

“艾乐不见了,我去房间找过了,行李都带走了。所以你到底对艾乐做了什么,她会那么伤心,会说都不说一句就走了?”

“艾乐走了?怎么可能?”

别柬泽好和欧驰宇赶忙到处去找。

昶影野站在原地,默念着:哼,果然撑不下去,做什么美人鱼啊,走就走吧!

拍摄暂时停止,昶影野经过艾乐的房间,还是想确认一下,进入房间,衣柜敞开着,什么都没有。

“米穆怎么会突然说走就走呢?”

欧驰宇和别柬泽从门外进来,昶影野正好从艾乐的房间走出。

“她的东西确实不见了。”昶影野淡淡的说,一幅无所谓的表情。

“艾乐没有回孤儿院,我打电话给家里打扫的阿姨,她说艾乐刚到家,因为晕机,刚刚吐完在睡觉。”美人姐小心翼翼地问道,“现在该???该怎么办呢?”

因为艾乐的突然出走,美人姐自觉对他们很抱歉,但是现在能解决目前问题的也只有他们,所以还是厚着脸皮跑过来找他们。

三个人沉默的走进自己的房间,没有回应美人姐。

昶影野戴起耳机,不去想艾乐的事情,但是把声音调得再大,艾乐的样子老在眼前晃动。突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于是冲出门,却看到欧驰宇和别柬泽拿着行李正好打开门,三个人面面相觑。

“虽然我不知道艾乐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相信她肯定是迫不得已的。说不定有什么事不敢跟我们说,比如sunny又找她麻烦,我要回去找她。”欧驰宇信誓旦旦的说。

“既然美人姐把责任归咎到我身上,那我就该去承担起这个责任。我决定回去找她。”别柬泽认真地说。

然后大家的目光都看着昶影野,昶影野略显尴尬,无所谓地说:“你们都走了,我留在这里做什么?回去看看那个骗子搞什么鬼也好。”

当他们出大堂时,碰见来找昶影野的sunny。以为是sunny威胁艾乐,欧驰宇的眼神充满敌意。别柬泽完全没有在意这个人的出现,昶影野也一幅心不在焉的样子。只有经纪人李解释说他们的行程忽然改变,而sunny因为还要拍摄海报,暂时不能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