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丫头 你个骗子

缘分的时限(1)

丫头 你个骗子 slinta 1924 2012-04-07 19:40:07

  醒来时,艾乐朦朦胧胧听到昶影野讲电话的声音,语气有些焦急而温顺,听着应该是昶影野很尊重的人的来电。

“恩,好的,我马上就来!”

“你急着有事吗?”艾乐挣个懒腰,发现已经到了家门口。

“恩,刚刚爷爷打电话来,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昶影野的神情有些落寞。

“那你先去吧!”艾乐赶忙解开安全带。刚下车就想起了看日出的事情,叫道:“怎么办,我们没有看日出!”

“你睡得都流口水了,我还叫你起来?”

“那怎么办?”艾乐都快哭了。

“看你的手机视频吧!我先走了。明天再联系你!”

一股轻烟后,昶影野消失在眼前。艾乐掏出手机,打开视频录像,居然有一段是日出的画面,太阳一点点冲破黑云,天空在眼前一点点明亮,这壮观果然不凡。后半段还有昶影野的配音,尽管声音很小,但一字一句都很清晰:看你睡成这样就不叫你了,现在拍下来,就当作我们一起看了日出。还有,昨天没说的话,我也想你!

艾乐兴奋得大叫:“啊——啊——”

“你终于回来了!”

米穆听到艾乐的声音,打开门,手里捧着两束鲜花,一身黑色。

“怎么了?”

“今天是爸爸的忌日!”米穆淡淡地说,“我在等你一起去看他。”

艾乐顿时惭愧不已,居然把这天都给忘记了,真该死!

停好车抱着鲜花走下来时,旁边一辆车正好启动。米穆隐约看见车里的人,追上几步,车已经远去。

“米穆,怎么了?”艾乐问道。、

“没???没事!”米穆一边张望那辆车一边往墓地走。

在艾乐的指引下,很快就到达爸爸的墓碑。墓碑前已经有鲜花。

“难道还有其他人来祭拜爸爸吗?”艾乐说道。

“也???也许吧!”米穆想起刚才那辆车里的人,如果没看错,应该是爷爷。

看着爸爸的照片,两个人的眼睛同时湿润,虽然来过一次,但是爸爸的笑容还是触动艾乐的痛觉。可能是因为有对方在,所以她们都没有哭出声音,不敢太伤心,害怕眼泪一发不可收拾。

“爸爸,对不起,我现在才来看您,您在天堂遇见妈妈了吗?您们一定很幸福吧!我和艾乐也过得很幸福,您不用担心我们!”

“爸爸,外婆也很好,我们会照顾好外婆的!我们一定活得开开心心不让你们失望!”

姐妹俩跟爸爸叨唠了很多开心的事,眼泪渐渐风干。祭拜完爸爸,再往奶奶的墓碑前。

“艾乐,你先去奶奶那吧,我把这里收拾一下就过来!”米穆说道。

她想着,可能米穆跟爸爸有私话,每个人都该尊重别人的隐私或者说别人不希望被第三个人知道耳朵事情。于是便提着给奶奶的水果和花绕到奶奶的墓碑前。

“奶奶,这是您最喜欢的百合花,今天,米穆也来了哦。很开心吧,呵呵!”艾乐一边拔墓碑前的杂草,一边说着,“奶奶,您在天堂遇见爸爸了吗?您现在能明白爸爸和妈妈的感情了吗?我也找到了一个这样的人,您会祝福我吧。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他,我给您听一段他唱的歌吧!”

手机里传来昶影野演出的歌曲,她偶尔附和着。歌声里她一次次回忆起跟昶影野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些争执的,那些丢脸的,那些流泪的,不过现在都变成了甜蜜的回忆。

右眼皮忽然跳动起来,止住了她的思绪。看手机才发现已经放完两首歌,怎么米穆还没来呢。出于担心,艾乐只能回头找米穆。

快靠近爸爸的墓碑时,看到有几个背影站着那。

“米穆,怎么还在那?”艾乐以为是爸爸的朋友,不以为然。

“艾???乐???”米穆从那些人中探出来,表情惊慌而无措。然后,另外几个人一一回过头,先是一位老人,泪流满面。第二个居然是她认识的金导演,诧异而伤心。最后回过头,带着痛苦的表情的人竟然是??????昶影野。

“影???野???你???怎么在这?”

“为什么是你爸爸?”字从昶影野的牙缝里艰难的一个一个蹦出,充满痛苦和不可置信。满眼都是悲伤地泪水,然后转身快步离去。

“怎么了?米穆,发生什么事情了?”艾乐从来没有见过昶影野这么坚决的样子,那种恐惧感袭击着她。

“原来你们就是当年车祸肇事者的女儿!”老人含着泪,哽咽着说,“那么多人,你爸爸为什么不撞其他人啊!”

老人的话令艾乐瞬间呆滞,心底的慌张与恐惧席卷而来。她求救似的看着金导演,金导演难过的点点头说:“我也没想到!”

艾乐仿佛正掉入悬崖,周围寒冷而漆黑,她怎么抓也抓不到可以救命的藤条,就这么一直往下掉,眼看着下面是被黑幕笼罩的万丈深渊,痛苦将自己一点点啃噬干净。她知道昶影野的妈妈和哥哥死于车祸,但是怎么可以有这样的巧合,他妈妈和哥哥就是当年车祸中的遇难者呢?

她茫然中想起“昶影野”这个名字,朝着昶影野的身影追过去。可是昶影野的步伐决绝而迅速,她使出全身力气,也触碰不到他。

“影野——”

眼看着昶影野已经打开车门,艾乐奋力扑上去,抓住他的手臂。昶影野毫不犹豫的甩开艾乐的手,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驾车扬长而去。

艾乐瘫倒在地,像是终于掉入谷底,摔得粉身碎骨,只听到“砰——”的一声。前一秒,幸福还触手可及,为何这一秒,它已经支离破碎。

米穆抱住艾乐的头,也不知道如何安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