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丫头 你个骗子

米穆与sunny的交锋

丫头 你个骗子 slinta 2232 2012-04-07 19:54:44

  米穆轻轻的推开门,走进床边,看着艾乐熟睡的模样,眼角还含着泪,嘴里含糊不清的念叨着: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爸爸,我不怪你,我怎么能怪你呢?影野,对不起??????

“艾乐,你爱得这么深吗?”米穆心疼地摸着艾乐的额头自言自语道。然后走出门,交代美人姐看好艾乐。

“那你呢?”

“去帮她找昶影野!”

从别柬泽那得知昶影野和欧驰宇正在酒吧,一路上风驰电掣般赶过去。在等红灯时,察觉到跟踪的记者,但现在她无心跟他们纠缠。

刚进酒吧,欧驰宇就出来相迎,不停的追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米穆避而不语,直径走到昶影野所在的包厢。

“你先出去,让我单独跟他谈谈!”米穆冷冷道。

“那个???他喝得好像有点多,你尽量还是不要惹他,不然后果可能很严重的!”欧驰宇担心的提醒着。

米穆没有理会欧驰宇,关上门,夺过昶影野手里的酒瓶,大声说道:“你要这样多久,是,没错,是我爸爸的错,但是这跟艾乐有什么关系。那场车祸,也断送了我爸爸妈妈的性命,她也差点丢掉性命。你为什么要把上一代的罪责迁怒到艾乐身上,她有多爱你,你不知道吗?”

“走开!”昶影野低着头,眼神游离,“现在不要来惹我!”

“你在这里这么颓废,艾乐在家里流泪,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如果你因为上一代的错而放弃了和艾乐的感情,至少应该像平常那样生活,做回以前的昶影野。不然,就去找回艾乐。你现在这个样子,算什么?”

“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走开!”

“带艾乐走,按照你们原来的计划,离开这里,出去旅游!”

“什么?”昶影野不可思议地盯着米穆,“你让我这个时候和她去旅游?”

“如果你不带她走,你会后悔的!”

米穆的话在昶影野听来,完全就是无稽之谈。他撇下米穆,摇摇晃晃地走进洗手间。用冷水洗一把脸,镜子里的自己,确实疲惫不堪。

“为什么不能给我点时间来接受?”昶影野默念道。他不是真的要放弃这段感情,但是,他也不可能立刻就能完全接受这个事实。

待昶影野离开包厢后,米穆很失望的坐到沙发上,这一刻,她也没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那么艾乐应该怎么办呢?

“你以为你这样有用吗?影野的决定不是谁都可以动摇的!”

这暗带嘲讽的语气,不用思考都知道是sunny。落井下石的时机,她从来不会缺席。

“sunny,不关你的事情,我现在不想跟你计较,你最好也别惹我!”

“米穆,别说得好像你高高在上一样。不就让给你几个代言,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是你拱手相让还是技不如人,你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别说你赢不了我,连在艾乐面前你都是手下败将,你不惭愧还好意思跑到我面前来叫嚣?”

说完,米穆便拎着包往外走,气急败坏的sunny紧跟不舍,路过酒吧的舞台,抓住米穆的手。

“如果你真那么自信,就上来跟我斗一斗啊!”sunny带着讽刺的微笑,走进舞池,并在音乐和灯光的闪耀下扭动身体。

身后,隐隐的米穆感觉到外面有照相机的闪光灯。那几个记者还真阴魂不散,不给点新闻,今晚估计过不去。

“好,就陪你玩玩!”米穆把包丢给正巧赶来的欧驰宇手里,一头扎进舞池。

两人斗舞的痕迹那么明显,舞池的其他人都识趣的散开,开始欢呼呐喊。这么艳丽的灯光下,也没有人看清楚舞池的两人是当红歌手。欧驰宇看得紧张也一边护着头,怕一不小心被人认出。而昶影野已经不知所踪。

“昶影野已经放弃艾乐,你就不要操心了!”趁着动作停顿的空隙,sunny说道。

“就算他们不在一起,也轮不到你。你认识昶影野这么久,他正眼瞧过你吗?”米穆回应道。

音乐的节奏越来越快,围观的人不停的吹口哨打拍子,甚至有人用手机录下。两人的斗舞也到达白热化阶段,只看谁能撑到最后。

“我从小就学舞,你觉得你这个半路出家的业余水平能赢过我的专业水平吗?”sunny仍面不改色地说。

米穆扫视记者的身影,照相机一直对着她们。如果赢不了,明天的新闻可就很难堪!

“你的自私、傲慢到底从哪里学来的,你妈妈的善良与爱心你为什么一点都没学到,我真为你妈不值!”

当最后几个字从米穆口中蹦出时,sunny一下傻眼,身体也停顿半拍。就在这个空挡,米穆一个306度大旋转,sunny摔倒在地,自己则以胜利者的姿势落幕。酒吧里,欢呼声连绵不绝。

不等sunny反应过来,米穆已经离开舞池,从欧驰宇手里接过包,匆匆离开酒吧。

开车途中,米穆的手机不停的响,好几个sunny的未接来电。实在被吵到不行,才接听。

“你为什么说我妈,你知道我妈的事情吗?你停车,下来跟我说清楚!”

反光镜里,米穆看到sunny正开着车紧追自己。

“sunny,你现在的日子过得很好,就继续过下去,不该知道的事情最好不要知道!”

“米穆,如果你不讲清楚,我一定把你和艾乐的事情告知天下!”

“好啊,你这么想知道,回去问你爸爸!”

挂完电话,米穆看到sunny的车转入另外一条路,想必真的是去找他爸爸。不过紧随自己的还有那些从出门到酒吧再到现在的记者。米穆忍无可忍,把车加速度开到一条小路上,在三岔口停住。那辆记者的车果真在三岔口失去了跟踪的目标而停滞不前。

“你跟了我这么久不累吗?今天收获也不小吧!斗舞的那段还不足够你去交差吗?”米穆敲开车窗,里面果真是田记者。

“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也开门见山的说了。前段时间出现在大众视线里的,不是你,只是你的代替品吧?”田记者不好遮掩地将问题摆在米穆面前,有那么一小会,米穆有点惊吓。

“田记者,看来你胃口不小啊,有些事情调查下去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米穆直视田记者的眼睛,镇定地说。

“但是我想大众肯定对这段扑朔迷离的真假米穆感兴趣,我们记者,不就是为大众提供娱乐的吗?”

“那你有证据的时候再来向我挑战吧,我也挺好奇这篇报道!”米穆似笑非笑地说。

“一定!”

田记者扬长而去,米穆坐在自己的车里思索着,默念道:又多了一件要处理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