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丫头 你个骗子

艾乐的反击计划(2)

丫头 你个骗子 slinta 2098 2012-04-09 08:43:46

  曾经,他是她觉得他可以真心对待的朋友。挂上欧阳国华的名字后,艾乐不想继续面对他,可是想恨又恨不起来。

欧驰宇笨拙的话语显示出他并没有认出艾乐,几经脱口而出的都是艾乐的下落。而艾乐的回答让欧驰宇误以为艾乐受伤太重,不敢出来面对大家。于是,欧驰宇深吸一口气,说道:“我跟你说个事吧,上次在人鱼岛,拍摄时段宏焕故意表现得揩你油,只是想刺激昶影野,并没有其他意思。”

“为什么要刺激影野?”艾乐欲言又止。但是欧驰宇像听到了下半句,如实回答着。

段宏焕小时候生过一场病,休学一年,所以病好之后就转学到昶影野所在的学校。男孩子小时候难免调皮,段宏焕仗着自己年龄大,经常欺负别人。而昶影野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在互相看不顺眼的情况下两人互殴一次,结果打成了朋友。成为学校人人为恐避之不及的小霸王。也许是受昶影野的影响,段宏焕也爱上音乐。小小年纪的两个人竟然还玩起创作,成为学校女生崇拜的对象。高三的时候,段宏焕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拿着昶影野最得意的作品寄给唱片公司,结果接到唱片公司的会见。当时昶影野正好出国,段宏焕联系不上他。所以他一个赴约,而当对方问及作品的创作者时,段宏焕一时私心,说是自己的创作。于是,当昶影野从国外回来,段宏焕已经成为一名创作型歌手。而且看着他唱着自己的歌曲时,认定这是种背叛,自此再也没有理会段宏焕,也没有给过他解释的机会。尽管后来同处娱乐圈,昶影野还是无法原谅他。而渐渐的,他与昶影野的互动就是相互刺激。就算昶影野给予的是鄙视和分恼怒,至少没有将他视为陌生人。所以只要一抓住机会,他就会故意刺激昶影野。

艾乐记得昶影野对段宏焕的态度,但是没想到还有这段故事。昶影野之所以那么冷漠,段宏焕也有一份“功劳”。

“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说这么多吗?”欧驰宇轻松一笑,“我只是想告诉你,因为有过他这种朋友,所以昶影野才会更不相信朋友。虽然我会嫉妒,但是还是希望艾乐能理解昶影野,不管昶影野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们都看得出他对艾乐很好,所以拜托你跟艾乐说,昶影野是真的爱他的,可以吗?”

“他们???已经过去了!”艾乐说话时鼻头有些酸楚。

“怎么可能?”欧驰宇笑笑,“在这个圈子里,像影野这样的优质歌手已经很少见了。虽然看似冷漠,但是当他认定一个人时就会全心全意对待。”

“我们换个话题吧!”今天上他的车的目的不在于昶影野。

“还是sunny又从中捣乱呀!”欧驰宇看到艾乐的表情有些不悦,忙说道,“我再跟你说件事吧,我也才从经济李那知道的。其实影野并没有喜欢过sunny,他们之间只存在一种交易。”

“交易?”

“当年金导演因为资金问题,答应了一位投资人推还是新人的sunny为女主角,但是后来拍摄出现问题,在一场爆破戏中意外受伤。当时昶影野以为金导演也受伤,于是立刻赶到医院,第二天被记者报道成昶影野特意赶到医院看望sunny。那时他已经是红极一时的歌手,出道三年没有任何绯闻,就这样,sunny借着影野突然被大家所关注,真是塞翁失马。于是,sunny也便因此要求昶影野配合她演这场假情侣的戏码,对等的条件是否认外界对这次爆破事故的责任在导演的说法。所以影野就答应了,但这件事情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

关于昶影野和sunny的故事,她一直心存好奇和羡慕,可真相竟是如此。以前那些自己因为sunny而受到的伤害其实根本就是场误会,觉得可笑之余,艾乐忽然好想昶影野,也好同情昶影野。

欧驰宇的手机铃声打乱艾乐的思念,才想起今天的目的。她的耳朵再收集昶影野的信息,她的决心就会被动摇。她完成不了计划,那么米穆的牺牲算什么。

“恩,好,我知道,晚上我一定会准时出席的。”欧驰宇连哄带骗的很快挂掉电话。

“你的通告还真多啊,但是也要注意休息啊!”

“不是通告,是一场生日宴会。就是我们发布会的百货广场的董事长李明浩的73岁大寿。本来我不打算去的,但是我爸非要我去!”

“73岁大寿?”艾乐自言自语道,这样的日子爷爷竟然这么轻易的把她们忽略。

“对哦,他是你爷爷。”欧驰宇好像恍然大悟,“那你跟我一起去吧,你和艾乐不是一直都想好好跟你爷爷聊聊吗,这也许是个机会哦!”

“这样可以吗?”艾乐不好意思地说。

“当然没关系,宴会是明天晚上7点开始,到时候我来接你!”欧驰宇兴奋地说。

“好,那谢谢你啦!”

这场宴会不在计划之内,所以艾乐在下车之后立刻打电话给乔治汇报。乔治很赞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李文健和欧阳国华现在应该已经处于混乱的边缘。只有李文健和欧阳国华越乱,他们才更有机会。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家,家里的铺设一点没变,只是现在的安静让人有些沉重。

“叮叮??????”突然座机铃声响起。艾乐怯怯地拿起听筒。

“有人在吗?米穆还是艾乐?”

“外婆,你还好吗?”艾乐听到外婆的声音情绪有些失控,心里的难过在听到最熟悉的声音时总容易泛滥。

“是艾乐吗?我打了好多次电话和手机都没人听,都担心死我了。”

“我???我是米穆!艾乐现在在国外,等她回来了我再告诉您吧!”艾乐想起米穆保护自己被炸伤的画面,眼泪不断涌动。

“我很好,孩子们也很好。你们在外面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外婆可就你们这两个外孙女,可不要让外婆担心哦!”

“恩,我们会的,外婆你放心吧!”

挂掉电话,艾乐更想米穆,如果米穆真有意外,她要怎么面对,外婆又怎么能承受这样的打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