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丫头 你个骗子

被丢弃的爱情

丫头 你个骗子 slinta 1922 2012-04-11 14:07:24

  在结束完与别叔叔的通话后,手机被艾乐无意地丢到沙发的夹缝里。忙碌了一天才想起伤口,于是走进洗手间开始清理伤口。等半个小时后又坐到沙发上,起初的震动没有引起艾乐的注意,直到震动得她全身酥麻才猛然察觉那是手机。一看,8个未接来电,全部都是昶影野的号码。心不由得一紧,难道被他发现了?

“叮咚——”门铃被人疯狂的按响。为艾乐的安全着想,门前已经被别叔叔安装好针孔摄像机,所以艾乐打开录像就知道是昶影野。

怎么办,怎么办?艾乐急得团团转,一会钻到沙发后一会躲进窗帘后,但是不停作响的门铃点醒她,她在家里门,没有任何躲的必要性。

“米穆,你在家吗?”见没人开门,昶影野开始发话。听到“米穆”两个字,艾乐绷紧的神经放松一些些,至少不是为了质问她是艾乐而来。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开门时,电话又一次响起,仍是昶影野的来电。思索三秒,艾乐按下接听键。

“有什么事吗?”艾乐轻声问道,眼睛看着门外的昶影野。

“你不在家吗?”昶影野在听到艾乐的声音他稍稍平静一点,“艾乐在哪里,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你这么着急跑来就是为了这个问题吗?艾乐默念道,看着昶影野额头的汗水,心里泛起一股温暖。

“艾乐现在到底在哪里?就算出国散心,为什么她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如果她知道你还这么关心她,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那为什么艾乐的手机和鞋子会出现在海岸爆炸事故的现场?”

如平地炸雷般,艾乐哑然失声。她从来没有想过昶影野会质问这个问题,她也没有意识到过这个问题。

“你回答我,为什么艾乐的鞋子会出现在那里?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那???那是她想把关于你的一切都忘记,所以把关于你的东西都丢掉海里,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那,我就不清楚了。”艾乐瞎掰道。

昶影野愣住,表情由激动转变为悲伤,仿佛嘲笑自己般苦笑道:“是???是吗?”

“当然是真的”看着昶影野的难过,艾乐的声音也越来越弱。怎么可能是真的?她又怎么舍得丢掉关于他的一切,她捧在手心都来不及。

“那她丢掉的,不止这两样吧!”

“恩”艾乐几乎发不出声音。透过监视器,她看见他挂掉电话转身离去。突然,她脑海冒出一个念头,难道昶影野正打算去那片海边寻找其他“被丢掉”的东西?

想到这个可能性,艾乐连忙跑回房间拉开梳妆台下方右边的抽屉,里面摆放着关于昶影野的一切。尽管再舍不得,艾乐还是拿起了戒指和相片,然后马不停蹄地赶往那片海边。

等艾乐赶到海边时,昶影野已经躬着背在那一一细寻。未免被他发现,艾乐跑到岩石的背面。看着他的努力,艾乐心疼的同时心头还有一抹散不去的悲伤。

她拿出装着戒指和相片的玻璃瓶,笨拙地沾上海水和沙粒,然后趁昶影野背对着自己时狠狠地抛向他。

“砰——”

“啊——谁砸我?”

耳后传来经济李的声音,艾乐顿感奇怪,这一幕里不应该有他的存在呀!回过头定睛一看,果真是他。他揉着肩膀,但是目光狠狠地盯着一个在乱扔石头的小孩。

“呜呜~~这个大叔好凶!”孩子被经济李吓哭。

经济李不再理会小孩子,刚准备跟昶影野搭话就被昶影野大声喝住:“别动”

在经济李脚步,稳稳地停摆着那个玻璃瓶。昶影野迅速捡起,拉开瓶盖,把戒指倒到手心。第三秒,他头仰望着天,深吸一下,闭上眼睛,紧紧地抓住戒指。

“影野,你怎么了?”

昶影野沉默地扫视一圈海滩,此刻,他那么笃信这些东西都是被艾乐亲手丢弃,眼前甚至浮现着艾乐丢掉这些东西的画面。

“影野,你不要再驾着我的车超速行驶了,我已经罚了很多款,再罚下去我今年的分要被扣完了!”经济李在昶影野耳边碎碎念叨着。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艾乐如释重负。心里默念道:影野,你一定要幸福啊!

“姑娘,原来真的是你啊!”

艾乐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跳,侧脸望去,原来是当日救自己的老奶奶。

“奶奶!”艾乐兴奋地叫道。

“刚才我看到有个人在丢瓶子,原来真的是你呀,你这么快就好了吗?”奶奶眉开眼笑地说,“看到你恢复了就好,不然我和老头子总是担心着。”

老奶奶的关心让她倍感温暖,可惜她的时间不多,无法陪着老奶奶长聊。所以在十分钟后艾乐跟老奶奶道谢离开,并承诺有时间一定来看望他们。

昶影野家

房间被昶影野的架子鼓演奏的声音给盘踞着,经济李就算带着耳机也不堪其扰。终于忍不住跑到乐器房,眼看着昶影野再弹吉他,练习另外的歌曲——《你真的不在了吗》

那首歌还在耳边萦绕/还记得你只会最后的啦啦/我哼着你的调调/你却已经找不到

只怪我自私的往前跑/无意的忽略你疲惫的步调/太自信你还在那/等我再给你拥抱

原来你真的已经离开我/丢弃我们的回忆一个人生活/只剩我一个人的泪水滑落

原来你真的永远离开我/不再相信我们的爱情那么多/用转身来证明都是我的错

但是/你真的不在了吗/其实我还在原地等呢

他的歌唱得经济李的心都被雨水淋过一般,慢慢离开乐器房。有些心事,不用说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