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丫头 你个骗子

骑士幻现

丫头 你个骗子 slinta 2196 2012-04-11 16:56:34

  傍晚时分,艾乐还没有到家就接到别叔叔的电话。乔治有事回美国了,现在由他暂时保护艾乐。他说他匿名告诉警察绑架犯的下落,可是他们临时翻墙逃走。这次打草惊蛇,以后要抓他们可能更难。而且,欧阳国华和李文健肯定也有所防范。

“艾乐,你千万要小心!”

末了,别叔叔再提醒一句。可是,现在艾乐好像已经不再害怕什么。

等到夜深,艾乐包裹得很严实的从厨房的窗户爬出来赶往医院。看米穆,是她每天必修的功课。

依旧是带着氧气罩,脸色苍白无血色。医生说米穆的生命迹象趋于正常,但是就是没有苏醒。

艾乐将发生的事情和取得的进展细细讲述,现在能倾诉的人,也就仅此一个。如先前一样,不管艾乐如何哀求,米穆都没有任何反应。

因为这家医院的院长是别叔叔的老朋友,所以医院已经将米穆的资料列为绝对机密。

走出病房,艾乐把鸭舌帽压得很低。见走廊上没有人才大步流星地迈出去。为避免被人察觉,艾乐没有选择电梯。往下走到3楼,忽然从下面传来刺耳的声音。

“医院的电梯怎么能坏呢,让病人爬楼梯,也太不像话了吧!”

艾乐稍微探头看下去,美人姐在经济李的搀扶下正往上走。

“谁叫你连走路都不会,居然还摔到了头!”

艾乐赶忙从包里拿出口罩带上。犹豫一下,返回的话有被他们发现米穆的可能性,所以艾乐坚持往下走。一步、两步、三步??????越来越和美人姐靠近,就这么擦肩而过后艾乐还没来得及为她没有认出自己而欣喜,就听到美人姐的那两个字。

“艾——乐——”

瞬间,艾乐飞一般往楼下跑,美人姐也在后面一路追赶。

“你的头还有淤青呢,小心点。”经济李焦急地大叫着。

“艾乐,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们?”

跑到2楼,艾乐拐弯跑进走廊,小心翼翼地躲过病人和护士。后面,美人姐仍然穷追不舍。眼看艾乐又跑进楼梯间,美人姐奋力一扑,两人双双倒在地上。

“啊——”一旁的护士惊叫不已。

“欧美人姐,你觉得你的头不够肿是吧?”

美人姐抬头,发现发出这个不可思议的声音的人竟然是昶影野。即刻爬起来,神色慌张地大叫道:“艾乐,那个人是艾乐,她根本没有在国外!”

一旁的艾乐挡住眼睛,推开楼梯间的门,忍着刚刚的那一下撞击导致伤口被撕裂的疼痛,飞一般地逃离。

“真的是艾乐?”

“我肯定!”美人姐非常坚定地说。于是,他们疯狂地朝楼梯间追去。

停车场

别柬泽好不容易才找到停车位,正准备打电话给昶影野问他们的所在位置,竟然发现爸爸的脸在眼前一晃。一时好奇,他慢慢靠近那辆车。从后视镜里,他确信那的的确确是爸爸的脸。但是,此刻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前几天打电话,他还说自己在欧洲旅游。

忽然,那辆车发动,爸爸很迅速的推开左边的车门,三秒钟后上来一个披着长发的女子。那女子一上车就扑到在爸爸的身上,而爸爸也任由女子的“亲昵”,环顾四周没有人后焦急地驾车离去。

爸爸在自己心里的形象一直高大无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相信爸爸会做出背叛妈妈的事情。联想到上次他看到爸爸拉着一个女子上的情景,他不得不怀疑爸爸。

为了弄清楚,别柬泽立刻驾车跟上爸爸的车。

等到昶影野和欧驰宇追出来,他们只看到两辆车在面前呼啸而过。昶影野把整个停车场转一圈,没有发现艾乐的一点踪迹。

酒店里

“你确定不去医院吗?你这个样子再不去医院,伤口都会发炎留疤的!”别叔叔一边心疼的劝说一边找药箱。

“我还撑得住,您放心吧,在李文健和欧阳国华受到应得的惩罚时我绝对不到倒下去的!”

“艾乐,你真的打算继续下去吗,现在你已经全身伤痛,再这样下去我怕???”

“别叔叔,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就此放弃的。”

“好吧,我懂了!”别叔叔叹息一下,把药摆在桌面,“你先把伤口清理好!”

他一直以为米穆很倔强,没想到艾乐也那么执着,难怪是两姐妹。

艾乐提着药箱走进自己睡的房间。刚解开上衣的纽扣,门外就传来别柬泽的声音。

“真的是爸爸,你不是去欧洲旅游吗,为什么要骗我?里面的人是谁?”

“不要——”

艾乐还来不及穿好衣服,门就被推开。然后一只手用力将自己旋转180度,正好与别柬泽面对面。从他诧异的眼神中,艾乐知道,事情又一次出现岔路。

“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跟米穆????”

“事情不是你想象得那样?”

“那你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美人姐说米穆现在很神秘,也经常不回家,难道都是跟你一起吗?”

“这件事情你以后会清楚的,现在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们的争吵令艾乐充满犯罪感,别叔叔不解释的原因她懂。

“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榜样,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米穆,难道你不知道他是我爸爸吗?你真的???!”

别柬泽说完,怒火冲天的离去,艾乐下意识抓住别柬泽的手阻止他离开,不想他们父子有任何误解。可惜别柬泽正在愤怒中,对“米穆”也充满排斥,用力一挥,艾乐被甩开,身体撞到墙上。剧烈的疼痛使得艾乐发出痛苦的叫声,然后抱着肩膀蹲在地上。

“米穆,你怎么了?”别柬泽意识到自己的用力过猛,想去扶她,却被别叔叔喝住。

“不要碰她——”

“为什么?”别柬泽疑惑地问道。

“她???全身都是伤!”

事已至此,别叔叔知道已经无法隐瞒??????

听完所有的故事,别柬泽不禁握紧双手,胸口像被谁狠狠揪住。他愤怒更心痛,却宣泄不出。他无法想象,就在他们去韩国的时候,在米穆和艾乐身上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美人姐说过,要受到多大的伤害,艾乐的眼神才会那么浑浊。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她对仇恨一无所知,现在却被现实逼迫得不得不全副武装。走进艾乐的房间,她已经熟睡。别柬泽看着她连睡觉都疲惫的脸,心疼地握着她的手。

“艾乐,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孤单了!”轻声说完,别柬泽在艾乐额头浅浅一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