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丫头 你个骗子

崩溃的人儿

丫头 你个骗子 slinta 2061 2012-04-10 17:08:45

  艾乐看到自己躲在后座上,蜷缩着身体。爸爸加速度前进,妈妈一直在劝阻爸爸,甚至激动到要抢方向盘。

“爸爸怎么可以这么对你,我一定要问清楚。不管是谁,我都不允许伤害到你。”

“我们就让这一切都过去,好吗?不要去找爸爸了!”

“如果这次我还不反抗,以后我们绝对不会有安静的日子。我的决定早就做出,我一定要知道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他始终你养育了你20年的人,你不可以忘记的。”妈妈激动着,突然间看到躲在后座上的艾乐,“艾乐,你怎么在车上?文俊,停车,快停车。”

“怎么回事?刹车失灵了!”

“什么?啊——”

艾乐被惊吓而起,身边只有别柬泽守护着,他的手紧紧地握着她。原来,昨晚别柬泽看艾乐一直没有回应,担心发生意外,所以爬旁边的窗户进来,结果艾乐真的昏迷在地上。“昨晚到底???”别柬泽很想问明白,但看到艾乐无神的目光,收回了话,“只要你没事就好,如果你不愿意说,就别说了。”

艾乐真的什么都不想说也不想思考。她的心已经千疮百孔,多想一睡不醒。

“那???今天我们休息一天,不去录歌了。”

“不,我想尽快把它做完。”艾乐像用灵魂发出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她想完结掉目前唯一一件还能把她和他们牵扯到一起的事情。

第二天,昶影野身体好转,赶到艾乐家空无人影。从欧驰宇那得知别柬泽带着米穆正在录歌的事情,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到录音室。

看着这首乐曲,艾乐仿佛有了另一种感悟。当旋律响起,心就不断的想起所有跟昶影野的过往。

“天空的雨下得那么努力/思念也绵延不断的侵袭/我站在街头还不想离去/因为还在怀疑/你不是真的远离/我的心还没有重重落地/我怎么遗忘爱过的回忆

谁在路口哭得那么用力/连我的眼泪都无法停止/爱曾那么真切的被握紧/现在只剩哭泣/你却不会再疼惜/才明白你真的已经离开/泪终于歇斯底里流出来

悲伤的人啊/原来这些幸福注定与你无关呢/再久的守候最后也只能得到眼泪呀/你又何必滥情地唱着情歌相信他还会回来??????远去的人啊/请你不要埋怨这段爱过的路吧/因为那会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啊/就算我撕心裂肺就算未来一片苍白??????”

唱到副歌部分,泪水也一起奔腾。录音室门口,昶影野和欧驰宇也站立在那,深陷在艾乐的歌声中。看到艾乐的眼泪时,昶影野的胸口一阵悸动。

“好~~~~”欧驰宇兴奋得大叫,但发现其他三个人的脸色沉重,不由得闭上嘴。

接到别柬泽OK的手势,艾乐擦干眼泪从录音棚出来,然后冷淡地经过欧驰宇和昶影野的身边。

昶影野的身体微微一动,想伸出的手停顿在空中。艾乐冷漠的表情扰乱他的判断,前一分钟还坚定的认为变得摇摆不定。

就这样,艾乐没有一丝停留的从昶影野身边走过。这样平静的语气和淡然的表情,别柬泽更加担心,他心里有两个猜测,一个是艾乐已经看透,真的能视如陌生人般对待昶影野;一个是太爱他,心里太难受才会变成这样。如果是二选一,他宁愿选择后者。

为避免太安静而无法让艾乐掩饰情绪,而情歌更容易让人难过,所以别柬泽特意把电台调到经济频道。关于明天李氏集团即将召开董事会议的新闻钻进艾乐的耳朵,她立刻警觉到,还有另外一件事情需要去做。

“麻烦送我到李明浩那!”

“为什么?”别柬泽担心地问,“现在我们已经够吸引他们的注意了。”

“不是,我有一件必须解开的问题。拜托你,送我去吧!”艾乐恳求道。

抬头看着这座50层高的大厦,阳光透出一点光,晃得艾乐眼睛疼。

“你要一个人上去吗?”别柬泽紧张地问。

“恩”艾乐点点头,直径冲上顶楼的董事长办公室。

对于李家来说,她是不速之客。看到不速之客,李明浩没有太多表情变化,很镇定地支开秘书。而她,也学会冷眼面对他。

“为什么你可以若无其事的把照片摔在我的面前当作指责妈妈的证据?”艾乐从包里抽出那一叠照片,甩在李明浩的办公桌上,“我居然还真的有那么一瞬间的相信,然后还去怀疑妈妈。”

李明浩愣愣地看着那些照片,眼神有些慌乱。

“我们居然还要去替妈妈乞求伤害她的罪人的原谅,你觉得我们还不够可笑,是不是?”艾乐吼道,“那你知道爸爸为什么会出车祸吗?因为他什么都知道了。他很难受才会喝酒,才会开车去找你,才会在刹车被动过手脚的车上丧命。到底是谁害死了爸爸,谁让爸爸死不瞑目,你知道吗?”

“这么多年你没有梦见过爸爸和妈妈吗?口口声声说不能原谅害死爸爸的妈妈的人,这十多年来睡得安稳吗?”艾乐狠狠地双手拍在办公桌上,掀掉桌上的文件,“处心积虑的终于毁掉了我们一家,它让你的生活更丰富多彩,五光十色,绚烂潇洒了吧!可是,我发誓,我一定会让那些人受到他们应有的报应!!!”

宣泄完毕,艾乐大步迈出办公室,里面传来“砰——”的一声,丝毫不能引起她的回头。直到走到大厅,艾乐才看到李明浩被担架抬往救护车。当担架和她擦身而过,她看到李明浩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手也拼命往自己的方向伸,闪烁着泪珠,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她很想感动,可是,现在的她已经不敢再相信。当她知道这一切时,“爷爷”这两个字就已经从她的词典里被删除。亲情尚已如此,何况其他的感情牵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别柬泽冲到大堂把艾乐拉到一边。艾乐疲惫无力地看他一眼,然后听到手机的铃声。竟然是金导演约她见面的短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