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丫头 你个骗子

这一次,我投降

丫头 你个骗子 slinta 2284 2012-04-10 17:10:32

  面对金导演,分分钟都是煎熬。她终于了解到昶影野的心情,不是不能体谅,不是不爱了,只是真的丧失了面对的勇气。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弥补你们,如果可以,让我在事业上帮助你们,我一定让你们走上国际舞台。”金导演掏出一个文件夹,“这是我连夜选好的电影剧本,只要你愿意,你就是女主角。”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弥补你对我们一家的伤害吗?”艾乐面无表情地说,“你以为我赴约是为了这些吗?我来是想告诉你,那首歌是我跟你和影野之间最后的牵绊。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跟你们有任何关系。”

旁边桌的别柬泽一直抿着茶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可惜没有旁白,他猜不出他们的情节。忽然,一个服务生经过别柬泽身边,盘子里的水不小心泼到别柬泽身上。衣服被打湿的他,只能去洗手间擦净。

“艾乐,我真的想为你们做点???”

“那就对影野好点吧,你欠他的也很多。”艾乐拎起包,不做停留。起身,没有看到别柬泽,以为他已经回到车内,艾乐便独自离开。

对昶影野来说,周围的很多事,很多人在某一瞬间突然变得不再熟悉。不管怎么拼凑那些画面,都拼不出一个完成的情节。昶影野的脑袋仿佛要爆炸,内心的恼怒不言而喻。于是,他决定只探究艾乐的身份。而那天和艾乐面对面站在雨中的是金导演,或许金导演会了解实情。经询问金导演的助理,昶影野很快知道爸爸的行踪。匆匆赶到餐厅,直接下达负一层,目标很明确地奔着金导演而去。

“你跟我出来!”昶影野的口吻不容置疑。

车内没有人,艾乐环顾四周,也找不到他的身影。打电话才知道他在洗手间,还需要几分钟。于是艾乐走到餐厅旁的树后,静静地靠在上面,抬头望着天空。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艾乐听到昶影野的声音,巡视一周没有一个人影。不由得苦笑一下!

“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

这个具有穿透力的声音,艾乐确定没有听错。而当声音不断传来时,艾乐确定了方位,在她背后的树丛后面。

从细缝中她看到昶影野和金导演两个人,昶影野背对着自己,金导演则正对着。

“发生了什么很重要吗?”金导演的眼神闪烁不定。

“你是不是跟她说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还是把当年那件事情的责任推到她的身上?”

“我没有,我没有做这样的事情!”

“那为什么她会不肯出现在我面前?那天到底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面对昶影野的咄咄逼人,金导演就接着似乎已经招架不住而要全盘托出。艾乐立刻掏出手机,拨通金导演的电话。

金导演思考三秒中才接电话,显然对他而言那个是陌生号码。

“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告诉影野。”

金导演听出艾乐的声音,张望一下,然后从树丛后晃动的人影中确定艾乐的位置。

“如果你想赎罪,就什么都不要告诉影野,一个字也不要说!”艾乐用不容反对的口吻说道。她已经守候不了他,至少希望他不被卷入这件事情。她更不希望他对她充满愧疚,这样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她尝试过才不要他也经历。

听到艾乐的话,金导演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吞回。他何尝又想告诉昶影野,一旦昶影野知道全部的事情,会下定决心放弃他这个父亲吧。

“我什么都没有告诉她,当时我只是想叫她进去看你,但是被她拒绝了。”金导演叹口气道,“影野,你跟艾乐已经不可能了。虽然你确定你的感情,但是你真的能做到面对她时还像以前一样吗?她面对你呢,她不会充满犯罪感吗?”

“这是???她说的?”昶影野沮丧地问道。然而金导演没有回应,只是叹息着拍拍他的肩膀。而这一举动对于昶影野来说,无疑就是默认。那么这就能解释艾乐为什么避而不见。他第一次那么慌张,感觉触不到那份爱情!

艾乐躲在树后,看到昶影野受伤的表情,她的心也跟着疼痛。两滴眼泪落在小草上,然后顺着小草掉在地上,渗进泥土中。她现在还只能做到,不让第三滴眼泪落下。

“叮叮------”手机的闹声差点引起昶影野的注意,艾乐小心翼翼的躲在树后按下接通键,直到昶影野消失才开始讲话,别柬泽已经在车里等候。

“没事吧?”别柬泽察觉到艾乐表情的异样。

“我只是随便走走,没事的。先送我回家吧!”艾乐微微一笑,“好像等下21点还有一个电台采访,刚刚美人姐发信息提醒我了。”

“艾乐,你这个样子越来越让我担心,我宁愿你把所有的委屈和痛苦都喊出来,哭出来。不要憋在心里,可以吗?”车开动,别柬泽看着闭目养神的艾乐,心里越加心疼。

“我没有憋啊,放心啦,我很好!”

话音一落,别柬泽就把方向盘180度大旋转。艾乐被突如其来的转弯惊醒。

“柬泽,你要带我去哪里?”

“艾乐,不要再勉强自己,去找影野,把你想说的话,把你对他的感情全部都说出来。”

“不要,柬泽哥,我不能再见他,求求你,不要带我去见他!”艾乐紧张起来,可惜别柬泽完全没有理会,继续靠近昶影野家,而且很快艾乐就看到了屋顶。

“柬泽,马上停车,求求你,马上停车!”艾乐眼看着车已经到达昶影野家的门口,狠狠地抓住方向盘,车子失去平衡,眼看要撞到树上,别柬泽立刻急刹车。

“出来,跟我去见他!”

“我们回不去了,我们真的回不去了!”艾乐激动地抓住别柬泽的手说,“是我爸爸制造了那场车祸,但是那些照片里的男人就是金导演,就是影野的父亲。你说,我们还能回得去吗?”

“什么?”别柬泽在艾乐的哽咽着震惊。

“是他亲口承认的,我和影野已经不可能了,真的不可能了!”艾乐含泪望着别柬泽,声音越来越弱,“我和他,真的已经不可能了???”

“对不起,艾乐!”他充满疼惜的抱着艾乐,很气自己不小心又在她心里洒下一把盐。

“我以为他看到我很难受,所以我偷偷地躲在一旁就可以了。可是,现在我看到他也变得难受了,怎么办?”艾乐趴在别柬泽的肩膀上哭泣。过一会,她擦掉眼泪,逞强的换一张明朗的脸,“我们走吧!”

事情又一次出乎别柬泽的意料,他们之间不只被当年的那场车祸切断,原来很早之前已经被那场酒会埋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