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丫头 你个骗子

昶影野的计划(2)

丫头 你个骗子 slinta 2139 2012-04-10 17:33:18

  一连两天,昶影野没有出席任何通告。米穆还在昏迷,歌迷仍在医院外祈祷祝福。艾乐和别柬泽与乔治他们一起仍在研究对付李文健的方法。偶尔,艾乐会分神想昶影野,但别柬泽会适时的把她拉回现状。

傍晚,昶影野一筹莫展之际,意外接到欧驰宇的电话。明天是他十八岁的8周年纪念日,准备邀请一小部分朋友参加他的派对。

“你打算邀请歌迷吗?”昶影野冷淡地说。

“怎么可能,就是想叫一帮同学聚聚,还叫上了一些高中同学。”

“那你打算在你家里办?不过你家也够大,以前也是在你家办的。”

“恩,正好我还在考虑去哪,那就我家吧。”

挂掉电话,昶影野心生一计。即刻约见别柬泽,他的计划一个人完不成,需要别柬泽或者更多人的配合。

海港旁

两辆车停靠在路边,两个男人面向大海,很久才开始说话。

“欧驰宇准备在家举办派对,会有你的名额。”

“果然,你全部都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天的派对你一定要准时出席!”昶影野忽然转身面对别柬泽,“明天之后,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被伤害。”

“你想怎么做呢?”

“带她离开这里吧!”昶影野深吸一口气,“别柬泽,是你我才放心!”

简单的对话,就像两个男人之间的对决。昶影野沉重的离去,别柬泽的欲言又止,都包含着说不尽的情绪,爱情让他们三个人都变得不像自己,都不再那么简单。

回到家,为明天的行动做准备时,昶影野发现经济李还在客厅研究他的菜谱。想起昨晚他的话,嘴角不禁上扬。

“明天驰宇举行派对,你介不介意掌厨,验证一下你的新菜?”

“那是自然!”经济李爽快地答应。

另一边,别柬泽回到酒店。艾乐因为去医院守护米穆,暂时不在。于是,他把昶影野的计划说给他们听,再做分析。

第二天在万千期盼中终于来到。阳光照进房间,一如往常的炽热。昶影野打上领结,穿上白色西装,180度转身,表情凝重地迈出房门,叫上经济李赴约,颇有壮士出征的感觉。

大门口,别柬泽以一身黑色西装站在那。

一路上,昶影野和别柬泽很有默契地保持沉默,对于经济李的提问和自言自语完全没有回应。所以经济李在到达欧驰宇家之前,只能玩微博。

“哇,看来这次sunny的名誉跌到谷底了,好多名人把sunny欺压新人的事情都抖了出来。哎~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李氏大楼

虽然今天的董事会议在外界看来几乎不具有意义,但是大楼外仍围满新闻记者。李文健、欧阳国华还有其他股东一一赶到。犹如明星走红地毯一般,每一位下车都能感受到灼热的闪光灯。

“过了今天我就把我名下的一部分股份转移到你名下,但是如果你还不打算把文件交给我,你知道我的手段的。狗急了就会跳墙,你懂的!”

“当然,你放心!”欧阳国华小声回应道。

会议室的大门缓缓开闭??????

欧驰宇的家

派对在一瓶香槟的开启下正式开始,除了一些昶影野高中时期的同学,还有几个半红不紫的女艺人。

气氛在欧驰宇的搞笑表演中越发高涨,昶影野适时冲经济李使眼色,于是经济李自告奋勇的提出为大家现场表演厨艺。别柬泽和昶影野则同时退出围观欧驰宇表演的人群,拿出准备好的柿子汁,一人走一边,分发给保姆、管家、保安。见他们玩得这么high,他们也忍不住兴奋,没有多想就接下。

数分钟后,经济李的螃蟹完成。一一切小分给大家,赢得一片赞叹。

“喂,我们还没有呢,再来几份!”昶影野说道。

“你不是已经尝过了吗?”欧驰宇反问。

“是不是这么小气啊?”别柬泽插嘴,“快点吧!”

又过去数分钟,经济李把螃蟹切开,按人头,多出几份。昶影野和别柬泽见此,对视一眼,端起盘子没有说话。

“要不,分点给他们吧!”别柬泽指着站在门外和楼上的管家、保姆和保安,“不能这么浪费的!”

保姆受宠若惊,这样的巨星居然亲自把螃蟹送到面前,简直恨不得痛哭流涕以表达内心的激动。保安看着大家吃得那么津津有味,早就想分一口,所以在接到后迫不及待地塞到嘴巴里。他们三个人中属管家最有防备心,接到昶影野递过来的盘子时,一直犹豫不决。最后看着其他吃得喜笑颜开,而且螃蟹就在他面前完成,跟那么多人一起吃,不可能会出问题,所以细嚼慢咽地解决它。

如今需要的就只有等待,如果没计算错,应该十分钟就会有反应。

“现在让昶影野和欧驰宇一起为我们演唱一首当年的老歌吧!”一个人起哄道。

敌不过大家的要求,昶影野只能站到中间,大家的身影挡住了昶影野看管家他们的视线,唱歌时总忍不住分神。欧驰宇却乐在其中。

终于,保姆和管家他们的脸上开始显现扭曲的表情。别柬泽从容地退到一旁拿起一杯红酒倒入嘴里,接着又扒开人群。

“呕~~~”别柬泽一口气喷到昶影野身上,眼神故作迷离状。

“别柬泽,你喝醉了吗?”昶影野痛苦地看着身上的红酒,“你是瞄准的吧!”

“别生气,别生气,柬泽这段时间过得很压抑,所以才会失态的,你也应该理解的呀!”欧驰宇忙不迭地解释。

“算了,我去趟洗手间,你先把他带到一边去休息吧!”

昶影野侧身离开,在拐角后开始去往管家他们的房间。欧阳国华是个有阶级观念的人,所以他们的住处在整栋楼最偏僻的角落。昶影野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小心翼翼地走进去,然后试探性地敲敲洗手间的门。

“是谁啊?”

确定人在厕所里,昶影野拿一根木棍抵住门,再加上一个信号屏蔽器。确保他们无法用手机联系任何人。

三间房,三个洗手间,三个人,昶影野以同样的方式将他们困住。就算他们大叫也于事无补,大厅里已经响起摇滚乐。那是别柬泽借醉酒要释放感情的结果,而且已经玩得兴奋的人们相当乐意陪他疯狂一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