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一百六十九章 狐狸般的郁梅开

三生情缠,歩尘香 花渡安然 2121 2011-06-26 16:36:38

  披着白色狐裘的夏景澜走至郁梅开的房门口,确定身后没有其他人后,轻声敲了敲门,短暂的静默后,门从里面被拉开了。

笑眯眯的郁梅开侧了侧身子,给夏景澜让开了一条路,说:“夫人请进。”

夏景澜回了一个笑,刚想进去,又顿住了:“夫人?什么夫人?”

“楼主夫人啊,反正早晚这位置都是你的,提前上任也没关系。”郁梅开说的理所当然,笑的眯起来的眼眸,像只狡猾的狐狸。

“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说,”夏景澜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抖了抖狐裘上的落雪,走了进去,心想这家伙哪里像儒雅的书生啊,书生的脸皮有这么厚吗?上午还表演了一段现场JQ给她看,现在又这样说。

“啊哈,那好吧,是我说错话了,夫人请坐,”嘴上说着自己错了,后面的话还是没有改正,而且,那笑眯眯的脸上可没有半点认错的觉悟。

夏景澜翻了个白眼,不打算和他再继续这个没营养的话题,瞥见自己面前的杯茶,不由说道:“你有客人?”

说着便大致的扫了眼郁梅开的房间,只见房间布置的很雅致,红木的花雕桌椅,墙上挂了几幅名家的山水画,案几上摆了古朴典雅的青花瓷花瓶,里面斜斜的插·着几枝含苞待放的梅花,青铜香炉里青烟袅袅,一股清淡的药香飘散在空气中,这大概是他自己调制的安神香吧,闻了让人有种浑身舒畅的感觉。

房间就这么大,除了他们两人再没其他人了,当然,这要排除和花厅想通的郁梅开的卧房。

“有,不就是夫人你吗?”郁梅开依旧笑眯眯的,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指着自己面前的和夏景澜面前的茶杯,继续说:“我喜欢和自己对饮品茶。”

夏景澜做了个无语的表情,真是奇怪的趣味,不过眸光却几不可见的闪了闪,她刚坐下的时候,这凳子还微微带着温热呢,显然是有人坐过。

“夫人深夜到访可是有事?”虽是这么问,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摆明了一副肯定的样子。

“是,”他问得直接,夏景澜也不拐弯抹角,顿了顿说道:“你今天上午在安一川的书房里是在替他施针吗?”

郁梅开听后一脸的惊讶,说:“夫人怎会这样认为?我当时只是在和楼主商谈一些事情,楼主身体好得很,不一定叫我去就是给他看病啊。”

这话说得合情合理,只是夏景澜已经知道了实际情况,随即道:“我已经知道了,虽然我医术不精,但浅显的症状还是能诊断出来的。”

“哦,那夫人觉得楼主现在身体状况如何?”郁梅开挑了挑眉,不动声色的瞟了眼卧房的方向。

“外表看似无异,其实体内脏器的损坏已接近极限,离衰竭不远了,是不是?”夏景澜眼神凌厉的看着郁梅开,不容许他逃避。

“呵……怎么会,没有夫人说得那么严重啦!”郁梅开打哈哈的否认,眼睛里却闪过一丝凝重,看来是隐瞒不了了呢,是夫人太细心还是楼主太粗心?

粗心的楼主?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闻啊。

“那就是说有这么回事喽,他的身体虽然没有我说的那么严重,但也已经到了蛊毒最后发作的时候。”夏景澜挑眉看着郁梅开,其实她只知道他的心脉出了问题,至于她刚才说的那些,都是随口说的,她也不知道现在安一川的身体到了什么程度。

“啊……居然被夫人摆了一道,我真是笨啊。”郁梅开语气懊恼表情却不见半分懊恼的说道。

“那他现在到底这么样了?”夏景澜见话说开了,也就直接的问道。

“关于这件事,夫人放心好了,有我在楼主身边,楼主定会平安无事的。”这话说得好像他是安一川的守护神似的,夏景澜郁闷。

“真的?”夏景澜狐疑的看着郁梅开,那表情摆明了不信。

“当然,”郁梅开说的肯定,“时间不早了,夫人早点休息吧,我送夫人回去。”

说着就摆了个请的动作,这是在下逐客令,夏景澜皱了皱眉,郁梅开看似温和,却是精明的像只狐狸,他不想说的事,你套也套不出来,没有莫迟夜和颜无痕的爽快,真是伤脑筋啊。

既然他不想和她细说,夏景澜也只好先回去了,走至门口说:“不劳烦郁堂主相送了。”

“夫人客气了,以后直呼我姓名便可,不过这夜黑风雪大,我还是送送夫人吧。”说着,他便真转身回屋里披了披风,拿了把油纸伞走了出来。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夏景澜也不好拒绝,只能任他“体贴”的将伞称在她的头顶。

离郁梅开的小院有一段路程之后,郁梅开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后,突然将夏景澜拉至一旁的凉亭里。

夏景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做什么?”

郁梅开收起伞放在一边,搓了搓手,说:“啊~外面真是冷啊,”然后又看着夏景澜意有所指的说:“夫人不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四周都是暗卫。”顿了顿,又说道:“说吧,什么事?”

她现在完全肯定,他的房间里还有其他人。

“哈……夫人还真是直接呢,我还想着跟夫人欣赏一下雪景呢。”郁梅开一脸的遗憾与苦恼。

“你确定?耽搁了太久,不怕你房间里的那个人起疑?”夏景澜挑眉看着她,将她拉到这里来说,不就是不想让藏在他房间里的人知道吗?

“夫人还真是聪明呢,那我就直接问了,有失礼的地方还请夫人原谅,”郁梅开忽然收敛起脸上说笑的神情,一本正经的问道:“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楼主的?”

夏景澜顿时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瞪着他,不可思议的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郁梅开笑了笑,说道:“我既是用毒高手,自然医术也低不了,夫人身子现在虽然还不显,但我一眼便能分辨出,所以,这么久夫人都不告诉楼主,是不是因为……这孩子……”

“不是安一川的,”夏景澜闭了闭眼睛,截下了他的话。

————————

谢谢美女们的阅读,也谢谢美女们对本文的投票和支持!!

怎么办,莫莫的支持者要盖过小川了啊,看来小川不够努力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