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一百九十三章 忆——千年痴恋14

三生情缠,歩尘香 花渡安然 2307 2011-07-26 19:22:21

  两人来到未央河边,对冥王的朝拜和祈福已经结束。

人们正纷纷将一盏盏做成了彼岸花形状的河灯放进未央河里,然后虔诚双手合十,默默的为还在人世的亲人祈愿,听说未央河水最终会流入三途河,在三途河与人界交接的地方,如果明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能照在花灯上的话,对于亲人的祈愿与祝福就能实现。

涟池自是不信这些的,流影更是嗤之以鼻,但如此热闹的气氛下,涟池心情又是极好,非得拉着流影买了两盏灯放进了河里才算满意。

此时未央河水在圆月的映照下已是波光粼粼,点点如繁星,加上成千上百的被花·心烛火衬得更加妖艳的彼岸花灯后,多了几分妖娆暧·昧,仿佛一片红色的琉璃世界。

流影并没有像别人那般对着河灯祈祷一番,反而是蹲在河边怔怔的看着渐渐飘远的河灯发呆,轻蹙的眉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涟池本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知到感觉身后有几个鬼祟的身影不停的徘徊查看,忍不住勾了勾唇,人这么多都敢下手么?且还是在冥界,真不知要说他们什么好了。

“在想什么?”他若无其事的凑近流影,一脸明媚的笑意。

“在想我们的未来。”流影瞥他一眼,脸上怏怏的没他的好心情。

涟池却是因为她无意中说出口的“我们”而笑的更欢快销·魂了:“一切自由我来解决便可,我只要影儿快快乐乐就好。”

流影白她一眼外加轻嗤一声,这家伙嘴巴越来越甜了,一想到“嘴巴”两个字,她如美玉的脸颊又是一阵红透,可媲美眉间红艳的九尾凤凰图腾了,不过仔细想想,涟池似乎真的是从未教她失望过。

涟池看清她红透的耳根,心知她定是又想到刚才的事了,她动情时青涩的回应,让他现在都忍不住心荡神驰呢,心里正满腹龌·龊的琢磨着怎么才能哄得她再来一次,就见流影快速的转过脸来,悄悄凑近了他。

这不正中他下怀嘛,他瞬间浑身叫嚣着兴奋起来,哪还有脑子去想一向保守的流影怎会在如此热闹的地方主动和他亲近,当下含着魅·惑的笑意,等待着香吻的来临。

谁知香吻没等来,等来一盆狗血加天雷,只见流影虽凑近了他,脸上却是一片凝重,压低声道:“身后有妖精界的人在不远处。”

涟池当下垮了俊脸,委屈万分的垂头丧气道:“是……”

流影诧异的将他打量了一番,也没弄明白他为何是这副表情,见他一点也不担心,想来是早就察觉了,当下也就放心了。

结束了朝拜后,明月砂便匆匆回了映冥宫换下了厚重的礼服,穿上那多少年来未曾变过款式的白色绣彼岸花的衣衫,轻飘飘的飞身落在了一处人迹寥落的街道上,放出灵识探得涟池与流影的位置后,便匆匆而去,如画的眉目间是从未有过的喜色和激动。

然而待他隔着人群看到那抹令他欢喜忧愁渐渐不能自主的身影,以及因为蹲着的姿势而夹在她脖颈间的一束曼珠沙华时,忍不住煞白了脸色,无论是他们并肩亲密的姿态,还是那束看起来格外鲜红的花,都深深的刺痛了他的眼睛。

以前喜爱至极的花此刻看起来却是如此的难以入目!

片刻之后他又惨然一笑,更像是深深的自嘲,为什么他总是会晚涟池一步?晚他一步遇见她,晚他一步认出长大后的她,如今又是晚他一步向她表达出倾慕的心意,也或者,当初她的父亲将她送去的,为何偏偏是魔界而不是他的冥界呢?

背在身后的手指轻轻用力,然后依旧是一副温润的笑靥,一步步朝着那两个看上去像是靠在一起的身影走去。

翩然而去的身后,是洒了一路被碾碎了的曼珠沙华……

那是他曾怀着一颗炙热欢喜的心专门飞去黄泉路采摘而来的,每一株都经过了仔细的挑选,堪称完美,只是谁能想到最后却是落得这般命运。

堪堪应了那句话:我猜中了故事的开头,却是猜不着这结局.......

明月砂走近了刚要叫他们,却是感觉到一股杀气从四面八方向着两人所在的方向袭去,显然涟池也是感觉到了,瞬间站了起来,挥掌劈开了一把剑,另一手一抖衣袖又挡住了几道飞·插而来的火焰刀。

原本热闹而祥和的画面瞬间被打破,被周围汹涌的杀气和打斗所吓,人们纷纷抱头逃窜,做鸟兽散,四周顿时变得空旷。

这也正和了涟池的心意,省的伤及无辜。

只片刻之间,涟池已经与十几个人战成一片,难分敌我,刀光剑影夹杂着各种火系术法呼啸而至,虽不至于伤到他,一时之间在数量上也难免教他一阵手忙脚乱,眼看着流影要过来帮忙,被他喝止了。

手上不停,心思也快速翻转着,这些人一上来就找他的麻烦,显然是为了缠住他,再看他们身手,不强,却十几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显然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让他一时也只能疲于应付,不免有些心焦。

流影现在修为虽有了进步,但年岁尚轻,稍微有些经验的成年火凤,便能轻易要了她的命,而从此时的情况来看,来人是想将他困于这十几个人的阵中,便于另外的人对流影出手吧。

他一遍遍的说服告诫自己要冷静,终于观察出其中一个负责近身攻击的人一直只用剑做物理攻击,似乎不会术法,他微微眯了眯眼睛,这是他将要开杀戒的前兆,和安一川一样的习惯动作,然后,瞅准了机会,用冰系术法将其他几人冰封住的几秒,幻化出藏于身体中的长剑,几个杀招便将那人解决了,然后是其他几个术法和剑并用的人。

若论剑术和单打独斗,谁能是他的对手?破坏了阵型,其他几个解决起来更是轻易了许多,眼看最后一个就要倒下了,随着一声爆喝,果然一个身影持着烈火幻化成的长剑朝着流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来,级别不知比刚才阵型中的人高了不知几个档次,看来是想一击即中。

流影似在注意着涟池的打斗,其实早已做好了准备,这点小伎俩她还是能看穿的,但即使这样,力量的悬殊下,她飞身而起也只是堪堪躲过一击,待必杀的一招迎面袭来时,即使她展开火系防御术法,依然觉得炙热难当,避是避不过的,热浪袭来,她只觉呼吸都困难了。

不晓得自己会不会就这样交代在这里了,然而脑中闪过的不是恐惧,而是对涟池的担忧,原来不知不觉这些年,感情早已到了如此深的地步。

涟池顿时猩红了双眸,一剑毫不留情的斩下了对手的头颅后,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朝着流影飞去,然,还是晚了一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