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二百三十三章 忆——千年痴恋54

三生情缠,歩尘香 花渡安然 2140 2011-09-19 17:54:27

  在冥界,开始的几日,流影装作沉迷于玩乐,仿佛什么也不知道,就是来玩的,明月砂陪着她整日的出去天南地北的玩,就像涟池一样,这么做为的就是让明月砂对她放松戒心。

第七日的时候,她实在等不了了,七天,对于一场攸关生死的战役来说,是何等重要啊,她一定要偷偷溜出去,然后再进入魔界,打仗她不懂,但是她想,以她的法力,要进入敌人的阵营抓一个人出来还是可以的,据说卓家之子的法力并没有多强,这样最好。

是啊,她的目标就是潜入敌方的阵营,以自己的能力杀掉卓家之子,将这一根源解决,她心里或许还会好受一点。

今天的月亮并不亮,蒙蒙的一个模糊的影子,正是行动的好时机,而对于映冥宫的地形,她早就熟悉的不得了了,为了方便行动,这次她来映冥宫小住,特地选了一处偏僻且靠近宫墙的宫殿,只要出了这座宫殿,往南经过一处小池塘就能到宫墙了。

映冥宫外都有禁制结界,但早先也说过了,是结界都会有弱点,像这种阻拦性的结界,一般都会有一个地方的禁制比较弱,这几天她也都暗自试探过,只要过了小池塘,顺着宫墙往西走一点就是结界的弱处,以她的法力,想要无声无息的打开结界一定是没问题。

现在,她换下了平时素淡的青蓝色衣裙,着了一身黑色劲装,正摸黑来到了结界的弱处,小心谨慎的往四周瞟了瞟,在确定了没动静后,凝法力于指尖,往那一方弱处划去。

果然,结界应指而开,她转身化为一抹流光,在结界的狭小缝隙里飞出了宫墙,本以为这样就能逃出来了。

然,当他看清不远处的树梢上躺着的人影时,不禁吸了口凉气,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蒙蒙的月光下,那人一身白衣肆意躺在树梢上,并没有回头看她,只轻笑一声道:“涟池还真是了解你啊,竟然将你来到这里会做什么都能预料的一清二楚。”

流影依旧蹙眉盯着他,没有说话,原来涟池早就知道她已知晓卓家之子的事,现在将她送来魔界,还让明月砂不分日夜的守着她,是要将她软禁在这里了么?

明月砂终于坐起身,轻笑一声道:“影儿是想回魔界?”

流影点了点头:“明月会帮我吗?”

明月砂依旧坐在树上望着她,既没肯定也没否定,半响,他又说道:“影儿是想回去帮涟池?帮他将卓家之子抓起来?”

流影又是点点头,这次她没有再问什么。

明月砂继续说道:“那影儿有没有想过,涟池其实不需要你的帮助呢?”他这话问的毫不留情,让流影微微一怔,又听他解释道:“影儿难道不了解涟池的能力吗?他怕什么?他唯一怕的就是不能周全的保护你,才将你送到我这里来,影儿为何不能安心的待在这里,让战场上的他也能安心呢?”

流影听后,轻叹一声,她说:“我知道,可是我还是担心他,毕竟是打仗,而且还是我引起的,我好想帮他做些什么。”

“影儿若是拿我当朋友,就听我一句劝,安心等在这里,他会回来接你回去的。”明月砂从树上跳了下来,轻轻拍了拍她消瘦的肩:“其实他走时特地嘱咐过我,即使你知道了那边的事,也不让我过多的跟你说什么,不过,……若是影儿愿意,我会将每天探子打探来的他那边战场上的战况说给你听,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

流影的眼眸里终于升起一丝光彩,她啜喏道:“真的?”

“还能骗你?”明月砂一笑,现在的影儿有些傻气。

流影便急不可待的抓了他的衣袖,让他将现在的形势说给她听,她焦急关切的目光让明月砂不自然的别开了眼,一手悄悄在身后捏的骨节泛白,但仍旧笑的云淡风轻,道:“现在才刚开始,影儿不用担心,南方叛·军的几十万兵士虽然已经一路往北攻下了不少城池,但是涟池已将西方驻·军全部调了回来,还有东方北方也陆续调回来一些,加上王城中原有的守卫,现下已经形势控制住了,叛军被困在了那仅有的几座城池中,目前没什么动作。”

流影随着他的述说心情不断的起起伏伏,又急忙问道:“那他现在情况怎么样?没有受什么伤吧?”

明月砂依旧在笑,可眼角已有藏不住的苦涩开始泛滥,他一手揽着她,轻松的跳上墙头穿过了保护结界,才又道:“影儿,我觉得,这世上唯一能伤的了他的人——就是你。”

知道了他没事,流影这时才宽慰一笑,喃喃道:“我怎么会伤他?我宁愿伤我自己也不会伤他分毫的……”

“呵呵……”明月砂低笑出声:“就是啊,所以,影儿就不要担心了,何况,玩心计的话,涟池也是丝毫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流影点点头,看着他抬头望天的姿势突然鼻尖一酸,颤声道:“明月,我一直想跟你说声谢谢,虽然你给过我的帮助已经不是一句谢谢就能表达的,若是哪一天你有需要我帮助的,我流影就算万死,也定会回报你的,还有就是……对不……”

“影儿,”明月砂忽然大声打断了她,顿了顿又轻笑着道:“这么晚了,快些回去睡吧,照顾……不好你,我……是要挨……骂的。”

本想开个玩笑,偏偏声音颤抖的口齿不清,对不起影儿,别说下去好不好?给我留一些卑微的尊严,也别说破,让我可以继续留在你身边,无论为你做什么我都是自愿的,哪怕是这条命,我不要你回报,也不要你万死,我只要你和他一起快乐就好了,真的……这要这样就好……

不是真的有多伟大,只是,除了这样还能如何?

流影心酸的看着那抹看似淡然的身影渐渐远去,初见他时,他是真的淡然不惹纤尘,温润如玉的外表,爽朗悦耳的笑声,如今有多久不曾听见他真正的开心到开怀而笑了?淡然的身影也只剩个躯壳,里面填满了忧郁悲伤,沉甸甸的,让他再也没有办法置身在尘世之外。

呵……想不到看破世间生死轮回的冥王,竟然是被情所累,而且还是为了一个根本不值得的人。

告诉我,我该拿你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