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宅斗:一等庶女

浮光影里阴谋深(二)

宅斗:一等庶女 色芒 1080 2012-03-29 18:54:40

  李景田喜不自禁,瞧着瑾华的侧脸,淡淡的日头撒下来,将她笼罩在一层薄晕当中,含笑的唇角,弯起的眉眼,说不出的美好动人。

李景田不禁?看呆了,愣在那里久久未曾回过神来。

瑾华凝着手里的花朵,余光却瞥见他眼底的炙热,佯作无睹,只迈开轻快的步子朝向亭子两旁的花丛走去,笑容,瞬间掩饰了去,只余下清冷目光,唇角微扬。

当真是惹人厌,原想着出来透透气,如今李景田如同一块膏药般的黏在身后,还有八小姐有意无意的开口,好生不自在。

于是佯作赏花,刻意停下脚步来,待李景田和八小姐走到了头里,就着人群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百花争艳,人间芳菲,花丛中人影攒动。

瑾华走到一处唤作清风亭的八角亭坐定,目光清淡。

这里,真的好久没来了。

还是曾经的景象,入目却有了分别,青天白日,寂寂花开,又有什么能亘古不变?

瑾华自嘲一笑,是呀,人事变迁本就寻常,就像她,谁会想到,世事轮回,老天竟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让她有了报仇的机会?

她正兀自出神,那边忽听一阵哄闹声,在湖畔响彻开来。

瑾华不是喜闹之人,是以并未像其他人那般的聚过去瞧热闹,仍是坐在亭子里,远远瞧着。

亭子居于高处,视野开阔,虽不能清楚的瞧见每个人的神色,大概还是能看个清楚。

湖畔百花之滨,围了一圈儿人,有男有女,正对着那一簇簇的鲜花斗了开来。

在来的路上,八小姐曾介绍说,这花会就是斗文斗诗会,城里的公子哥,一些不得志的秀才举人,无一不想着露上一手,毕竟这好才华若是不经意被什么人相中,那为以后,也算是铺了条路。

只见一个青衣书生站在人群中央,朗声道:“今日咱们便以这百花为题猜花名,无人能答出便算是胜。”

众人呼应,那书生抬手示意一番,又说:“好,那我先出。”目光在花丛中扫了一圈儿,眉心一挑:“酒晕无端上玉肌。”

却是略略有些露骨,一众人哄堂而笑,那书生不急不恼,也跟着大家伙儿笑了起来,末了,又说:“如何,可有人能猜出谜底?”

众人止了笑,一个年岁稍长的男子站出来,摇头晃脑想了一会儿子,这才说:“这有何难,一品红,是也不是?”

青衣书生拱手一笑,“张兄好才华,下面由你出题。”

后头那男子一笑,也不推辞,略一沉思,道:“寒衣处处催刀尺,猜一花名。”

这下子可难住了众人,一时之间面面相觑,那张书生见状好生得意,高昂着脖颈望着众人。

此时,在人群不起眼的角落一个粗布麻衣的男子缩了缩手,低着头小声说道:“是剪秋罗。”在众人的目光当中,粗布麻衣男子声音更低了,有些小心翼翼:“寒衣处处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出自少陵野老的秋兴八首,寒衣刀尺,是女子捣衣之声响。”

他这一番解释,让原先喧闹的人群霎时安静了下来,原先那张公子得意洋洋的笑容一僵,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