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宅斗:一等庶女

平地惊雷阴谋起(六)

宅斗:一等庶女 色芒 1089 2012-04-15 20:46:39

  这话,倒似是在怪罪瑾华不该歇着,紫鹃沉不住气,一下子就恼了,作势就要上前。

瑾华却只是稍稍皱了皱眉,从身后扯住紫鹃的衣裳。梅香是大太太的人,大太太身边的人何般谨慎,怎会这样没有规矩。而梅香敢如此,定然是受了上头的意,于是不在意的笑笑:“不碍事,我早醒了,梅香姐姐来可是母亲有何吩咐?”

紫鹃心有不甘的站在那里,望着梅香得意的神色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奈何小姐叮嘱过,不能冲动,这才咬牙勉强忍了下来。

听了瑾华的称呼,梅香立马笑了,将盘子送了过去,说:“大太太担心着九小姐被适才的事儿吓着了,特地差人送了果子来,给小姐压压惊。”

语气下,是掩不住的神气。

瑾华听了这话,微微含笑:“母亲总是这样记挂着我,当真让人感怀。”

梅香一笑:“大太太为家操劳,当真是辛苦之至呢!”

瑾华没有接话,只是示意紫鹃接了果子过来,伸手捏了一枚放入口中,斜眼睨了梅香一眼。

屋子里便这样寂静无声,可是梅香仍是静静站着,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瑾华挑了挑眉,心想着梅香送了东西照理说该着离开才是,而如今没有离开,反倒是站在那里,该着是有事,于是对着紫鹃吩咐说:“吃了果子有些口干,去看看有没有备着什么粥,给我端碗来。”

紫鹃稍稍一迟疑,望了瑾华一眼,见她含了安心的笑,这才依言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瑾华与梅香二人。

瑾华指了指炕边的椅子:“坐吧,不必客套。”

梅香依言坐下,一点也没有推辞,双手放在腿上,佯作漫不经心的笑说:“从前小姐一直住在南方,想来一时之间很难适应咱这边的天气,这几日风大,小姐多喝些梨子汤能好上许多。”

瑾华笑:“可不是,这北边的天气就是干燥,也不怎么下雨,从前在南边家里头,整日整日的都是雨。不过好在咱们府里头树多草多,总算能好些。我从前可听人说,这树多的地方儿就能蓄下水来。”

梅香挑了挑眉:“从前只有小姐与姨娘二人住,想来吃了不少苦吧?”

瑾华笑容顿了顿,抬眼望了梅香一眼,方才叹了口气,“可不是,那边的日子跟府里自然是不能比的,好在有姨娘在身边,也不会太过孤单。”

梅香眉眼一亮,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开口:“小姐与姨娘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如今骨肉分离,想来很挂念吧?”

这话说到了瑾华的心坎儿里,言语间,已有些哽咽:“可不是,从前总是有姨娘在身边,如今乍然分开,倒是有些不习惯。”

“那…”梅香小心措辞,“老爷怎么不把姨娘一道接回来?”

瑾华摇了摇头:“这个未听父亲提起,姨娘也没有说,我不清楚。”

梅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瑾华佯作不知,捋了捋耳边的发丝,又说:“虽然姨娘不能回府,但是有母亲,还有那么多人照拂着,悦颜欢喜的很。”说着,低下头羞涩一笑:“梅香姐姐是母亲身边的红人,日后悦颜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还指望姐姐帮衬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