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宅斗:一等庶女

君须怜我我怜卿(六)

宅斗:一等庶女 色芒 1027 2012-05-03 21:18:11

  六小姐抬眼望了大太太一眼,复又垂首:“柳公子虽然没财没势,但是贵在有一颗不屈的心思,不似寻常的男子那般的虚有其表。”

大太太静静听了,那颗花生搓去了皮儿,白的透亮,大太太指尖一动,顺势沿着桌子滚了下去。

大太太缓缓抬眸,目光落在了六小姐的身上,“傻孩子,他如今老实本分是因为他没有能耐,莫说他没有出人头地的一天,便是当真能够,你又能保证他不变了心思么?”说着,眉心渐渐的收拢:“既然这样倒不如找个好人家,你的性子浅不愿意去争,到底有身份维持着,这一世都也无忧。”

这样推心置腹,让六小姐心底升腾起一丝的希冀,六小姐眸底通亮:“柳公子不会的,他不是那样的人,女儿知晓,他与旁人不同。”

大太太蹙眉:“一个卖包子的,能有多么不同,母亲说这么许多,兴许你会觉得是我心狠,想着拆散你们,可是悦心呀,那<西厢记&gt到底是古人胡诌胡来的,哪里会有人愿意将自家的孩子往火坑里推。”

大太太目光如炬,一番道理娓娓道来,不急不缓,六小姐想着再说些旁的,却见大太太的目光凌厉的扫了过来,虽然只有一瞬,却仍让她心惊胆战。

“听我的话,该断的就断了,别让你父亲还有你的姨娘跟着你担心。”最后这话说得语态平淡,说完抚着六小姐耳畔的发丝,不再言语。

六小姐见状,知晓大太太无心再继续此事,只能期期艾艾的伏在大太太的膝上,眼泪簌簌的往下落,心中是翻江倒海的苦,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就这样哽咽在胸口,千回百转。

柳公子,柳公子…那年杨柳树下,我与你初见,从此情根深种,谁想着,竟然只能被这悬殊的身份束缚着,若是一切都是天意,那也终究是你我有缘无分,有缘无分呐!

大太太见了她这模样,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眼眶一红,也跟着难过了起来:“能做的我都做了,如今这府里未出阁的小姐数你年长,你可得给妹妹们做个典范,不能坏了咱们苏家的名声。”

六小姐眼眸通红,勉强点了头,“女儿知道,不会再做错事。”

大太太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最好了,那顺义侯府的霍大公子将来可是要继承顺义侯衣钵的人物,你能嫁过去,只有好,没有坏处。”

六小姐嗓子里堵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或者说她压根儿就不想说,也不知该如何说,大太太给她选的亲事要她点头那是万万不能的,可是如今柳公子在母亲的手中,她只能姑且服软。

擦了一把眼泪,信誓旦旦的发誓:“一切全凭母亲做主,悦心绝无半句怨言。”

大太太抚了抚六小姐的头,含了怜爱的笑:“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说着,转向了李妈妈:“去把人放了。再吩咐下去,今日的事,谁都不许再提,哪个敢说三道四的,小心她的舌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