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们都误解了爱

41、他死在“情人”的车里(一)

我们都误解了爱 玉湖蝶影 1410 2012-09-09 21:45:15

  王维翰和殷猛一脸的茫然,秦琪也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燕子。

文丽脸色一下从疑惑变成盛怒,她“腾”地一下站起来,“她?!她在哪里?!我要去问问她,现在就去!”

高晃把文丽按坐在沙发上,温和的说:“你又何必呢?你这不是自寻烦恼吗,给你说过了与她无关。”

文丽生气的甩开高晃的手,大声的喊道:“我想知道,我有知道的权力,我即使不争风吃醋,也应该明白邢一凡的真实死因,这是对他负责!”眼泪从文丽眼眶中静静的流出,她闭了一会儿眼睛,放低了声调,“也是对我自己负责,我总不能背着这个疑问过完后半生吧,后半生的路还是那么的长。”

文丽父母赶紧从房间走了出来,“什么事情?”

“有些事情我要去问清楚,这么大事情怎么能稀里糊涂的呢!”文丽很坚持。

燕子在两位老人家面前说着什么,文丽的爸爸点点头,叹了口气。

文丽想起自己电话里面存着老徐的电话,马上拨了过去。

“你好!我华文丽,我有个事情想问你?黄晓灡住在哪里的?我现在要见她,马上!”文丽急切的声音夹着哭腔,听起来很揪心。

“她前几天生病住院了,这几天在家休养。哎,你们两迟早是要见面的……我来接你。”这个老徐好像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一切都像准备好了似的。

“不用你接,我自己过来,我有朋友和我一起的。”文丽和老徐对话的时候,大家都屏住了呼吸。

“那好,我们在公司门口等你,你们开过来给我们闪灯和鸣笛,我们在前面带路。”

“我们陪你去!”高晃说。

“这样吧,人去多了也不好,燕子、高晃和我一起去。殷猛和秦琪在家陪叔叔阿姨,有事情我们电话联系。”王维翰主动给大家安排。

出门来才发现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高晃跑过去把他的越野车开到单元门口,王维翰上了副驾驶,燕子拉着文丽的手坐在后排。

到了邢一凡公司门口看见一辆白色尼桑停在那里,高晃闪了闪等,又按了一下喇叭。“嘟嘟……”

“嘟嘟……”白色尼桑也鸣笛、闪灯,缓缓启动了。

白色尼桑把高晃的车带进“镀金花园”,这算是当地的一个比较富裕的人居住的小区。白色尼桑在前面停下了,里面的人走出来向这边走过来;高晃也停了车,大家下车和他们对走过去。

一个50来岁的男人伸手过来握文丽的手,老徐主动说:“华老师,这是我们唐总。”

“华老师,请节哀!送别了一凡我去出了趟差,今天才回来,听老徐说你要到小黄这里,我也赶过来看看你。一凡走了我们都很遗憾,也是公司的一大损失,公司已经基本决定按照工伤来处理。”

“谢谢!”文丽机械的说到,她现在没有心思考虑抚恤金的问题着急的问道:“那个叫黄晓灡的在哪里?”

没有等唐总开口,老徐赶紧把话接过来:“在她父母这里,一凡出事后她也受了不小的刺激,她丈夫与他闹得不可开交,她父母把她接过来了。”老徐边说边在指了指说完看看文丽,又看看高晃,“我们上去吧……”

老徐只敲了一下门,门就打开了,一个70岁左右的老年男人站在门口。“各位请进!”

大家把文丽让坐到一个单人沙发上,燕子和高晃分别坐在沙发两边宽大的扶手上。

文丽不说话,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一个装修的很精致的客厅,从家中的摆设来看,主任应该是酷爱读书的人,墙壁的书架上除了几个根雕就是书了。

开门的那个老人指了指房间,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老伴儿,她就进房间去了。一会儿,黄晓灡跟着她缓缓的走了出来,目光有些散乱和惊慌。

华文丽吃了一惊,差点认不出她来,几个月不见,她憔悴了许多。曾经她那泛着亮光的额头现在暗淡极了,这个人蜡黄瘦弱,面色相当的晦暗。黄晓灡坐在文丽对面的沙发上,她父母一左一右陪在她身边,她木讷的看着自己的脚,默不作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