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们都误解了爱

52、不要揭开过期的秘密

我们都误解了爱 玉湖蝶影 1817 2012-09-21 22:26:38

  文丽再次站在一凡的墓碑前,阳光下的墓碑似乎有些温暖。文丽看看周围的植被,阳光、绿树、寂静的山头,这是一凡喜欢的环境。

“一凡,我来看你了……”文丽含着泪对一凡说。

仰起脸,让阳光洒在脸上,文丽闭着眼睛继续说:“你应该喜欢这里吧,这时候你可以在阳光下,懒懒的散步。”

文丽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墓碑,好像一凡正坐在上面微笑着听她说话一样。

“一凡,我今天算是真正接受了这个现实,你走了,你不在了……。我一直不愿意去想你离开的时候,到底有多么的痛苦还是毫无知觉,因为我想这突然的无奈一定也让你措手不及。我倒是希望你那天喝的确实太醉了,在你走的那个过程,你是没有痛苦的……。有时候,我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我特别的害怕,屋子寂静得让我窒息。我知道是我的心被禁锢了,都说失恋失去的是一种习惯,何况是失去婚姻中的伴侣,我很不习惯没有那你,真的……”文丽哽咽了,只能用双手捂着脸,放声痛哭。

突然有只手搭在文丽的肩上,文丽一惊,抬起头来。

是燕子他们到了,秦琪、高晃和殷猛也来了。

“别哭了,在墓地哭会让死者不安的。”燕子给文丽递了一张纸巾。

高晃看着文丽,脸上是心痛的表情。

他们拿出祭品,摆在一凡的墓碑前。

“你们上午来过?,这些东西可以放在一边吗?”秦琪问到。

文丽这才发现,一凡的墓碑前多了些鲜花,有点吃惊。

“嗯……?这是谁来过了?我们上午没有带花过来。”文丽心里纳闷,脱口而出。

“管他谁呢,邢大哥生前那么多朋友。”听高晃这么一说,大家都没有再说什么了。

大家依次给一凡鞠了躬,还说了些安抚的话。回去的时候,燕子主动要求替文丽开车。一路上,晃开着他的越野车在前面颠簸,文丽、秦琪和开车的燕子在后面车上沉默。

“秦琪,把后座上的牛奶和面包递给文丽。”正在开车的燕子抬了一下头,看着反光镜对后座的秦琪说。

“不用,我还不饿,没有食欲。”坐在副驾驶上的文丽轻轻叹了口气说。

燕子看了文丽一眼,“伤心归伤心,健康还是要的,现在这个家你能倒下吗?”

燕子沉默了几秒钟,表情有点古怪,像是在努力压抑着什么。她咬了咬嘴唇,再回头看了看文丽,文丽闭着眼睛一脸的憔悴。

“文丽,按理说我不应该说一个死人的坏话。”文丽一惊,抬头看着燕子,也许是因为紧张的缘故,燕子脸色有点微微发红。

秦琪坐在后面一点声音也没有,就像她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燕子快速的扫了文丽一眼,看见文丽诧异的表情,“其实在你告诉我邢一凡和黄晓澜的事情前,我就已经看见过他们俩在一起,只是我不愿意告诉你。”燕子看了一眼文丽,只见她脸色越发的苍白,燕子有点于心不忍,“要不是看你这么苦自己,我想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真的。其实你知道,我们很多时候保守秘密,就是不想让最好的朋友受到伤害,因为我们都是善良的。”

“咳……咳……”,文丽突然突然感到很反胃,有什么东西逆流而上,直冲喉咙,赶紧咳嗽两声把它压制了下去。

“燕子,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别说了。我知道你是对我好,我也会努力走出这片阴郁。过去的就过去了,过去的秘密封存起来永远比公开了好,已经快要愈合的伤口用不着再切开清理,因为太疼痛。”文丽说这话的时候,感觉秦琪在后面,一定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眼光充满疑惑和质问。

前面高晃的车闪了一会儿警示灯,缓缓的靠边停下,燕子也减速把车停在高晃车后面。

高晃和殷猛从车里下来,走到燕子车窗旁边。“我们进去吃点东西”,高晃说完盯着文丽的脸,微微的邹了一些眉头“脸色这么苍白,怎么又哭了?”

“好吧,文丽也是饿了一天,刚才买的面包也没有吃。”燕子看着高晃说。

饭桌上,几双筷子都在给文丽夹菜,文丽强迫自己吞下碗中的食物,还有心底涌出的泪。

“燕子,你把殷猛和秦琪送到会所去,他们的车都在那里,我带文丽去办点事情。”饭后,高晃主动安排到。

文丽觉得有点诧异,自己并没有什么需要办理的事情。转念一想,可能是高晃有事要自己帮忙,人前也不便多问。

燕子带着殷猛和秦琪离开了。文丽上车的时候,高晃主动帮她打开车门,让文丽先上车。

“我们去哪里?”文丽问了一声。

“去了你就知道了。”高晃关上车门,转身去开车。

车子驶出城区,上了高速路,高晃打开随车音响,里面传来刀郎高亢而沧桑的歌声:“爱是你我……用心交织的生活……爱是你和我……患难之中不变的承诺……爱是你的手,把我的伤痛父母……爱是我的心,倾听听你的忧伤欢乐……”

刀郎狂飙高音的时候,文丽感到自己的情绪也随之而释放。她凝视着身边的高晃,他专注的再开车,两眼直视着前方。文丽这才发现眼前的高晃,已经不是自己曾经眼中的大男孩,他的脸上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淡定和沉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