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们都误解了爱

65、有的人明明相爱,却还是只能分开,因为……

我们都误解了爱 玉湖蝶影 2996 2012-10-11 21:16:17

  庆祝晚会上尤勇演奏了维瓦尔第的《冬》和勃拉姆斯的d小调独奏曲,大家都沉醉在他优美的琴声中,演奏结束后整个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文丽不仅陶醉在这优美的琴声中,更被着尤勇演奏时的投入和专注打动。文丽知道无论岁月如何蹉跎,这个人的心中永远都是澎湃而狂野的,这也是他执着于艺术道路的原因。如何与他谈起贝儿呢,文丽久久的沉思着……

晚宴结束后,高晃忙着去陪一些生意场上的朋友,让小雯安排他的好朋友们先去茶楼坐坐。文丽有些话想问问尤勇,但是又不好当着燕子她们的面直说。文丽走到尤勇旁边,用手肘碰了碰他:“有点小事情想单独问问你,我们先找个地方坐坐再去茶楼,好吗?”

尤勇笑着说:“能得到美女的邀请已经是荣幸之至,还问什么好不好?那当然是‘好!好的不得了!’”

尤勇总是对生活充满着无限的热情,说起话来就像在做演讲一样,就是文丽这种很能说话的人,在他面前也只能安静的当听众,他的口才也总是像他的演出一样,非常的吸引人。文丽记忆中,只有与张庆黎在一起和演奏唯美音乐的时候,他才会出奇的安静。不过搞艺术的人需要这份热情,也许正是这份热情才吸引了那个非常内敛的张庆黎和那个缺乏父爱的王西贝。当然,也许还有许多为艺术疯狂的人。

文丽发现了个比较僻静的座位,顺手给尤勇指了指。两个人默契的笑了一下,走了过去。

“要给我说些什么?我洗耳恭听!”尤勇风趣的笑着,一脸的不严肃。

“哎……,”文丽先叹了口气,接着笑着看着尤勇说:“我也是想了很久,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讲这些事情,不过我想我们毕竟是好朋友,就是说错了话,你也不会生气的。”文丽说完笑着看着尤勇,满眼的真诚和恳切,还有一些女人的娇柔之美。

“呀呀呀,今天怎么搞得这么客气了,平时不是把我呼来喝去的吗?话又说回来,你说话,我敢生气吗?”尤勇还是一脸的笑容。

“有一个学生对你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张庆黎又给你瞎说了!”文丽的话刚说了一半,尤勇立即表示不满,刚才的笑容一扫而光。

文丽笑着看着尤勇,镇定的说:“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吗?今天怎么糊涂了,这种事情她怎么可能给我说,是那个学生告诉我的。”

“啊?!哪个学生?!”尤勇满脸的吃惊,这吃惊像是故意的,又不是故意的。

“呵呵……”文丽笑出了声音,“是不是暗恋你的学生太多了,你都不知道是谁了?”

“别别别,这话可不能这样说,我一个老男人,谁会暗恋我?!”尤勇今天难得的自我贬低了一次。

“是王西贝,她和我侄女是好朋友,她不知道我们也是好朋友,还以为我不认识你呢!”文丽一字一字的说着,看着尤勇的脸色一点一点的变着。

“她为什么会给你说这些事?她说了些什么?”尤勇有点紧张的问到。

文丽把双手放在桌子上,努力拉近了与尤勇的距离,“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因为我是心理学老师,她找我不是为了八卦,是为了心理求助;第二个问题是:她告诉我一个老师很关心她,她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这个老师,但是知道老师有家、有孩子,她很痛苦,非常痛苦。”

尤勇没有再说什么,独自坐着沉默。

文丽看着沉默的尤勇,平静的说道:“我后来了解到,她父母在她比较小的时候就离异了,比你女儿还小的时候。她随母亲,所以很缺乏父爱,你对她的关心被她误解了。她在记忆中父爱很少,以为来自异性身上的爱都是爱情。这是我的分析,也许不正确,请海涵。”

尤勇挤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讪讪的说道:“我海涵什么,她是个可爱的姑娘,很多事情我也明白,我只是想给她多一点的呵护和照顾。”

“其实这本来是件好事情,老师本来就可以充当父母的角色。但是不同的学生面对老师的关心有不同的心理反应,王西贝误解了你的关心,造成了她今天的痛楚。”文丽相信问题不会是像尤勇说的这么简单,单单看他此时沉重的心情就知道他多少对贝儿是有点感情的。但文丽知道很多话不能讲得太透,太透了大家都没有转身的余地了。

尤勇深吸一口气后,笑着对文丽说:“谢谢你对我的学生这么关心,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今后会关注她的。”

“不,恰恰相反。如果你不希望她痛苦的话,你今后最好在她的面前多关注其他同学,少关注她。终有一天,她会明白你这是真正的对她好。”文丽说话时依然保持着优雅而真诚的微笑,这种微笑在面对这种尴尬的话题时,有特别的效果和作用。

文丽突然不想再说什么,因为她看见尤勇脸上有了她陌生而又熟悉的苍白。就是那种邢一凡在商场见到黄晓灡时曾有过的苍白,其实自己当时的脸也一定很苍白,因为很奇怪的是,文丽此时竟然能感知到尤勇心中涌动的痛……

两个人从餐厅走出来,缓缓的向茶楼走去,文丽手中提着菲儿的一个玩具。

“我帮你拿着吧”尤勇突然伸手去帮文丽拿手中的袋子。

“这个袋子很轻,我拿着就是了。”文丽说完笑了笑,“说实在的,你很有绅士风度,但是这是中国,有时候绅士风度会被人误解,特别是那些不韵世事的女大学生。”

“可绅士风度终究是文明的趋势啊!”尤勇辩解了一句。

“是的,不过如果已经发现有人误解了的话,针对她稍微不那么绅士为好。”文丽笑着说到。

“我明白,我懂了!”尤勇也笑着看着文丽。

“不愧是个文化人,悟性高。放心,我们今天的对话就到我们之间为止,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文丽在上茶楼之前特别补充了一句。

“又没有什么,只不过是学生误解而已。”尤勇自我解释似的说。

文丽微笑着点头说道:“我知道,但是心理咨询师的谈话内容都需要保密,就当你帮我保密吧。”

尤勇意味深长的看了文丽一眼,浅笑了一下,“你是正确的,流言止于智者”。

快放假了,王西贝在返还老家之前与王芳一起来拜访文丽。

“华老师,谢谢你,是你让我有机会了解我爸爸,我现在很爱他,我感觉他也很爱我。”王西贝甜甜的笑容中带着幸福和满足。

文丽由衷的为贝儿高兴,她欣慰的笑着说:“每个爸爸都爱女儿,只是爱的表达在我们的文化中过于含蓄,很多时候,我们羞于在自己最亲的人面前表达自己的爱。”

“我爸爸让我谢谢你,他说你是一个好老师,好母亲。”贝儿说得有点羞怯,我们的问候教育下,孩子能够这么直接的表达自己的感激确实不易。

“这是任何一个老师都会做的事情,”文丽笑着说。文丽想到了尤勇,她想了解一下尤勇是不是真的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对了,贝儿,尤老师现在还和你联系吗?”文丽假装整理茶几上的物品,很随意的问到。

“嗯,他有时候还是很关心我,昨天他还专门找到我,问我去机场的车方不方便?”贝儿回答的时候,很平静,并没有因为得到所爱的人关心的快乐。

文丽心里一沉,心里想到:“哎,看来他还是执着的按照他的处事哲学在对待他身边的人,就像他很喜欢把所有与他比较熟悉的女学生都称作‘丫头’一样。这些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毫不遮掩自己的感情,只会让这些不韵世事的小姑娘心甘情愿的痛苦着。”

文丽看着贝儿眼中浅浅的伤感,微笑着说:“那是他的处事哲学,他对身边的人总是这样的关心,对你和对其他人都是一样的,你明白吗?”

贝儿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尤老师在乎你有没有男朋友吗?”文丽想不想贝儿心中刚点亮的灯又被伤心的冷风吹熄。

“尤老师希望我有男朋友。”

“老狐狸!贪心鬼!”文丽心里想着,但是嘴上却说:“那就说明他对你的关系不是爱情,只是师长对学生的关心而已,只是他比一般的男老师更细腻一些。爱情具有专一性、独占性、排他性,这,你也明白吗?你应该找到属于你的幸福,找到那个世界上独一无二,只属于你自己的爱。”

贝儿这次用力的点点头,微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

王西贝和王芳走后,文丽心里有种隐隐的痛和难过。不是因为其它,只是因为有的人明明相爱,但是还是要分开,因为没有未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