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们都误解了爱

78、做老公“情人”的心理咨询师(一)

我们都误解了爱 玉湖蝶影 1441 2012-10-24 22:07:41

  当王维翰告诉黄晓灡父母“华文丽要给黄晓灡做心理辅导”的时候,两位老人都觉得不妥,他们印象中的华文丽,是一个不好惹的主。

王维翰好言相劝到:“你们两位老人就放心吧,华老师这次是以一个咨询师的角色出现的,或者可以把她比喻成医生,黄晓灡就是她的病人,她的职业道德是特别好的。她能答应这件事情就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她在婚姻与爱情方面也是比较有名气的专家,你们总得给黄晓灡一次机会。”

黄晓灡父亲看着老伴儿说:“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她这样反复折腾下去,我们俩这把老骨头就垮了”

黄晓灡的母亲点点头,转身对王维翰说“如果真能有什么奇迹出现,王主任,你和华老师就是我们的恩人了。不过,晓灡毕竟和华老师的爱人之间曾经有过些问题,这也很难为她。”

王维翰特别不爱听这最后一句,心里想:是华老师以前的爱人!

和两位老人分开的时候,王维翰特别叮嘱到:“不过,这事不能让黄晓灡知道,文丽和她见面的时候会以以前的身份慢慢介入,这样才能自然而然的打开她的内心世界。”

两位老人赶紧点头称是,“那是自然,只要对晓澜有好处,我们会守口如瓶的。”

文丽第一次跟黄晓灡见面是在病房中,黄晓灡看见文丽的时候没有以前的愧疚之色,表情除了麻木还是麻木。文丽坐在床边,看似无心却是有心的问着黄晓灡母亲问题。黄晓灡只是静静的听着,又好像这些事情都和自己无关似的。当文丽感叹到:“自杀的念头我也曾经有过,那是一种对生命无所适从的绝望,血管里面的血液像凝固了,又像是想要破笼而出的野兽,那种想要割破自己动脉让它狂野奔流的渴望是那么的强烈,以至于我竟糊里糊涂的走进了厨房,寻找着那把最快的刀……”

黄晓灡的腿突然激烈的抖动了一下,文丽转头看着她。也许是文丽刚才的描述就是她在自杀时候的感受,也许是文丽略带泪光的眼睛深深打动了她,“华老师”,她突然喊了文丽一声。

文丽立刻抓住她的手,“其实后来,我知道一切并没有那么绝望,我们过不去的只是心中的坎而已。你想想,就是我都不希望你从这个世界上离开,我都能原谅你,你为什么不能原谅自己呢?”

黄晓灡怔怔的看着文丽,大颗的泪滴滴在文丽手上。

文丽帮她擦去泪水,温柔的说:“我知道,自己原谅自己是最难的,但是这却是最应该的!我希望你好好活着,哪一天我要是想不通了,我希望是你来安慰我,为我擦去脸上的泪水。如果你觉得邢一凡曾经对你好,你心曾感激,那你就对我好吧,我是他遗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你照顾我就是在帮他完成心愿。我们都做伟大的女人,心中有爱的女人,好不好?”

文丽说完甜甜的微笑着,她笑得真诚、淡定,而且美极了,美到站在她身旁的王维翰红了眼眶,美到黄晓灡的母亲走到过道上忍不住痛哭。

刚走出医院,王维翰迫不及待的拉着文丽的手,焦急的问道:“你真的曾经想过要自杀?!”

文丽笑着说:“我想什么自杀?你怎么这么快就入戏?我这不是为了和她共情吗?”

“喔,那好,吓我一跳!”王维翰心头松了一口气。

坐在王维翰的车上,文丽叹了口气,“其实,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也是极度抑郁的,只是我拼命的自我调节。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麻木了,似乎完全是失去知觉,好像死亡紧紧的拥抱着我。不过我不是想自杀,而是想怎样才能挣扎着活下去,然后,我就成功了。”

“就是来医院找我看病那段时间?”王维翰吃惊的询问到。

文丽顺口而出:“他走了之后”。说完这话文丽又觉得有点不对劲,盯着王维翰半天不做任何反应。

王维翰也愣了一会儿,“喔,对不起,我不该提从前的事。”

“哎”,文丽叹了口气,“完全不提确实很难,我们尽量不提吧!我们俩的过去都是伤心事,也确实没有提的必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