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们都误解了爱

82、“爱”的秘密(二)

我们都误解了爱 玉湖蝶影 2257 2012-10-29 22:37:41

  文丽带着菲儿从娘家回来已经是元宵节了,王维翰邀请文丽和菲儿去家里吃饭。大家坐在一起边吃饭边讨论春节的喜闻乐见,热闹极了。饭后文丽主动提出收拾碗筷,王维翰赶紧过来帮忙。两个老人为了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爽快的答应了。文丽边洗碗边和王维翰随意的议论着春晚节目,不经意间看见王维翰爸爸正在为他母亲整理围巾,两个老人正准备出门去遛一遛,文丽觉得这一幕很温馨。文丽偏着头往客厅看了看,王伟航和菲儿正蜷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高兴的议论着什么,一种不经意的幸福感在文丽身体中涌动。

在两个人的合作之下,厨房很快就变得整洁起来。王维翰帮文丽解开围裙的时候,温和的看着文丽说:“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黄晓灡吧,她出院已经一段时间了,去巩固一下你的劳动成果。”

文丽抬起头,用怪怪的眼神盯着他,皮笑肉不笑的说:“你心里惦记的人还真不少!”

王维翰往厨房外看了看,走过去关上门后,轻轻把文丽拥在怀中,“这话听起来怎么酸溜溜的呢?别总是傻乎乎的说些没头脑的话,我只是想把问题解决的彻底一点,我可不希望她再次因为自杀进医院,那样你不是又落不到清静?”

文丽明白王维翰的意思,笑着说:“其实,你不告诉我她自杀的消息,我不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了?只是不告诉我的话,你心里一定憋得难受,和你难受比起来,我更愿意你告诉我,那怕是自己难受。”

王维翰凝视了文丽几秒钟,假装皱着眉头说:“哎,我在你面前怎么突然成了透明人了。”然后突然又笑了,“傻瓜,我又怎么舍得让你难受呢,为什么这次我想多努点力,就是为了让我们以后都不再因为这事而难受了。何况,我想你也想去看看她现在的精神状况,我只是申请做你的陪同而已。”

王维翰脸上透着的成熟、理性和那一点点的厚道,让文丽觉得他的请求无可拒绝。文丽点了一下头,有点撒娇的说:“想是想,不过只准我想,你想就不行。”

王维翰笑呵呵的拍了拍文丽的背,“我怕你想累了,帮你想一下,那我们明天去看她,你今晚先联系一下。”

文丽像孩子一样,听话的点点头。王维翰把文丽的脸捧在手心,轻轻的在她脸上吻了一下。

第二天文丽和王维翰依照昨晚的预约时间来到黄晓澜父母的家,黄晓灡的父母热情的接待了他们。这是文丽第三次到这个家,第一次登门时充斥在文丽心中的是伤心和绝望,第二次是愤恨和不满,这一次变成了关怀和责任,文丽真觉得非常滑稽。但是在跨进房门的一瞬间,文丽还是感到心被什么狠狠的揪了一下,十分的疼痛。

黄晓灡情绪已经明显的好转了,虽然仍然不太爱说过话,时不时还要紧锁眉头,但是微笑着招呼文丽和王维翰的时候,已经看不出她和常人有什么异样。文丽问了一些关于睡眠、情绪控制等方面的问题,黄晓灡都认真的作了回答了。

文丽对黄晓澜的康复状况很满意,由于自己心里总有种压抑的、怪怪的感觉,文丽不想在屋里多呆。于是笑着对黄晓澜说:“你现在睡眠质量明显提高是个很好的信号,继续坚持前期的一些治疗,有机会多参加一些集体活动,比如小区活动或去上个兴趣班什么的。多接触一些中老年女性,她们一般都是热心人,心地善良、善解人意,和她们在一起可以得到更多的关照。身边的一些事情不要去多想,特别是那些让你烦心的、暂时又不能改变的事情,你先把它们搁在一边不去理睬,等你自己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再去处理。”

黄晓澜似乎听懂了文丽的话,似乎又有些不明白,看着文丽发愣,眨巴眨巴眼睛像是在思考问题。

文丽想她也许误解了什么,微笑着说:“我说的这些事情主要是指你的家务事,有时候在别人眼中毫不起眼的家务事,却是耗损一个人精气神的罪魁祸首。”

黄晓澜看了看自己的母亲,母女俩的眼神像是在传递着什么信息。文丽看了一眼王维翰,王维翰会意的站起来,“我们今天还有点事情,就不多打扰你们了。”

听王维翰这么一说,黄晓澜父母立刻站起来,她母亲着急的说:“怎么现在就走?我们都预定好了中午的饭了,我们还没有机会好好感谢你们呢!”

文丽坚持说有事,一定得马上走。黄晓澜跟着父母后面把文丽和王维翰送出门口,文丽转身对黄晓澜说:“外面比较冷,你就别出来了,阿姨送送我们就行了。”

黄晓澜迟疑了一下,微笑着点点头,留在房门口。

黄晓澜父母陪文丽和王维翰走到楼下,文丽这才转身叮嘱两位老人到:“黄晓澜总体康复的不错,但是仍然不能麻痹大意,医生开给她的药要坚持服用。另外,多引导她去想一些高兴的事情,有机会让她多出去走走,邀几个合适的亲人或朋友一起去做个长途旅游什么的对她都很有益。总之,就是让她的大脑里面尽可能多装一些积极的、快乐的信息,把她封闭的内心世界彻底的打开。”

和两位老人告别后,王维翰带着文丽驱车离开。车开出去的前几分钟,两个人都沉默着。文丽从反光镜看着渐渐远离的房子,轻轻的叹了口气。

“在屋子里是不是觉得特别的压抑?”王维翰听见文丽的叹息声,问到。

文丽看了王维翰一眼,微笑着说:“不是压抑,是难受。”文丽歪着头想了想又说:“好像又不是难受,是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只想尽快离开,还是算压抑吧。”

王维翰盯了文丽一眼,笑了。“呵呵,你都把我搅晕了。心理专家自己分析一下,你这是什么心态?”

文丽继续若有所思的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态,应该是这里和我最不愉快的记忆有联系吧,尽管我没有主动去想,或者说我主动压抑着一些想法,但是这些不快乐的感觉还是在心里悄悄的盘旋着。”

王维翰腾出右手捏了捏文丽的手,“以后跟她见面尽量不要在就她家里,其实我刚才也有点压抑感,有些记忆对我来说也是压力。”

文丽会意的点点头,“嗯,我们去市场买点菜,今天去我那里,我亲自给你下厨。”

“哈哈,意外的收获,我就说今天的太阳格外的耀眼嘛!”王维翰一脸的喜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