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们都误解了爱

84、“爱”的秘密(四)

我们都误解了爱 玉湖蝶影 2761 2012-10-31 18:10:48

  这次是黄晓澜深深的叹了口气,“你那个开健身房的朋友曾经来找过我,他让我不要和邢一凡在一起。”

文丽心里既是好奇又是沉重,一连发出了好几个问题,“哪个朋友?高晃?那这么说你和邢一凡到底是在一起了的?”

黄晓澜的脸不知道是因为难过还是自责,变得稍微有点扭曲,她点点头。

文丽看着他,心想:“果然,一个平和的女人才是最美丽的,看她现在的样子和刚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文丽思考结束后并没有叹气,只是自己都能听见自己沉重的呼吸声。她用机警的眼神看着黄晓澜,“你点头是肯定第一个问题还是第二个问题?”

黄晓澜迟疑了一下说道:“第一个问题吧,第二个问题很复杂,不是一句话能说的清楚的,但是我今天希望能尽可能的把它说清楚,如果能不伤害你的话。”

“那还是从第二个问题开始说起吧,我想第一个问题一定跟第二个问题有关。”文丽说完用拳头在胸骨的位置揉了揉,她感觉这个位置有些莫名的刺痛。

“老邢本来是个关心人的热心肠,平时大家相处的挺好,我也没有发现他对我有什么特别的。他有时候确实比较绅士,平时大家出去玩他出手也比较大方,我们都很喜欢他。直到有一次我在办公室晕倒,他刚好在身边,就抱住了我,并和几个同事把我送到医院。后来大家偶尔开开玩笑我也没有在意,只是慢慢的感觉他对我比对别人要好一些。”

文丽静静的听着,随着黄晓澜的讲述,眼前否现场邢一凡和她在一起的一幕幕。

黄晓澜突然笑了笑,“其实,现在想来,可能是因为我病了,他才会特别的关心我;也可能是他根本没有特别的关心过我,只是我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你继续吧!”文丽迫切的想知道故事的结局。

“我知道你去找了刘超,你应该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混账东西。和刘超比起来,邢大哥是一个多么善解人意、多么宽厚的人啊,是我自己渐渐的对邢大哥产生了依赖心理,而且我一度还坚持的认为他也是喜欢我的。”

文丽想问一问她什么,“嗯”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开口,在心里,她很感激黄晓灡用了“喜欢”这个词,放过了那蛊惑人心的“爱”字。

“邢大哥知道我对他的心意后明显的躲着我,我向他表白的时候他坚决的拒绝了我,我很受伤。去北京是我专门申请的,公司并不知道我们之间的感情纠葛,就同意了我。在北京我就闹过一次自杀后,起因是刘超,目的是邢一凡。那时候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就是邢大哥,如果他不接受我,我就没有生活下去的必要了,可能是被我感动了,他接受了我。”

文丽真不敢想象自己怎么会这样静静的听着一个女人讲述她和自己丈夫的故事,但是自己竟然就这样静静的听着。文丽心里十分的清楚,只有静静的听着,才能最终知道自己想知道的情节。

“从北京回来,他又说要分开,但是那时候我们已经分不开了。”黄晓灡说这话的时候哽咽了一下,但是没有泪滴。

茶楼暖气的温度刚好掩饰了文丽因为激动而出现的脸红,她实在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已经深爱彼此了?”

黄晓澜知道自己对面这个女人能够安静的听到现在,一定具备超乎寻常的忍耐力。或许是她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早已经知道邢一凡和自己感情的不真实和脆弱,或许邢一凡告诉过她什么。

黄晓灡摇摇头,“我当时以为是,后来才知道不是那样的。我最近也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我知道邢大哥只是在我心灵最黑暗的时候出现的一盏温馨的灯,但是这盏灯根本不属于我,甚至是虚幻的。但是邢大哥的细腻和体贴确实满足了被刘超忽略后的失落感,可以说我一度迷恋上了他。后来我们真正在一起的一段时间,我感觉到他的痛苦,因为我的存在的痛苦。我想他痛苦的原因是因为他并不爱我,而又不忍心残忍的拒接我。后来你来参加我们的活动,我看见邢大哥多么在乎你的一举一动,我才知道像他这样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他对我只是同情,对你是爱情。”

其实黄晓澜把故事说到这里,文丽似乎已经嗅到了邢一凡曾经背叛的味道。正如黄晓澜所说,邢一凡是个厚道的人,他很难做到一心两用。在他对一个女人付出感情的时候,他很难做到保持对另一个女人的温度,这就是为什么他身边的女人能够明确的感受到他的心的位置的原因。

黄晓灡继续说道:“当我以为他也喜欢我的时候,我以为你们夫妻关系不好,希望有机会和他光明正大在一起。后来我知道了你在他心中的位置是不可动摇的,也知道自己更多的是博得了他的怜悯而已,我也努力想离开他,我不容许自己做一个可怜虫。但是你知道爱情就像拔牙一样,是世界上最无法自拔的事情。我总是告诉了他不要再联系我后,很快就主动联系他了,直到你那个朋友来找我。”

“高晃?他找你干什么?”文丽觉得高晃这个时候出场一定有着非凡的意义。

黄晓澜说到现在脸色虽然任然发红,但是明显有些虚弱,“他让我离开邢一凡。”

文丽有些吃惊:“他怎么知道你和邢一凡在一起?”

黄晓澜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把我约出来,告诉我你和邢一凡的感情有多深;分析了我不可能和邢一凡在一起的种种可能;他还说你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女人。”黄晓澜说完抬起头看了看文丽,“现在,我才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他就给你说这些?”文丽知道高晃的个性,他不会总是这么温文尔雅的。

黄晓澜顿了一下,脸色有些苍白的说:“他还要我像当初处心积虑的靠近邢一凡那样处心积虑的离开他。”

文丽闭上眼睛,有泪水从眼角渗出,这泪水包含着对邢一凡的爱与怨,包含着对高晃友谊情深的感觉与知遇之恩的感激。

黄晓澜来不及关注文丽的泪痕,继续说:“后来我们都说好不再往来了,那时候我们还在商场遇见过,就是你曾经提过的那次。”

文丽心中突然十分沉重,心痛的感觉越发的明显:“可是你们还是没有分开,是吗?”

“不,我们确实分开了。只是为了不让大家太在意我们的关系变化,在同事面前我们还是保持着一般的交往。”

文丽闭上眼睛,仔细的回忆着:那年文丽随高晃他们去雪山、春节前回邢一凡老家前夜、一家三口在海南旅游时……

泪水顺着文丽脸庞滑落,一颗一颗的滴下来,落在胸前的湛蓝色丝巾上。

奇怪的是,刚才听故事时候的愤恨竟然随着泪水也一并滑落了,文丽突然不想夜无力再去追究那份本来已经不存在的苦恼。她掏出一张纸擦了擦眼睛,看着黄晓澜说:“其实,我知道,像你们这样的同事关系,有单有了那层关系是很难完全断开的,只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否则你们一样会死灰复燃,除非有人离开。邢一凡现在算是彻底的离开了,我再去追究你们的关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不过,我想知道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大概有多长?我想知道他究竟为你喝了多少酒?”

黄晓灡犹豫了一下,小说说道:“我们真正在一起也就不超过四五个月吧。”

“四五个月?不可能!”黄晓澜的回答让文丽有些吃惊,算算邢一凡和自己关系出现问题应该是在去世前三四年的时间里。难到他身边除了黄晓澜外,还有什么让他分神的女人?

黄晓澜面对文丽的怀疑脱口而出:“真的,从我在办公室晕倒到邢大哥去世,也不超过一年时间。”

“可是他这么肆无忌惮的喝醉已经好几年了?难得是……”文丽想说出唐君依的名字,但是还是把话咽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