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们都误解了爱

90、两个男人背后的同一个女人(五)

我们都误解了爱 玉湖蝶影 1900 2012-11-06 22:14:49

  文丽的这番话说得她自己心情极度的沉重,这份沉重也分毫不差的转移到王维翰身上。他叹了口气,靠在沙发上,眼神有些凄厉。“哎,这就是我们不一样的地方。当你知道我是唐君依的丈夫,你就要坚决的离开我,不管我们在一起是不是真正的合适;而我了解了这一切之后,我反复想了好几天,我一直想的是要如何好好的爱你,珍惜你!”

文丽听出王维翰话中的责怪之意,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似乎有点生气。“对不起,我没有你那么伟大,我是一个自私的女人,特别是在感情方面。”

王维翰凝视着华文丽,心中充满怜惜、无奈和失望。“爱情本身就是自私的,但是有些客观事实是我们无法改变的。我也希望我们现在就是爱情路上的初次相遇,但是事实是我们都已经结过婚,而且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即使我们曾经爱过,也不能就说谁是谁的影子。过去经历的事情,谁也无法抹杀它的存在,但是不能让它成为我们未来生活的绊脚石。”王维翰说到这里,起身走到文丽这边,坐在文丽身旁,拉着文丽是手,“文丽,你不是说忘记过去,坚持一路走下去,就能看见那片属于自己的风景吗?在我的心里,你就是华文丽,她就是唐君依,我不会把你当做她的影子,我能分清过去和现在。如果你那么在乎这个影子的话,那我是不是也是你心中邢一凡的影子呢?”

文丽被王维翰入情入理的话深深的打动,她觉得自己确实有些无厘头,但是却也很难改变那个固执的念头。毕竟这要去承受和抗击的,不是一时的心境,而是一辈子那么长的甘与不甘心,文丽太想给自己一次选择的机会了!

就像一个不想被说服的人是永远也不会被说服一样,文丽心中那份想要脱离唐君依影子的渴望是那么的强烈,以至于她无法被王维翰此时的真诚打动。文丽知道,不对王维翰残忍就会对自己残忍,只是她希望能最低限度的减少对王维翰的伤害。文丽用尽可能清晰和平和的声音说到:“也许,你说的都是对的,但是我不想用一辈子去证明这个‘也许’。人生的刺激性就在于它只有一次,每一天都是现场直播,我想走的更加的稳健一些。”

王维翰皱起了眉头,眼神变得苍凉起来。“文丽,我们年龄都不小了,考虑问题不要太感性。至少从孩子的角度来讲,我们在一起就是对他们好,我们都有做父母的经验,文化层级和家庭观念也和相似,你能不能从这方面考虑。”

文丽思维开始发散了:喔,原来是为了他儿子!那我不真正成了唐君依的替代品了?!她活着的时候占据了邢一凡的心;她死了,也彻底的带走了邢一凡,现在自己还去给她养育孩子,自己真的那么贱吗?想到这里,华文丽真的有点生气了:“能帮你照顾儿子的女人很多,我不一定就是那个最合格的一个。王维翰,真的很对不起,我们必须分开。因为看见你我就会想起他们,想起人生的很多遗憾和不值得,如果我们之间真的有一份感情,就要理解这份不容易。我们都是彼此之间伤心的刺激源,何必要在对方眼前晃来晃去。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婚姻是宁缺毋滥!”

文丽说完站起身来,“我去厨房做饭,请你在这里用晚餐吧。”

王维翰愣愣的看着华文丽,他还不知道这个他眼中热心、善良的女人拒接自己的时候,会如此的坚决。王维翰站起身来,“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晚饭就不用了,我妈在家已经做好了。”

文丽正在往厨房走,听王维翰这么一说,文丽站在原地,并没有推头。只是紧紧闭上双眼,静心感受心脏的紧缩。

王维翰走出房门前,看着依然站在原地的文丽说:“唐君依走后留下了一笔款项,我一直以为是她存的私房钱。黄晓澜告诉说唐君依生病期间,老邢给她拿了不少钱,你要是知道是具体数目就告诉我,我把老邢的那一部分还给你。唐君依现在是用不上了,那钱的主人应该是你。”

文丽没有回头,背对着王维翰说:“我希望这是我们这一辈子最后一次提钱的问题,那是唐君依和邢一凡之间的事情,与我们之间都无关。我也不知道他给她拿过多少钱,以后都别提这件事情了,因为我不想听。”

“那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只能尊重你的选择。我想在乎一个人就是要尊重她的意愿,在乎她的感受。祝你以后一切都好,有事情的时候还是记得通知我一声。”

文丽听见王维翰开门的声音,转过身来,她看见王维翰卡白的脸上似乎渗透着水汽。王维翰关门时候和华文丽对望了一眼,文丽的心顿时硬生生的疼痛,站在那里,拔不开腿,张不开嘴。

门被重重的关上,文丽听见王维翰跑下楼时发出的沉重的脚步声。文丽终于挪动了步子,走到窗前往下看。王维翰从楼梯间走了出来,手里握着车钥匙,他直接走到车前,开了门坐进车里,并没有像电影里面的男主角那样回过头来在文丽窗下张望。文丽一直在窗帘后面看着他的车,很奇怪的是他的车停在那里并没有发动。几分钟后王维翰的车才缓缓的启动了,看着他的车离开,文丽的心也一点点的往下沉。当他的车驶出小区的时候,文丽悄悄的说了声:“对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