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们都误解了爱

他是生命中的爱人还是朋友(二)

我们都误解了爱 玉湖蝶影 1424 2012-11-17 23:08:36

  新学期开学第一天,秦琪是挺着大肚子来参加会议的。看到文丽和燕子,三个人格外的高兴。会后一起去外面小聚,秦琪告诉文丽王维翰当时根本不知道梁婕是殷猛的妻子。

“怎么会呢?他们不是一个医院的吗?”文丽觉得不太可能,“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专程去问他的”,秦琪笑了笑,“这次我八卦了一回,我上个星期做完检查遇见他,专门问了他这事。他说他们也是经人介绍的,碰到我们的那天是第二次见面。他也是那天知道梁婕是殷猛的妻子,因为梁婕说认识你,王维翰觉得奇怪,梁婕就讲了你们在医院相遇的故事。”

“喔,那他们仍然在继续?”文丽不知道自己对这个话题为什么这么感兴趣。

“听王大哥说他开始也很犹豫,想到和殷猛以后不好相处准备分手。但是梁婕却很坚持,还经常跑到家里去帮忙,比较讨老人欢心。王维翰说梁婕和你完全是两类人,她是典型的家庭型女人,只是很多事情抓得太紧;而你很现代,就是对爱情要求过于完美,也总是轻易放弃。”秦琪像倒珠子般,把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文丽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是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笑笑说:“人无所谓好坏,适合自己的就是好的,也许他们就很适合。”

很巧的是,晚上殷猛打电话过来,要请文丽去喝咖啡。文丽知道殷猛子在试探自己,也正在慢慢的靠近自己。说实话,文丽对殷猛有一份信任和好感,但是却没有和王维翰那种心气相通的感觉。文丽在殷猛面前始终能做到客气、礼貌,收放自如,而在王维翰面前有一份亲密,还有一份莫名其妙的任性。

这次咖啡厅见面,算是文丽和殷猛的第一次单独约会。两个爱说话的人相见,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文丽觉得气氛有点诡异。良久,殷猛终于开口了。“你知道王维翰现在和梁婕在交往是事情吧?”

文丽点点头。看见殷猛不说话,文丽陪着小心的问:“你的看法?”

殷猛笑了笑,“说实话,我一直以为老王你们俩在交往,当听我朋友说梁婕与他在交往的时候,我吃惊不小。我向高晃打听才知道你和王维翰分了,因为很离奇的故事。”

文丽微笑着看着殷猛,“那你打算祝福他们还是诅咒他们?”

“诅咒?怎么会呢?”殷猛瞪大眼睛,“说实话,老王这个人不错,梁婕和他交往我更放心些。”

文丽笑笑说:“难得你是这么深情厚谊的男人,还能关心前妻的幸福。”

殷猛不自然的笑了笑,“毕竟这么多年的夫妻,何况她交往的男人就是多多未来的继父,我还是得关心点。”

两个人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还是殷猛先开口,“你现在还是一个人?”

文丽抬起头凝视着殷猛,并没有一丝紧张或羞涩,就像看着燕子或秦琪一样,感到很安全、很宁静。“一个人。人生的感情之路就像一场接力赛,可以允许几个人跑完整个赛程,但是在同一个比赛段只能有一个人跑,我希望再次遇见的是最后一棒的选手,他一旦接过接力棒,就要努力的跑到终点!”

殷猛听后笑了笑说,“是啊,不放弃过去的包袱,以后的生活也就无法真正开始。不过,不知道我作为最后一棒选手是不是合格。”

华文丽抬头头看着殷猛,微笑着。她飘逸的黑色长发搭在肩上白色的丝巾上,她还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健康。文丽微笑着说:“我不知道,这个秘密的钥匙在时间老人手里。”

“那我们就努力找到这把钥匙”,殷猛说完伸手拉握住文丽握住咖啡杯的手。

那一瞬间,文丽并没有找到触电般的感觉。文丽把慢慢的把手缩了回去,“我们需要慢慢的等待,钥匙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

殷猛点点头,“我明白,很多事情还得有耐心,因为我们都希望未来那个人一直陪我们到老。”

文丽点点头,心中感概殷猛理解,也感概这份相知相惜。鼻头一酸,泪水涌上眼眶,殷猛给文丽递了一张纸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