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清宫唱晚(完)

【第一卷】 昨夜星辰昨夜风 第八章 旧识

清宫唱晚(完) 洛水流殇 1264 2008-07-20 11:27:54

  已经拖着她匆匆走了好些步子的我正在暗自祈祷,终于逃出来了。

“等等……”身后十四阿哥的声音骤然响起,犹如晴天霹雳一样重重地砸得我头晕眼花,差点摔了过去。

*

我心里琢磨着这位爷难不成小气到要报复我刚才泼水之仇。我满面愁容,极不情愿地转了过去。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他又不能把我吃了。

“你叫嫣然?”他走到我面前,看我直视着他,微怔了下。

“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个,只得老实地回答。

“你是他塔喇拉家的?”

“……是。”我犹豫地说。

“怪不得……你阿玛是户部员外郎霍敬。”他竟是微笑着脱口而出。

“啊……你,哦不,十四爷您怎么会?”我现在大脑是一片混乱,难道他认识原来的嫣然?不过看他开始不能确定的表情,想想他们应该不熟,可是为什么他会如此兴奋?我心里顿时堆满了疑问,急等他的回答。

“看来你是不认识我了。也对,当时都太小。”他用他的眸子紧紧地锁着我,让我无法移开视线。我不禁感叹这孩子这么小竟然已经拥有如此霸气,不过想想未来的他,我就完全理解了。

“不过……”他拖长了音,探过脑袋微笑着,却十分认真地对我说:“以后会让你有的是时间认识我。”身边的小太监已经急得满头是汗,十四阿哥也不理他,笑着离开了。

知道若然微微地拉了我,我才意识到自己在发愣。现在大脑已经一片空白,这家伙在说什么。一路上我都在走神,若然也是一句话也没有说,我们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不知道是怎么分手的。我已经是完全混乱了,十四阿哥那句:“以后会让你有的是时间认识我。”是什么意思?还有他离去时掩饰不住的开心怎么解释?回屋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用锦被捂住脑袋,不去想今天发生的事情。起身临帖让自己冷静,过了会安定下来,待心中舒畅了些,便倒床睡觉。没想到竟是一夜无梦,睡得出奇的香。

*

待丫头侍候着梳妆完毕便去找若然,丫头在门前唤了好多声,都没有动静。和若然现在越发亲密,互相就免去了许多虚礼,顾忌也自然少了许多。我索性推门进去。若然背对着我,似乎正在专注地做什么。我轻轻地挪到她身边,原来她在绣荷包,太过于专注以至于连我站在她身边都没有发觉。她面色带微笑,美眸低垂,手上的丝线在银针的牵引下在缎面上来回穿梭,一朵精致的荷花已经成型。有一瞬间,我忽然觉得那丝线包含着一种沉沉的情感,可是想想若然似乎并没有什么心上人,看来是错觉。

“若然。”我轻唤她,她猛然惊起,慌忙向把手中的荷包藏向身后。“别收了,我都看你绣了好一会儿了。丫头通传都听不到。”她略带歉意地笑了下:“没事便找个这个来消遣时间。”“消遣时间的活计倒是让你着了魔,莫非是绣给……”“才不是呢!姐姐取笑人家了……”没想到我的玩笑话竟然起了这么大的效果。她的小脸急得红扑扑的,让我觉得她着实可爱。“我还没说是绣给谁呢,你怎么就着急了呢。难道真的被我说中了?”我挑了挑眉,继续调侃着她。“好姐姐,你就别取笑人家了。”看她的窘样,我咯咯直笑。

和她闹了会,她便正色道:“姐姐,后天就要面圣了。”被她一说,自己也是一愣。不知道该回答她什么,我想自己这些天的表现已经让她或多或少地了解我并不乐意被选上。她径自说下去:“姐姐,你说我会被选上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