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清宫唱晚(完)

【第一卷】番外 第五十一章 最后的泪滴

清宫唱晚(完) 洛水流殇 2234 2008-07-24 20:03:00

  胤祥

眼泪

从来都只为

值得为他流的人

而流…………

*

他漫无目的地走在没有尽头的宫道上……

风吹乱了嬷嬷早上为他编的头发,可是他不想去管它们……

他只是一遍遍问着根本不会有答案的问题……

为什么从三岁起,他就再也没有见过会在他耳边为他轻唱童谣的额娘……

为什么只因为在生辰宴上向一直疼爱他的皇阿玛请求见额娘一面,老嬷嬷就受到了责罚……

为什么每当他坐进尚书房,那些他称为“兄弟”的人就会用那种鄙夷的眼神看他……

为什么在那个被他称为“家”的地方,他从来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为什么命运这样对他……

是他做错了什么吗?

……

他像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在那个硕大却无比冰冷的皇宫中,毫无目的地前进着生活着……

拖着沉重的脚步,他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

双眼逐渐没有了焦距……

直到什么东西扯住了他的靴子……

他缓缓地低下头,原来是一只白色的小狗……

他面无表情地用手轻轻地掸开了挂在他靴子上的小毛团……继续前进着……

那个小不点似乎并未因此罢休,再次扯住了他的下摆……

他仍然面无表情地用手轻轻地掸开了它……继续前进着……

……

不知又经过了多少次,最终小毛团成功了……

他继续前行着……

只是这次他不再是一个人……

*

站在远处的胤禛默默地注视着发生的一切……

或许那个叫胤祥的弟弟并不像平时看上去那样吧……

*

敬胜斋

他把小狗从身上拽了下来,放在面前仔细地盯着它:圆圆的黑眼睛,粉粉的小鼻子,茸茸的白毛……

小家伙兴奋地盯着他,还使劲地摇着尾巴……

最终小不点儿用它湿漉漉的舌头舔了一下他的鼻子,结束了他们的对视……

他用袖子擦着自己潮湿的鼻子……

忽然发现自己竟然笑了……

有多久没笑了……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会笑的……

他抱起小毛团,很轻的小家伙……

他轻轻地对它说:“以后就叫丸子吧……”

小家伙在他怀里使劲地摇晃着身体,“汪汪”地叫了两声……

*

日子过得很快……

在丸子的陪伴下,他仿佛找到了一些丢失了很久东西……

他停下了步子,面前站的是那个人……在德妃娘娘那里见过几次……每次都觉得那个人很难接近……

那个人也是从小就和母亲分开的吧……只不过那个人比他幸运……至少现在还可以经常和生母见面……

只是总让人觉得多年的分离已经阻隔了那份母子之情……

“四哥。”他向那个人行了礼。

那个人微微颔首,从他身边走过……

他回头看向那个人的背影……在夕阳光芒下,那个人似乎周身散发着悲凉……

是因为从小养育他的佟佳贵妃去世了吧……

他叹了口气……或许那个人也和他一样……

寂寞……

*

寂寞……跟孤独是不一样的,孤独只是表示身边没人别人;

而寂寞却是一种心理状态。

换句话说,被亲近的人所包围时,或许并不孤单。

但,未必不寂寞。

*

尚书房

他一个人走出了尚书房,和他一同习读的兄弟们从来都不会和他一路。

……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在这里唯一的目的就是拼命地汲取养分……

只希望有一天可以得到他父皇的赏赐……而那赏赐就是能见他的额娘一面……

他低着头向前走着,却忽然撞到了什么……

“不长眼的东西!”……

他茫然地抬起了头,面前站着一群人……是那些被他称为“哥哥”的人……

膝盖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他“哄”地跪了下去……

没有任何的反抗……

……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听着那群人在他面前笑着侮辱他……

他只是静静地跪在那里……静静地听着……静静地忍受着……

快点结束吧……

忽然一个巨大的声音响了起来……

“贱妇所生的野种!”

他被震得头脑一片空白……

侮辱他还不够,为什么还要侮辱他的额娘!

他猛得站了起来,怒视着那些人。

“小杂种!终于有反应了!还以为他是块木头呢!”又一个声音……

“你刚才说什么?”他冷冷地说道……

“我说你是贱妇所生的野种!”

爆发……

不知道已经积攒了多久的愤怒和委屈似乎只为这一刻的爆发……

他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冲向那群平素被他称为“哥哥”的人……

……

可是……

年幼的他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

最后已经鼻青脸肿的他被人拖了起来,那个他称为“十哥”的人揉着被打到了的脸恶狠狠地走到他的面前……

忽然,一个小小的白色毛团冲了过来……

它似乎用它那小小身体所有的力量咬住了十阿哥……十阿哥大叫了一声,抬起了脚……

……

*

雨夜

他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离开的……

他跪在地上,呆呆地望着怀里的小小的尸体……

天阴得仿佛快要塌下来一样……

雨水打在他的脸上,冰凉刺骨……

连最心爱的东西都失去了吗?……

在这里跪了多久了呢?

雨丝随着一声响彻天际的惊雷越来越大,最终连成了仿佛要摧残一切的雨幕……

雨水顺着他的脸颊飞快地滑下,

雨水浸着他的衣襟拼命地渗入,

雨水带着他的伤痛重重地摧残着他幼小的心……

……

是雨停了吗?

他疑惑着抬头……

一把伞已经遮在了他的头上……

雨水模糊了他的眼睛,他使劲地摇了摇头……

是那个被他称为“四哥”的人……

可是……一把伞如何能遮住两人……

那个人的衣服已经湿透了……雨水顺着他的额角流下,一滴一滴地下落……

那个人的目光依旧淡漠……

可……

是他的幻觉吗?

今天,那个人的眸子中似乎有了一丝叫做温柔的情感……

他冰冷的心中升起了一丝暖意……

“男人要坚强地活着,而不是像一具尸体。”那个人的话在他的耳边响起……

坚强……

坚强……

坚强……

在那个雨夜,他早已冰寒的心中重新燃起了对生的渴望……

为了他的额娘……

为了保护他的小狗……

为了一直疼爱他的老嬷嬷……

为了那个默默在身后为他撑伞的人……

为了那些关心他的人……

他用衣袖抹了一下满是雨水的脸颊,用双手一下一下地掘起地上的泥泞……

最终,他修长的手指因为那一下一下,渐渐地渗出了鲜血……

…………

就让绝望,悲伤和心中流淌着的鲜血随它一同埋葬了吧……

泪水沿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晶莹的泪珠,一滴一滴,掉落在那个小小的冢上……

身边的那个人只是沉默地站在他的身边,静静地在背后为他撑起了一片温暖……

坚强……

他暗暗在心中对自己发誓:

不仅仅是坚强……

而是像一个男人一样坚强地活下去……

……埋葬在冢中的泪滴……

……最后的泪滴……

*

眼泪

从来都只为

值得为他流的人

而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