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午安,法国香颂

第六十四章 他的温柔,为何让我如此难受(二)

午安,法国香颂 狮子__猫 1038 2011-02-28 15:32:31

  “我在你眼里,就那么邪恶?”

武安无意识的望向前方的玻璃窗,外面漆黑一片,隐隐映着楼下的华光异彩。她的话,说听了不难过,那是骗人的,总有那么点疼,像沙子卡了脚一样。

“以后……我们……还是做……哥们。”香颂伸出食指,在他面前晃呀晃,结果却晃花了自己的眼,眼皮打了一架,最后还是沉沉的闭上,其实他肩膀很宽,挺舒服。

余光里,武安知道她睡了,贪恋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她娇好的面容,睫毛如同蒲公英,柔软浓密,微微张开的唇,露出点点白白的牙齿,自言自语道:“你其实就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为什么在人前要表现得百毒不侵,刀枪不入的样子呢?”

笑了笑,估计他就是喜欢上了她的倔强。

认真的凝视香颂好一阵,武安抱着她起身,幽幽的叹了口气。

“爸爸……”她其实已经进入梦乡,在感觉到身体虚浮上升的时候,她仿佛刻意忽略了那浓郁却又陌生的味道,直觉应该是童奕磊,只有他才会如此细致的照顾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只有他才会叹息她不懂爱惜保护自己。

可武安的身躯狠狠怔住。她在叫爸爸,又是爸爸……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沉醉后的人,口里唤出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在她心中地位最重的那个。

一种天崩地裂的惶恐咬住他的心,嵌入柔软皮肉的獠牙,越是想否认,越是扎得深刻。

那个男人,怪不得她心甘情愿的为他背负三十万的债务;怪不得她喝醉后总会第一个想到他;怪不得她日日夜夜寂寞的期盼他给她的电话;怪不得她介意自己在他的面前讲他们两的事;怪不得只要他来了巴黎,她从不会学校;怪不得那个下午他背着她走在塞纳河畔……

然而就在武安苦陷自己的世界时,童奕磊已经站在了他的眼前。他先是愣在原地,回过神来已经是一阵排山倒海的醋意,看见她就枕着别个男人的手臂,靠在那人的胸膛,安详熟睡。他嫉妒的发狂!

“你该把她还给我了。”怒意是喷薄而出,忘了自己是父亲,她是女儿,眼里,心里,全是异性相斥的作用。

武安看了他一眼,却没有丝毫顺从的意思,“你是她的父亲,她是你的女儿,你们——”

“放下她。”童奕磊低沉了声音,打断武安的话,一脸阴郁。第一次是听到她和他共度一晚,第二次是亲眼看到她依附在这个男人的胸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自在,仿佛她就属于这个胸膛一般,晕红的脸上也是全然的信任。

这时,香颂的同学纷纷围了过来,两个男人,知趣的收起了争锋相对。

武安极不情愿的将香颂送到童奕磊的手上,交接的动作间,他看着他尽量放轻放缓,生怕扰了她的好眠。只是他不知道这样无意识下的动作只是更加的激发了武安的不安和担忧。

童奕磊抱稳她转身要走,武安无比清晰的说:“童叔叔,你只能是香颂的爸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