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玩转时空之红尘传奇

悦兰王朝 卷一 玩转宫庭之太后篇 第四章 悦兰紫心

玩转时空之红尘传奇 轻舟引红尘现 3677 2007-04-27 09:44:38

  

“紫心是先皇最疼爱的女儿,也是先皇临终前最后封的一名嫔妃,为了能让她不受伤害,先皇才在最后一晚封她为后,主掌后宫”

澜风很平静地道出了悦兰紫心的身份。像是在讲一件很稀松平常的故事一样。不知为什么澜风居然用‘紫心’的名讳开头来讲,而不用红尘的第一身份来说。但听在红尘耳里可就-----

“女儿??嫔妃??还皇后??”

这,这简直是乱搞嘛。红尘第一反应就是这不是那皇帝有毛病,就是整个悦兰王朝的人全部都有病。因为这根本就是乱伧嘛。等等,有问题

“你,不是耍我吧”

红尘突然觉得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因此用很疑惑的眼神看向了那个还在讲故事的人

“紫心不是先皇亲生的。是先皇从外面领进宫的,她从小就被先皇捧在手心里,当宝贝一样疼着爱着宠着。当时所有的人都以为那可能是先皇在外面所生的私生女,因此也全都默认了紫心的身份----公主:一个不能被点破的公主”

说到这时,澜风的语气竞有些无奈与自嘲。此时红尘也分不清到底他是在讲故事,还是在自言其说。可红尘对于澜风这种听似牛头不对马嘴的故事,还是很好奇的。

“而就因为先皇的过分宠爱,紫心从小也就相当的娇横与蛮不讲理。”

嗯,这个嘛。红尘能理解,电视里的公主不大多数这样吗?她这样应该不算坏,最多只能算是被宠坏的不知人间疾苦的皇家公主而已。而用现代的话讲就是不懂得如何去尊重别人的大小姐。

“她不但刁蛮任性,喜欢调皮搞蛋,而且还花样百出。让人无法去寻思她肚子里到底有多少主意与想法。”

澜风说到这时,眼里虽有不满但却也有一丝难得的温柔。‘温柔’这让红尘有点不解。因为那并不是‘爱’,可是什么呢?

“但是她并不坏。而且还替皇上提了不少醒”

说到这一句,澜风眼中竞有着些许的笑意。那种若有似无的笑,让红尘有点失神。因为这比他哈哈大笑时的笑是完全不同的。那种笑竞带着点‘妩媚’,很奇怪吧。但故事还是要听的,尤其是这个故事现在已完完全全勾起了红尘的好奇心。

“她用了她最特殊的权力----先皇过分的宠爱。而可以左右先皇的某些决策。而那种看似无意的左右却定着某些人的生死”

说这句时,澜风可以说喜忧参半。当然了,人家说枕边风一吹,男人什么话都可能会听。哎,更何况是君主呢,这种风确实能定人生死可一点都不会假。这电视中最常演的皇家戏码,什么奸妃呀宠妃呀,那皇帝还不是得几乎全听。而对于这个红尘的总结是----皇帝其实也是很怕老婆的。嗯,完全附合现代的某些‘家庭先生’----老婆第一,其它的全都靠边站。

“她曾经救过被先皇的错误决意而下令满门钞斩的忠良;她还救过本朝的第一大将于生死之间;甚至更小者去救那些被皇亲贵族欺压而可能被处以极刑的宫女太监;而且还有意无意地把那个曾经把持着整个朝政的左相给弄进了天牢。你说她是不是很本事”

没想到,绝对没想到。这个悦兰紫心的‘风’吹的到全是一阵阵的好风啊!厉害,确实厉害,红尘这下真的有些佩服这个悦兰紫心了。而面对澜风的询问,红尘只是抱以一笑,却没有表示任何意见。因为现在还不是发表意见的时候。

“而就因为这个原因,她成为众臣心中的救世主。这是不是很可笑”

澜风讲到这时,居然有一种无奈与悲凉。是啊,一个朝庭居然要靠一个女人才能保存它的元气,能不可笑能不滑稽吗?而澜风对于悦兰紫心的态度应该是介于不满与欣赏之间吧。

“也因为这个原因,到最后她被封为嫔妃时,竞所有的人都没反对,甚至还有人鼓动所有的人赞成。哼,到底是紫心的幸还是不幸”

说到这时澜风露出了一脸的苦笑。也不知道是笑朝臣的无知,还是笑悦兰紫心的命运。或许两者都有吧。

“而就在她被策封为后的第一个晚上。先皇便把专门管理殿前拟旨的四大臣传进了内殿。可在第二天却传来恶耗先皇驾奔,即日新皇登基,紫心被封为太后。因为先皇并没有皇后,而紫心的品极却是在众妃中最高的,所以太后之位便理所当然的由她来当。”

这,这算是巧合还是有人密谋又或者是那皇帝早就知道自己命不久已,因此才会安排这一切呢?没办法,谁叫红尘电视看多了,因此她实在没办法去用巧合来解释。所以红尘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澜风

“不是密谋更不可能是巧合,而是先皇用来保护紫心的唯一方法”

啊!他也太厉害了吧。连我在想什么他都知道。但‘保护’说不通吧,哪有人这样保护的,分明是让人守活寡嘛。而且还可能是一辈子的活寡,试问有谁敢娶皇帝的老婆当妻子呢?更何况还是当朝的太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耶,美着呢。但先声明我可一点都不稀罕,又试问一下有谁喜欢被成天叫‘老太婆’呢?是吧。有谁爱当谁当去。

“因为紫心是冰兰圣女唯一的女儿。冰兰使是‘宋域’的圣洁之象征,一直以来被百姓所膜拜。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的真身,但先皇却一直爱着她,因此自登基以来都没立后。”

哦,可以理解。自古以来圣女大都是只能被膜拜而不能成婚的,更何况圣女居然私自生女,这要是让人知道那女婴还能活吗?哎,这就是不平等。还是现代比较好,人人平等。不过,皇帝的这种保护方式,和她的亲娘亲的遭遇又有什么分别呢?恐怕这皇帝应该还有私心吧。得不到母亲,女儿也凑合。

“你是一个很好的听众。”

澜风突然发现,红尘真的是一个很适合的听众。因为从头到尾,她都没插过半句,甚至面对自己的询问她也只是一笑表示赞同。而他却不知道这是红尘听故事的习惯,也是她从社会上学到的生存之道。能够听别人诉说心声,别人能跟你说心事,这是一种信任更是一种无形的依赖。而这一点也是红尘能够面对万难而屹立不倒的不二法门。

“嘻嘻。你也是个很好的说书先生呀。以后要是不当什么丞相了,就去做说书的,定能客满为涣。”

红尘可没被他的夸奖给弄上天去。因为这样的话,她可是听了不只百回了。

“也许我们可以做朋友”

跟她做朋友应该不错吧。最起码以后可以有个谈心的人,而这个她绝对会像刚才那样给你最好的心灵空间。澜风突然有种想跟她成为朋友的打算,这让他有点惊讶,因为在这种权力的旋涡中是很少有朋友的。

“嗯,你的故事讲完了。该换我来提问了吧。朋友!”

跟帅哥做朋友,何乐而不为呢。但红尘可没忘记,刚才听故事时,在心中所积压的疑问。

“第一,你跟悦兰紫心是什么关系?因为从你的言谈中我发现你们似乎很熟。”

没错。你听听开口‘紫心’闭口又是‘紫心’叫得不知有多亲呢。而且红尘可没忘记,当初自己是怎么被他弄进宫来的。

“我与紫心应该算----算玩伴吧。”

对。是玩伴,澜风可不曾忘记自己也曾被悦兰紫心给整过。而自己之所以会有今天,应该也是紫心的功劳吧。因为若没紫心那句

“哼,澜风你要是没办法位极人臣。那你就得注定被我欺负”

“好。要是我能做到呢?”

“要是你能做到,那我悦兰紫心就任你差遣。”

“好。一言为定,到时你可别后悔”

“我要是后悔,那就不是悦兰紫心”

当时她那语气她那神情,澜风至今难忘。想想当时的年少轻狂,想想当初的赌约。澜风竞有些莞尔,若不是因为悦兰紫心,自己也不会发奋图强,从小便即习文又习武,以及到现在的文韬武略,甚至成为悦兰王朝最年轻的丞相。

“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怎么能用算呢?那你该是从小一块长大吧”

红尘对于澜风的说法颇不赞同。但他们应该是‘青梅竹马’才对。

“不。我与紫心虽是伴,但也是臣。而且我从小是在‘旭雨’山庄长大的。很少在宫中走动,因此不能算是真正的玩伴”

为了能够让诺言早日实现。自己在与她定下约定后便向父亲请求到‘旭雨’山庄习武,并且周游各国去学习各种技能。而这一习就是五年。

“哦”

不知为何,红尘在听到澜风这一句解释时,竞有点高兴。

“禀娘娘,内监回报,皇上已在赶往紫云斋的路上。”

本来红尘还想继续问的。却突然听到这样一个消息,忙望向澜风。

“既然皇上来了。那为臣先行告退”

澜风突然改变先前的态度,变得很严肃。还主动要求离开。

“喂,你就这样走了。那我怎么办?”

红尘对于他突然改变的态度,感到很不自在。她还比较喜欢那个对她无拘无束的澜风,那样会让她觉得安心。而且红尘已相当肯定,澜风已经确认自己不是悦兰紫心,因为从他刚才的言词,红尘便已感觉得到了。

“把你自己完完全全当成紫心,依你的聪明绝对有办法办得到”

澜风语气笃定。他相信红尘有得是办法,对付皇上。因此也不管红尘同不同意,澜风说完便往与皇帝相反的方向离开。

“喂,你-----。我-----”

红尘看着澜风离去的背影,竞说不出半句话来。这,什么跟什么呀,居然把我扔在这里。实在太可恶了,可恶的家伙。因为澜风的行为,让他好不容易在红尘心中树立起来的好形象,又消失了。

“儿臣,给太后姨娘。请安了!”

一个宏厚又很有磁性的男声,把正在生澜风闷气的红尘给拉回神志。没错确实很有磁性,但红尘却被他那声‘姨娘’给叫愣了。有没有搞错,‘姨娘’???红尘正身看着这个身着黄色龙袍又俊朗不凡的男子。心里一阵的不爽,他---他居然敢叫她‘姨娘’。红尘可没忘记,自己有个同学的姨娘,好像已经有50岁了。她---她有那么老吗?被叫‘太后’还不够,居然有人叫她姨娘。真是岂有此理,红尘好不容易被澜风的故事所平息的怒气又一次爆发了。

谢谢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