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玩转时空之红尘传奇

卷二 第五十五章 预言的兑现(五) 双剑合璧(上)

玩转时空之红尘传奇 轻舟引红尘现 2048 2007-09-02 21:15:12

  “禀皇上,娘娘,还有太妃娘娘。幻天师回来了!就在殿外候见。”

德谨突然回禀道。一句话很轻很静,可却让原本还沉倾在雪依美色的所有人全都呼吸急转。红尘一双眼睁得大大的,嘴巴成‘O’形。最后平下心来,看向所有的人。

众人各异的表情,不少与红尘一样都还未反应过来。红尘心思一沉,突然发现从寿宴开始到现在。魔蓝与星月居然一直都没出现。

阳光从殿外射了进来,照在每个人的脸上。张张特写的脸,英俊的,美丽的,却都带着不一样的表情。他们都在神思。

“宣!”

出声的是冰兰。她平静美丽却仍有点忧郁的脸上居然是那种庄重的威仪。是啊!她是太妃。刚才德谨在回报时特地点了太妃娘娘这四个字。是啊!她与幻天是表兄妹,她才最有资格宣见。而且她是因为幻天才进了这个牢笼无法自拔。她其实一直在等这一天。不是吗?

“臣幻天参见圣上,参见太后娘娘,参见冰兰太妃!”

幻天一身青绿蓝衫笑着谨见。那笑看起来很有礼,很庄重,很沉着。但是红尘仍然看到了他眼中那股邪邪的笑意,那笑隐藏在他眼底的最深处。像一口黑洞,又像一泓深潭,深深将每个人的心神都摄猎进去,可别人却一无所知。

“来人为各位贵宾设座,请比斯兰特使魔蓝及冰兰圣女星月一同参加圣宴。”

红尘此时已恢复了镇定。含笑入主位,优雅入座。神情淡然自若,心中虽然对幻天有所忌惮,却表现得很漠然。仿佛他只是个过路人,他们未曾相遇。

但幻天与雪依听到魔蓝与冰兰圣女时都同时皱了一下眉头。那是担心的表情。呵!好戏可真要开场了。嗯,看来不用我亲自出马,自会有替我出这口恶气。红尘在心中得意地想着,幻天倒霉的模样一定很好玩。哼!谁让你欺负我来着。

“剑----剑----剑动了-----”

云世子断断续续地叫着,目光紧盯着白玉介上的礼盒。那把龙吟神剑居然在颤抖。

“龙吟之主?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

纤陌强装镇定的语气里,看着幻天竞是如此的不可置信。他会是吗?若不是,剑为何会抖?

“哈哈!看来我今天没白来,不但见到了雪依姑娘,还见到龙吟神剑。并且还能见比斯兰的特使。”

幻天的笑充盈在整个凤天殿中,把原本的沉寂装点有点刺耳。

红尘听纤陌这么一说,不知为何心竟会抖地一惊。本已坐回位子上的她不由转身。看着惊慌的纤陌,想说点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再扫望众人那惊讶得无法形容的表情,让红尘更加有心慌的感觉。

心口很疼,随着那把剑颤动得越发厉害,红尘觉得胸口像有一把火再燃烧。很疼很疼!疼得快喘不过气来,她强忍着,直到龙吟神剑从礼盒里,像一条刚苏醒的龙猛地从里面飞腾而出,直指天外。

龙吟剑出浴凤现,至情双剑永归一!

“禀皇上,娘娘,还有太妃娘娘。幻天师回来了!就在殿外候见。”

德谨突然回禀道。一句话很轻很静,可却让原本还沉倾在雪依美色的所有人全都呼吸急转。红尘一双眼睁得大大的,嘴巴成‘O’形。最后平下心来,看向所有的人。

众人各异的表情,不少与红尘一样都还未反应过来。红尘心思一沉,突然发现从寿宴开始到现在。魔蓝与星月居然一直都没出现。

阳光从殿外射了进来,照在每个人的脸上。张张特写的脸,英俊的,美丽的,却都带着不一样的表情。他们都在神思。

“宣!”

出声的是冰兰。她平静美丽却仍有点忧郁的脸上居然是那种庄重的威仪。是啊!她是太妃。刚才德谨在回报时特地点了太妃娘娘这四个字。是啊!她与幻天是表兄妹,她才最有资格宣见。而且她是因为幻天才进了这个牢笼无法自拔。她其实一直在等这一天。不是吗?

“臣幻天参见圣上,参见太后娘娘,参见冰兰太妃!”

幻天一身青绿蓝衫笑着谨见。那笑看起来很有礼,很庄重,很沉着。但是红尘仍然看到了他眼中那股邪邪的笑意,那笑隐藏在他眼底的最深处。像一口黑洞,又像一泓深潭,深深将每个人的心神都摄猎进去,可别人却一无所知。

“来人为各位贵宾设座,请比斯兰特使魔蓝及冰兰圣女星月一同参加圣宴。”

红尘此时已恢复了镇定。含笑入主位,优雅入座。神情淡然自若,心中虽然对幻天有所忌惮,却表现得很漠然。仿佛他只是个过路人,他们未曾相遇。

但幻天与雪依听到魔蓝与冰兰圣女时都同时皱了一下眉头。那是担心的表情。呵!好戏可真要开场了。嗯,看来不用我亲自出马,自会有替我出这口恶气。红尘在心中得意地想着,幻天倒霉的模样一定很好玩。哼!谁让你欺负我来着。

“剑----剑----剑动了-----”

云世子断断续续地叫着,目光紧盯着白玉介上的礼盒。那把龙吟神剑居然在颤抖。

“龙吟之主?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

纤陌强装镇定的语气里,看着幻天竞是如此的不可置信。他会是吗?若不是,剑为何会抖?

“哈哈!看来我今天没白来,不但见到了雪依姑娘,还见到龙吟神剑。并且还能见比斯兰的特使。”

幻天的笑充盈在整个凤天殿中,把原本的沉寂装点有点刺耳。

红尘听纤陌这么一说,不知为何心竟会抖地一惊。本已坐回位子上的她不由转身。看着惊慌的纤陌,想说点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再扫望众人那惊讶得无法形容的表情,让红尘更加有心慌的感觉。

心口很疼,随着那把剑颤动得越发厉害,红尘觉得胸口像有一把火再燃烧。很疼很疼!疼得快喘不过气来,她强忍着,直到龙吟神剑从礼盒里,像一条刚苏醒的龙猛地从里面飞腾而出,直指天外。

龙吟剑出浴凤现,至情双剑永归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