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骗个古人做老公(大结局)

第十三章 【我是老大我怕谁(五)】

骗个古人做老公(大结局) 落·尘 2108 2009-01-01 13:48:34

  “呵呵……大哥,你怎么在这儿啊?”卿子佩与自己的大哥打着哈哈,握着悠悠的手暗暗紧了紧,意思是别让她乱讲话,他来处理就好。

“我不怕他!”悠悠小声嘀咕着,其实那个妖男的脸色是有点不好,但她是长辈啊!她也说过,出了事,要罩着子佩的。

“你不要说话!我会处理!”子佩有些急了,这丫头,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不知天高地厚!

“知道啦!”悠悠不情愿的闭上了嘴巴。

“卿子佩!”卿子衿一掌重重的拍在桌案上(还好桌子够结实!),怒如汹涛,吓得悠悠和子佩双腿一软差点跪倒。“你好的大胆子!”

“大哥,我知道错了!”卿子佩真的就跪在地上,把所有的错都揽在自己上。“是我耐不住寂寞,要出去玩的,跟小表姑没有关系,所以你处罚我一个就好了。”

“你不要倚仗着是我的亲弟弟,就可以枉顾法纪,你今天的所作所为足以让你小命不保!”卿子衿表情冷峻严厉,只是从始至终都没有看悠悠一眼。“现在,去祖宗牌位前跪着忏悔,等长老们商议过后才来定夺,要如何处决你。”

“是。”卿子佩站起身,对悠悠安慰的笑笑。只要她没事,就好。

“喂!站住!”眼看着卿子佩因为自己的任性要被受罚,悠悠的正义感和担当就一股脑跑了出来。“族长大人,是我怂恿子佩带我出去的,我本来就是个玩劣不堪的人啊,族长又不是没有领教过,怎么会相信自己的弟弟会对几千年来的族规明知故犯呢?”

“小表姑!你不要乱说话了!”卿子佩慌张的去捂悠悠的嘴,示意她住口,却被悠悠躲开了。

“让她说!”卿子衿满脸黑线,这个见鬼的丫头,自从她来到这里,原本宁静平和的灵殿就再也没有安生过,他怎么会有这样的亲戚!

“总之一切都是我的主意,跟子佩一点关系也没有,你是一族之长,总该分得清是非对错吧!”悠悠昂头对上卿子衿的冷目,只觉一股寒流袭来,害得她没来由的哆嗦了一下。

“你就那么不喜欢灵殿?非要往外跑?”卿子衿低眼瞟着悠悠,心里的火气竟莫名的消了许多。这小奶娃,到了关健的时候居然没用“长辈”的头衔来压他?

“大哥……”卿子佩紧张的脸色微变,生怕悠悠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激怒他大哥,刚想替她打掩护却被自己大哥伸手制止。

“我是在外面长大的啊,当然喜欢外面了。你看看这里,阴暗、潮湿、冰冷,没有一点阳光的味道,偶尔来住住还凑和,要一辈子在这里生活——我宁愿到外面住小草房啦!还有你们的脸,白森森的,没有血色,没有表情,连笑都不会,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活过来的!”这丫头在说些什么?谁允许她这么大胆,竟敢如此批评他们神圣的灵殿?卿子衿微怔,讶异和怒火头一次划了等号。

卿子佩则又一次傻掉了,惊呆了,这个小表姑怎么这么会得寸进尺哦!那张小嘴,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卿子佩,你还在等什么!要我找八人大轿抬你去祠堂?”他是奈何不了这个鬼丫头,那他管教自己的弟弟总可以吧!

“哦——知道了!我这就去!”就会拿他撒气!看来小表姑说的没错,她是长辈,大哥也不能拿她怎么样的吧!那他也就放心了,现在就乖乖的去跪祠堂好了。至于大哥说要等长老们商议处决他的话,一定是吓唬他的,要是长老们真知道他私自带小表姑出去,根据他对那些可恶的长老们的了解,他们哪还用商议,直接就拿他去做“生人祭”了!

“哎——”悠悠要上去拉子佩,却被卿子衿伸手挡住,“四婢!看好表小姐,再出现今天的状况,我想你们知道后果!”

如果不是薛婆婆还在病中,不想让她知道了为难,他一定好好的惩治这丫头!

卿子衿拂袖而去,悠悠才发现门口并排立着的梅兰竹菊。她们头垂得很低,全身不住的哆嗦,一副严重被修理过的模样。

这个变态妖男!不会拿她们出气了吧?

“四位姐姐,对不起!让你们受委曲了!”悠悠愣愣的看着她们,忽然鼻头有些泛酸。

“表小姐这可折煞奴婢了!”四婢虽受了委曲,听到悠悠的话,心里变得暖融融的。“表小姐,快把这湿衣服换了吧!”

“嗯!”

看来以后不能随便出去了,那她该干些什么呢?

“喂......卿子佩,你在哪里呀?”悠悠费了半天力气才偷溜到祠堂,可祠堂过于昏暗,一时找不到卿子佩的身影。

“小表姑?你怎么来了?”卿子佩突然出现在悠悠身后,害她吓了一跳。

“你不该是跪在这里的吗?怎么......”难道他偷懒?这也敢啊?面前可都是老祖宗的千百只眼睛呢!

“没有啦......”怎么搞的,刚站起来活动活动就被发现了?看来,人真的是不能做亏心事的。“你手里拿的什么?”子佩干脆转移话题。

“吃的啊!”悠悠把一包用油纸包好的食物,交到卿子佩手里,挑眉笑道:“够意思吧,怕你为我挨饿,特地偷偷送来的!”

卿子佩接过纸包,半天没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一股暖暖的东西流遍心田。

“快吃啊!一会凉了!”悠悠催了催发愣的卿子佩,眼眸望向林立的牌位,目光触及袁荣荣的牌位,依然让她心头涌上说不出的难过。忽然特别想家,想妈妈。

“你不会有事的吧?”想起离离姑姑的死,才知道她做的这件事其实是很严重的,那堪比阎罗王的长老们,不会轻易饶过,有可能泄密的人吧!

“不会的!放心啦!快回去吧,这里太冷!” 觉察到悠悠的异常,卿子佩在一边催促着。她姑姑的牌位在这里,她肯定又难过了。

“真的吗?”他在安慰她吧!

“当然是真的了,大哥在吓唬我们,长老们不知道今天的事!”知道她的担心,子佩解释了一番,好让她安心。

“那我回去了!回头再来看你!”

“好,快走吧!”

看着悠悠离开,卿子佩牢牢握住手里的纸包,露出浅浅的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