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骗个古人做老公(大结局)

第一百零一章 为情闲愁难遣(八)

骗个古人做老公(大结局) 落·尘 1196 2009-02-17 13:24:04

  灵毓殿,珠光交错,一片艳白。

悠悠小心的踏上白玉砌,步步踟蹰。殿内隐约有风,白纱的垂帘轻微飘动。今天,她摆脱了关之舟,这么晚悄悄来见他,为的就是让他兑现承诺,她当然不能就此打了退堂鼓!吁出一口气,坚定信心般,悠悠抬脚跨过门槛。

大殿里静静的,连下人也不曾有一个,这是他一贯的习性。他那么怕吵,那么喜欢安静,她却还选在大半夜来见他,不知道清梦被扰,他该是个什么光景?当场掐死她?还是像扔一只误入禁地的小兔子一般,把她丢到姥姥家去?

嘿,如果真丢到她姥姥家就好了!

悠悠提起裙摆,轻轻踮着脚尖,转入内殿。如果他睡得正香,又神情不佳,那她就立马退避三舍,改日再来。

打定主意,悠悠躲在一个雕花的廊柱后探出半个脑袋偷偷窥视,内殿,幕帘静止着,紫檀香木的刻花大床,锦被整齐摆放着,分明是没有睡过的样子。悠悠疑惑的从柱里后走出来,踱进去。“这个人,跑哪去了?”左右看了几圈,连衣柜里都翻了翻,也没见着个人影。

有些失望的嘟着嘴,向外走,心里还在为他无故“失踪”疑心,无意抬眸间,一个绝白的身影映在眼帘,悠悠吓得差点瘫倒在地,幸好及时扶住一旁的梨木桌子。这个人!好好的突然穿这么白的衣服,大晚上的,真是吓死人,他还是穿青色她比较习惯啦!

卿子衿此时正探究的靠在她刚刚藏身的那个柱子旁,一脸阴沉的直视着她。

悠悠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瞪着他不悦道:“你想吓死人啊!”

“有人大半夜闯入我的内殿,该生气的那个是我吧?”卿子衿冷冷的开口,一张脸寒得像冰,全身透出的阴怪之气,都能让人很清楚的感受到周围正冒出一波波的白色的寒烟。

这人又找什么别扭?悠悠拧了拧眉,心知情况不妙,偷偷向外瞄了一眼,预备趁其不备逃之夭夭算了,今晚看来来的时机不对。

“那个……我先走了……啊——”

她都以最快的速度飞奔了,可是还是被他毫不费力的抓了回来。

“还想跑?”他咬牙怒瞪着她,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就像下一秒她就会被他撕碎一般。

“你放开!”胳膊被抓得生疼,悠悠眼里顿时浸出了泪花,扭动着身子,拼命挣扎着。“疼……”

卿子衿瞪着眼喘了半天粗气,却也再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最后随着猛烈的一阵咳嗽,手一松,毫无防备的悠悠“咚”的一声结结实实的跌落在地板上,骨头碎裂般,痛的她咧了半天嘴竟发不出一个声音来。

“你……你没事吧?”真是倒霉,自己摔得半死,还得问候他!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悠悠瘸一拐的向咳得浑身颤抖的卿子衿走去,看着他难受的样子,她的小心儿就软了,赶紧端过桌子上的茶小心的递上去。“来,喝口茶吧!我错了还不行,你身子不好,别这么激动!”

“不用……你管!”卿子衿背对着她,仍旧闹着情绪,却不再如刚才那般冰冷。

“怎么不用我管呢?你是为我才受的伤,要是连我都不管,那岂不是太没良心了么!”悠悠上前一步,讨好着递上茶,卿子衿睹气不去接,但悠悠磨人的功夫可不是盖的,端着茶像个小尾巴的追着他不放,他无奈,只好叹了口气,半推半就的拿在手里。沉沉的坐在梨木的软垫椅子里,他心事重重的沉默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