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媚秦王妃

师傅被抓进了大牢

媚秦王妃 林似月 2531 2012-03-28 14:20:12

  “薇儿,你怎么来了。”我看着师傅苍老的面孔,走进了大牢里。

“爹爹,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我将带来的饭菜和酒放到了桌子上。

师傅看了一身女儿装束的我,“薇儿,你不懂这次朝政的事情他是真的想杀死我,爹爹年纪大了死了无所谓,但是你还年轻,你一个女孩子家,爹爹只想看到你幸福的活着。虽然你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但是我早已经把你当成我的亲生女儿,在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把你当成我的亲生女儿。”

“爹爹,女儿,在这个世上只剩下你一个亲人,如果你不在了,女儿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傻丫头,你才二十岁,还要嫁人了。爹爹给你挑选的蒙将军的儿子,你逃出宫去找蒙老将军,他们会替我照顾你的。”

“不……我要陪爹爹一辈子。”

“爹。”我将一杯酒倒好后,放到他的手上看到他慈祥的笑容,我突然想到脑子里那一段历史。

师傅看着我说道:“太后和嫪毐**私通,罪责都是因为我,有辱皇室尊严,师傅就是死一千次也解不了大王的气。”

这段历史本来就很复杂,秦王一直对师傅独揽大权一直都很不满,他也许早就想除掉师傅,掌握大权,这次嫪毐事件也许是借口。就连太后都被囚禁了,师傅,怎么办?怎么办了?我突然想到他应该是先除掉嫪毐后,再回来找师傅算账,所以师傅暂时应该是安全的。

可是和氏璧失去了穿越时空的能力,师傅以后要怎么办了,劫狱,我要提前救走师傅,可是这天下最后都是他的,我能逃到那了?我已经完全失去了冷静,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秦王赐一杯毒酒将师傅毒死。

“薇儿,不要做傻事。”师傅将我倒好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我的眼泪一直往下流,这个世上我最在乎的人就是师傅,他的生命甚至比我的命还要重要。

我十岁的时候,那个时候师傅将我带回去,他对我比亲生父母还亲,他给予一切我所想要的。

他说:“薇儿,这个世界上不要相信任何人。”他说:“薇儿,你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他说:“薇儿,师傅以后不在了,你以后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眼前一幕幕都是师傅的样子,师傅,就算我死,也不能让你死。

“薇儿,你怎么哭了。傻丫头,不许哭,师傅不会有事的。”

师傅摸了摸我的脸,“赶快擦干眼泪,师傅这不是好好的吗?”

“大王驾到……”

本来我不想给他下跪,但是师傅拉着我衣服硬要我跪下来,算了,我这身女儿装正好暴露了我的身份,他知道我欺骗他,戏弄了他,一定会杀了我,正好杀了我,也好可以和师傅一起死。

“大王万岁万万岁……”

“起身吧!”

当我扶着师傅起身的那一刻,秦王的眼光一直盯在我的身上,他的目光有很多我看不懂的东西,是惊讶,好奇,怀疑,欺骗,冰冷。

我看着他,本来我是很害怕他的,可是他要杀师傅,所以我严重的鄙视他。

“你是……”

“回大王,她是臣的女儿,吕薇儿。”

“仲父的女儿。”看着他的眼光一点一点的像我逼视。

“是的,大王,你不要看了,民女是吕薇儿,民女这次来看父亲,希望大王不要杀我爹爹。”

我突然跪倒在他的面前,“大王,我一直欺骗大王,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吕薇儿,请大王赐我死罪,放过我爹爹。”

“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寡人就觉得奇怪,你的行为根本就不像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而且行为一切都那么古怪,像极了一个人。”

他知道我是吕薇儿后并没有生气,反而很开心的看着我,那种目光好像就像看到一个很熟悉的人,我突然想到若若说她在秦王的书房里看到了一副画,画中的女子和我很像,难道这个时空真的有和我相像的女子。

管它的,看到秦王开心的时候,我赶紧跪倒他的面前。

“大王,你饶了我父亲吧!”

“先生……不,寡人应该叫你吕姑娘。”

“吕姑娘,你先起来吧!这个案子寡人会明察的,如果仲父是清白的寡人一定会放了他的。”

“真的吗?”

他走到了我面前,扶起了我,他看了看我的眼睛,“你哭过。”

我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又看了看师傅的眼神,秦王既然答应我了,应该会放了师傅。还害得我流了那么多眼泪。

六月的夜空中,我坐在荷花旁的秋千上,看着眼前轻烟薄绕,遍绽荷花,远远一弯碧色池水,我的眼睛开始眨过不停。当我准备起身的时候,一双手紧紧的捂住了我的眼睛。

“若若,不要闹了。”

我想掰开那双手,却有点力不从心,我赤着双脚,刚想站起身的时候,我的脚下有点滑,身子就在滑到的那一刻,却被一个人紧紧的搂在怀里,我有点懵然的看着眼前冰冷的双眼。

“大王……怎么是你。”

我想站起身,我的身体却被他紧紧的抱住,我看着那双冰冷的双眼,手里开始冒汗,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双冰冷的手拂过我额头前的发丝,他低下头,看着发愣的我,毫不犹豫的吻到我的嘴唇上,离他那么近,我全身都有点僵硬,我任由他吻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松开了我,我看着面前的秦王,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离他那么近,我竟然有点害怕。

“天这么凉,你应该多加一件衣服。”

我看着他的双眼,开始发愣有些语无伦次的说,“恩,大王,我爹爹的事……”当我转头的时候,我却发现躲在树下看着我的白衣少年,是他——北冥寒。

他为什么躲在那里看我们,在月光照耀下我看到他的眼神竟然有一丝伤心和愤怒。对,这样的表情应该是在乎我,刚刚秦王亲吻我的时候,他一定看见了。

“薇儿,你在看什么?”

我赶紧回过神来,“大王,我父亲的案子,大王查明了吗?”

他仰了仰嘴角,进一步的逼视着我,“薇儿,如果寡人杀了你父亲,你是不是恨寡人一辈子。”

“是……”我凝视着他的目光,毫不掩饰着谁要杀我师傅,我就和他誓不两立。

“那如果我不杀你爹爹,薇儿是不是可以答应寡人一件事情。”

“大王只要不杀我父亲,别说一件就算一万件,薇儿也答应。”

他突然趴到我耳边,高傲的看着我:永远留在我身边,我要你做我的王后。”

“啊!”这个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孤独冷傲的王,他为什么让我留在他身边,为什么让我做他的王后。

“你不已经有王后了吗?”

“那个王后是你父亲选出来的,我可以把他废掉,只要你答应我,我和吕丞相结为亲家,这样对你爹和我都有好处。”

这个时候的他竟然没有用寡人来称呼自己,他还是我认识大的那个在骊山拿着鞭子抽打我的魔鬼吗?可是我已经喜欢上北冥寒。”

做他的王后,这个暴君的王后,可是他为什么要让我做他的王后,我要什么没什么?我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生在这个男女不平等的年代,早已经注定了我的命运,一想到要和冰冷的暴君过一辈子,和一群后宫的女子争宠,比杀了我还难受,可是师傅……

“师傅,我要救师傅。”

我没有选择的权利我点了点头,我只有服从的命运。

《亲爱的你们,记得收藏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