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灵月皇后(完结)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为伊消得人憔悴

穿越之灵月皇后(完结) 雪灵飞梦 2022 2009-07-23 10:36:01

  这几日我病了,病得很重,若是在现代,估计一定是三十多度的高烧。

我这几天什么都吃不下,一吃就吐,总觉得很腻,身子也清瘦了许多。雨涵和秋若都非常着急,每天只能煮些清淡的东西给我。

我每日都会听到秋若禀报的情况。但是庆幸的是李沧澜至今还没有醒过来,太医也是素手无策。

我虽然心里舒畅了许多,但是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毕竟这天底下的变故太多。

一日我正闲暇之际,病情也有了一些好转,不禁有些嘲笑自己,都病了这么些日子,恐怕还没有人知道吧。他们的注意力可都随着龙珏毅集中在李沧澜身上呢,就怕早已把我这个失宠的人给忘了。

雨涵和采莲去御膳房为我做东西去了,当下就只有小桃和秋若在。自从采莲和小桃加入了以后,让我欣慰的是,这几个丫头都相处的挺融洽,就如亲生姐妹一般。

抬头忽然看见两个冰蓝色的身影,细细一看,才看清是银雪和玉洁。

我连忙放下手中的笔,跪下道:“奴婢给雪妃娘娘,玉妃娘娘请安。”

银雪淡笑着斜睨了我一眼,把我给扶了起来。

“妹妹快别多礼,都是自家人,就不用如此生疏了。”

我心里乐得自在,也深知银雪和玉洁的为人,便不再拘礼。

我礼貌的笑着问道:“姐姐今日来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

她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道:“今日我们来就是告诉妹妹,李沧澜的情况有些好转了。”

我一惊,手有些颤抖,却还是强自镇定。

“姐姐告诉我干什么?”

银雪笑笑,不以为意的说道:“妹妹是聪明人,在我面前就不用装糊涂了。其实你也是很关心的。”

我笑着颔首,与她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我对小桃吩咐了句:“去把门关上。”

转而看向林雪,道:“有一件事我要告诉姐姐。”

她淡笑着看了我一眼,反问道:“你不是水灵月?”

我诧异的看着她。

她却出奇镇静的笑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也许是见到你的第一天。”

“为什么?”

“妹妹你怎么就糊涂了。我哥哥既然是仙士道人的徒弟,那我岂有不会是?况且师父也早就告诉我了。”

我惊讶的问道:“你也会法术?”

她笑着点了点头:“这是自然,只是不常用罢了。想必师父也教给了你吧。”

我愣愣的点了点头。

玉洁突然说道:“灵月,这后宫迟早会是你的?为什么还要这么担心呢?”

我轻笑着问道:“为什么是我一个人的呢?”

玉洁和银雪都笑了出来,“因为啊,我们都不喜欢龙珏毅,要不然我也不会和银雪姐姐这么好了。”

我也笑着回道:“万事都不一定。如今也许你们认为我喜欢的是他,只是最终的结局却不会有人料到。”

银雪突然严肃的看着我,“灵月,无论你是怎样的目的,你都必须要谨记着,法术绝对不能乱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可以泄露。还有,最终的结局无论怎样都是你自己选的,我们尊重你的选择,也希望你幸福。”

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此刻我的眼角正泛着莹白的泪光。我不是一无所有,还有这么多人都关心我,真的,即使是三年前就死去了我也甘心了。

我不留痕迹的抹干泪水,轻笑道:“姐姐,其实你们早就知道我的目的了吧。一个被陷害的人活了过来,她又回到了这深深宫墙之中,为的什么,你们早就已经看出了吧。”

银雪和玉洁都静默的点了点头,而后出言提醒:“只是妹妹,千万别动了真情。”

我点了点头,随即道:“咱们去看看李沧澜吧。说起来她还和我有一段渊源呢,现在一定恨透我了。”

银雪点头同意。

还未进宫殿,就已看到衣裙太医围在殿外。还在连夜治疗啊。

进了内殿,才突然想起,龙珏毅今日本该上朝,却因为一个小小的宫女而面朝一日,我心底不知是有多少的讽刺。

请过安后,我把目光转向榻上柔弱的睡美人,她此刻脸色苍白,毫无一点生命的迹象,只有那微微扑闪的睫毛还透露出生的气息。这真的很难和当日那美丽秀丽的倾城美人来做比较。

我淡淡的收回目光,转向龙珏毅,他的面色也有些憔悴,下巴上已生出了些青涩的胡渣。

他一定是在这收了几天几夜了。

我面色沉重的上前望向龙珏毅:“皇上,身体要紧,你还是早些休息吧。”

龙珏毅缓缓抬起头,眼神朦胧,淡淡的道:“不要紧,灵月还昏睡着,朕怎能离开。”

我惊异的与银雪对望了一眼,细细看向床上的身影。怎么没发现呢?这张容颜比我这张易容的脸更像水灵月。

原先的她早就被浓妆艳抹盖住,所以很难发现,只有卸了妆后才看的清晰。

她的用意我似乎也已经了然了。现下只有先打发龙珏毅出去。

“皇上,您先去合合眼吧,这就让臣妾们看着,你就放心。”

银雪好像看出了我的用意,便帮忙说道。

龙珏毅揉了揉红肿的眼睛,刚想说“不”,却一阵眼花,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恩,那朕就先回书房歇息了。”

我们淡笑着点头,目送着龙珏毅离去。

待看到人影消失在门外后,我斌退了所有宫女、太监。

望着榻上那如戏子一般的人,口气略带嘲讽的轻笑道:“还不起来,是要本娘娘亲自把你‘请’起来吗?”

床上的身影似乎还有些倔强,依旧一动不动的躺着。

我冷笑道:“姐姐,这有些人不识时务,我看啊还是妹妹亲自来请好了。”

床上的身影一颤,似乎在犹豫着该不该起来。

我冷哼一声:“那场‘见义勇为’的戏可演的真是好啊,可惜我没亲身体验到,否则一定会拍手支持的!”

那盈盈水眸终于睁开,让人吃惊的是,眼神中流动着令人胆寒的凌厉,没有一丝初见时的柔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