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三者转正:嫁接婚姻(全本)

歇斯底里

  林晓苇颤抖着双手打开手机的通讯录,她希望手机短信发错了,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寂寞女子巧合发到了秦致远的手机上,而那个女子要找的人也正好姓秦,可是林晓苇失望了,这个号码赫然在手机通讯录中,名字是顾眉,林晓苇记起秦致远刚到康博软件公司的时候,偶尔说起公司的事情,还曾经对这个女孩赞不绝口,说她聪明伶利、善解人意,没想到她已经善解人意到秦致远的床上去了。

林晓苇看着睡梦中的秦致远,想着他曾经和另一个女人在床上的样子,于是拿着手机以最快的速度揭开秦致远的被子。

当秦致远猛然惊醒的时候,她气急败坏地把手机放在他睡眼惺松的眼前,声音冰冷地说:“秦致远,请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条短信是什么意思?”

秦致远看着晓苇递过来的手机,只看了一眼,睡意马上就消失了,他看着晓苇咄咄逼人的眼神结结巴巴地说:“晓苇,你~~,你听我解释。”

“致远,我不要解释,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是别人和你开玩笑的短信,是吗?”晓苇紧紧地盯着秦致远,仿佛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知道秦致远是一个不会撒谎的人,一撒谎就脸红心跳,眼神都不对劲,她多么希望能看到他轻松地接过手机,笑着说这是一个玩笑。

可是秦致远在晓苇的注视下无力地低下头,过了很久才说:“晓苇,对不起。”

一切的猜疑很快就被证实了,晓苇感觉整个世界瞬间在她眼前坍塌了,有人说生活是一袭华丽的长袍,揭开面纱底下会有很多龌龊的真相她还不相信,现在这个真相就在她的眼前揭开了,这是多大的一个讽刺啊,相爱十年,结婚七年,她和他白手起家,靠自己的努力和省吃俭用在这个城市建立一个家,她从来以他的生活为中心,为他洗衣做饭、生儿育女、孝顺老人,任生活销蚀了红颜,让家务磨粗了双手也毫无怨言。

可是,林晓苇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信任他就像信任自己一样的丈夫,居然就这样背叛了他们的婚姻,就在刚刚,她还在为他留在她身体里的温情而幸福,现在这一条短信,将她所有的幸福憧憬都给撕碎了。

林晓苇感觉自己像一座沉睡多年的火山爆发了,这些年她对家庭的付出,秦致远对她的冷淡以及眼前铁的事实都成为她发泄的借口,以前她对于朋友和同事常说冲动是魔鬼,夫妻之间出现问题要心平气和地解决,可是那些理论现在对她全部没有用,她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理智早就像受惊的鸟儿一样飞跑了。

林晓苇发现每个女人都具备泼妇的资格,如果一个女人在面对丈夫背叛的时候还能保持优雅,那说明她根本不爱或者已经不在乎了,林晓苇也不例外,她爱秦致远,当她看到秦致远无力地垂下头颅,失望到极致感觉让她把所有的教养都抛到九霄云外,她把秦致远的手机狠狠地掰成几瓣,在秦致远扑上来抢夺的时候又对着他连抓带挠,因为怕吵醒孩子,两个人在昏暗的台灯下无声的战斗着,一个气势汹汹、咄咄逼人,一个左推右挡、节节败退,这样一直持续到天亮。

天亮以后,林晓苇筋疲力尽地看着满脸伤痕的秦致远提出了离婚,她一直认为她和秦致远的爱情,即使因为生活的琐碎而变得平淡,即使因为岁月的洗涤而褪色,她都能接受,即使有一天秦致远不爱她了,她也可以接受平和的分手,但是秦致远选择了最让她不能接受的背叛,这无疑挑战了她对婚姻的底线,秦致远的背叛完全粉碎了改变她对爱情、对生活的梦想,她不能接受这样的转变。

秦致远对她提出离婚的要求似乎并不意外,但他坚决不同意离婚,让她看在孩子的份上原谅他一次,他向她道歉,甚至在说到离婚对孩子的伤害时泪流不止,但林晓苇铁了心要离婚,她无法面对秦致远,只要一看到他,就立刻想到他和另一个女人翻云覆雨的样子,而且好像只要离婚,看到秦致远痛苦不堪的样子,她才能把这一切一笔勾销。

离婚的谈判漫长而痛苦,秦致远先是以怕孩子受到伤害为由不肯离婚,后来又坚决不肯放弃孩子的抚养权,而林晓苇对离婚的条件很坚决,婚必须要离,而且孩子的抚养权也必须归她,两个人僵持了一个月,终于以秦致远的失败而告终,孩子和房子归林晓苇,车子和不多的存款归秦致远,十年的姻缘终于画上了句号。

可是,一纸离婚证,真的可以把所有的感情都一笔勾销吗?

林晓苇以为离婚以后,秦致远不再是她的丈夫,她就可以以宽容的心态,慢慢把他以及那些不堪的回忆忘掉,秦致远每个周末都会回来看孩子,距离产生美,或许这种距离可以让她和秦致远慢慢找回过去的感觉,所以他们离婚的消息没有告诉双方的父母,也没有告诉告诉亲朋好友,甚至连对孩子也只是说爸爸出差了。

但是林晓苇万万没有想到,才离婚两个月,秦致远就传来再度结婚的消息,有人说:分手不是感情的结束,离婚也不是感情的结束,但是当另一方开始了新的感情,就是感情的结束,现在秦致远已经开始了另一桩婚姻,那么说明她和他之间,不管曾经有过怎样的爱与恨,一切都结束了,从此以后他虽然还是儿子的父亲,但他也是另一个女人的丈夫,与她之间,已经没有一点关系了。

林晓苇自从知道秦致远今天结婚的消息以后,她白天吃饭不香,晚上睡不着觉,老感觉心里像塞了一把稻草一样乱糟糟的,特别是今天,她从早晨醒来就一直在想着秦致远要成为新郎的样子,感觉到心一抽一抽地疼,但她一直忍着。

今天一天,林晓苇一直坐在办公室里坚持上班,她知道除了工作,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依靠了,可是,她人在办公室,心早就飞向了秦致远结婚的礼堂,她想象着秦致远穿着结婚礼服的样子,想象着新娘甜蜜的笑容,于是她一直心神不定,开会的时候老总叫她几次才回过神来,工作的时候又把报表搞错了,直到晓天打电话来找秦致远问电脑的事情,她才忍不住把离婚的事情告诉了弟弟。

雨继续下,路边树叶上一个大大的水滴落下来,打在林晓苇的脸上,冰凉的感觉让林晓苇身子一阵,那种冷随即在她的身上蔓延开来,她低下头,用颤抖的手抹净脸上的雨水,却抹不净眼眶里源源不断涌出来的泪水。

“雨一直下,气氛不再融洽~~”包里传来伤感的歌曲,是手机响了,林晓苇把车停在路边,急忙擦擦脸上的泪水拿起手机。

“喂,你好,请问是林晓苇吗?”手机里传来陌生的声音。

“你好,是我,请问你是哪里?”林晓苇吸吸鼻子答道。

“我们是公安局历下分局,你是不是有个弟弟叫林晓天?”对方的问话很直接。

林晓苇的身子一颤,急忙说:“是的,我是林晓天的姐姐,请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晓天涉嫌破坏别人的婚礼,还致使新娘受伤,现在正在公安分局接受调查,所以请你马上过来一趟。”

“什么?怎么会这样?”林晓苇大声说着,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你不要着急,林晓天现在情绪很稳定,具体情况等你过来再说好吗?”民警听出晓苇的惊讶,好心地安慰道。

“好的,谢谢你。”林晓苇说着挂了电话,她知道历下公安分局离她这里还有一段路程,于是返回公司把自行车停在车棚里,一路小跑着到路边打车往公安局赶去。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